雙重標準!聯合國高階主管被控性騷擾沒事 舉報女職員卻遭解聘

2019-12-17 20:00

? 人氣

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AP)

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AP)

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政策顧問布洛斯壯2018年勇敢發聲,控訴時任副署長盧爾斯性騷擾,更指控聯合國打算息事寧人,告訴她若接受盧爾斯的道歉,就讓她升職。距離布洛斯壯出面控訴1年多後,她被以行為不檢為由,遭到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解雇,而布洛斯壯痛批,這是該署的「報復」行為,且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成為內部調查對象。

被控濫用經費 控訴性騷擾女職員遭解聘

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並未證實解雇布洛斯壯(Martina Brostrom),僅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獨立調查排除合理懷疑,證明2名職員濫用UNAIDS經費和資源,包括進行不當性行為,因此被解雇。」美聯社2019年4月取得的UNAIDS內部文件顯示,布洛斯壯與主管被指濫用出差經費,甚至濫用聯合國特權到飯店開房間,以發生性關係。

「我在UNAIDS工作14年,行為和專業名聲從未被質疑,我的考績可證明」,布洛斯壯直批,UNADIS解聘她是「報復」行為,且看到美聯社報導,才知自己是UNAIDS內部調查對象,「我把自己的遭遇和UNAIDS內部情況說出來,這就是下場,我承受巨大後果」。UNAIDS發言人巴頓-諾特(Sophie Barton-Knott)告訴CNN:「任何『報復』說法都毫無根據,且意圖誤導。」

主管性騷擾卻沒事 自己反成調查對象

巴頓-諾特強調,關於「濫用經費及其他不當行為」的調查,完全獨立於布洛斯壯的性騷擾控訴,且是在1名職員提出性騷擾控訴的8個月前,就開始進行調查。UNAIDS告訴CNN,「有義務調查所有不當行為的指控」,因此對關於布洛斯壯的控訴展開調查。「我否認任何對我的指控」,布洛斯壯向CNN展示她2018年的考績,主管考評是最高的「傑出成果」,她打算就解聘提出上訴。

布洛斯壯表示,無法理解盧爾斯(Luiz Loures)為何可以躲過她提出的性騷擾指控,「如果他們(UNAIDS)說我與UNAIDS職員有關係,那人就是我小孩的爹,也就是我現在一起生活的人,我不懂這怎麼會是行為不檢」。她2018年接受CNN訪問時,揭露自己2015年與盧爾斯到泰國曼谷開會,搭電梯時遭到性騷擾,被盧爾斯強吻和上下其手。

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前署長席迪貝(AP)
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前署長席迪貝(AP)

UNAIDS被批雙重標準 父權文化放任性騷擾

2016年,布洛斯壯發現盧爾斯可能成為她的直屬上司,因此向時任署長席迪貝(Michel Sidibé)舉報盧爾斯的獸行,但UNAIDS內部經過14個月調查後,最後竟以電梯內沒有監視錄影器,沒有具體證據證明盧爾斯性騷擾結案。盧爾斯的處罰只有被口頭「提醒」他性騷擾相關規定,並要求他「尊重女性同仁」。布洛斯壯還說,調查期間受到席迪貝施壓,要她接受盧爾斯道歉,換取升職。

盧爾斯已在2018年4月合約到期後離職,但CNN揭露,席迪貝在內部會議中,竟誇盧爾斯離職決定「非常勇敢」,因為這樣UNAIDS才免於深陷輿論風暴。席迪貝則在2019年5月因「個人選擇」下台,比任期屆滿早6個月離任,主要原因可能是獨立調查報告批評,「UNAIDS領導階層主導父權文化,放任性騷擾和性侵害」,更稱席迪貝接受問話時,不認為自己要負責任。

獨立調查團主席、澳洲人權委員會主席崔格(Gillian Triggs)2018年告訴CNN,她和調查團的結論認為,UNAIDS秘書處「必須思考領導階層是否有能力推動改革」。關注布洛斯壯案子的獨立組織「緊急救援」(Code Blue)負責人多諾凡(Paula Donovan)發布聲明痛批,聯合國「有很深的雙重標準:男性受保護,女性被獵捕」。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