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公聽會》批柯建銘鄉愿,張懸:法律不是用來服務你的恐懼

2016-11-28 18:01

? 人氣

張懸28日受邀出席由立法院第2場婚姻平權公聽會,表示如果大家要看待真正的法律,就要接受眼前神聖的《民法》應該要被觸碰、挑戰。(顏麟宇攝)

張懸28日受邀出席由立法院第2場婚姻平權公聽會,表示如果大家要看待真正的法律,就要接受眼前神聖的《民法》應該要被觸碰、挑戰。(顏麟宇攝)

本名焦安溥的歌手「張懸」今(28)日受邀出席由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舉辦的第2場「同性婚姻法制化」公聽會,她表示,如果大家要看待真正的法律,就要接受眼前神聖的《民法》應該要被觸碰、挑戰,「常常像道德一樣,被我們拿來修繕,不是高高在上舉著旗幟,它也不是我們拿著匾額去砸破別人的頭,只因為我們用傳統文化或道德去定義別人」,張懸說,大家永遠要拿道德修繕自己看待世界的觀點。

張懸也特別點名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所提的另立專法方向,她批,「看似所謂的從善如流或居間協調,它太像是鄉愿的行為,鄉愿這件事情,雖然好像可以保障大部分人眼前觀點的安全感,可是法律不是用來服務恐懼或安撫你的安全感」,張懸認為,一旦立了專法,這件事就永遠是某種人的事,「沒有辦法看著法律,然後知道她們(同志)被隔在遠遠的一邊,而且是被輕易定義」。

20161128-焦安溥(張懸)28日出席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公聽會。(顏麟宇攝)
本名焦安溥的創作歌手張懸28日出席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公聽會。(顏麟宇攝)

「我們曾有的分類 有多少是因傲慢、缺乏互相認識?」

張懸今日出席「同性婚姻法制化」公聽會,她表示自己會來到這,是因為同性婚姻是每一個人的事情,如果在法律上還要挑哪一個法則是跟某種人有關的事,那法律對大家而言,其實也只是一個需要用的時候才拿出來的道具,「又何必口口聲聲地拿它當作某一種免死金牌或是生殺令呢?」她說她不為自己朋友而來,而是為了能在這個地方交到的任何朋友而來。

張懸說,熟悉《民法》的人就知道,《民法》是跟人的生活,還有與人相處的權利義務,最切身有關的法律,「當我們要討論同性婚姻,哪怕是各式各樣人權問題,只要是目前還被社會試圖分門別類的議題,當我們討論人的時候,不免要重新看一次」,她指出,到底還適不適合去把人做分類,「我們曾有的分類現在還是用嗎?有多少是因為傲慢,缺乏互相認識,或缺乏資源可以做更多元的解釋」,如果不在《民法》發生,還要在哪裡發生「才能夠讓我們社會覺得更有安全或更有保障?」

20161128-創作歌手焦安溥(張懸)28日出席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公聽會。(顏麟宇攝)
張懸指出,到底還適不適合去把人做分類,「我們曾有的分類現在還是用嗎?」(顏麟宇攝)

從群婚、血親婚到自由戀愛 張懸:婚姻本質一直在變

張懸也說,今日最想跟一般大眾講的東西,就是討論婚姻的「本質」,如果Google的話,就可以輕易查到西方、東西與宗教上婚姻制度的由來,以台灣社會來說,最早都經歷漫長交易買賣的歷史,且從群婚、血親婚到現在不可以,一夫多妻到男嫁女取的贅婚,到現在民國105年,大部分人都能接受被祝福的自由戀愛。

張懸認為,這些歷史經歷了無數種人與身分,在當代重新定義多數人可以拿婚姻做什麼,也提供了婚姻裡具有真正多數的保障,所謂的少數人只是相對這個時空的少數,不是人類歷史永遠的少數,因此若追朔這樣的名詞到形容詞,就會發現很多事實,只是當代十幾年來的泡泡,而非大家習以為常,從來不被祝福的東西。

張懸還說,一般大眾要給予這樣議題更多祝福與支持,不是多數人與少數人的問題,而是大家什麼時候可能在民法上遇見的不斷舉證,提出自己應受保障過程有關的爭議,「它現在已經在發生」。

20161128-創作歌手焦安溥(張懸)28日出席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公聽會。(顏麟宇攝)
張懸認為,所謂的少數人只是相對這個時空的少數,不是人類歷史永遠的少數。(顏麟宇攝)

「法律要常常像道德一樣 被我們拿來修繕」 

張懸說,如果大家希望要看待真正的法律,就要接受大家眼前神聖的民法,就是應該要被觸碰與挑戰,「常常像道德一樣,被我們拿來修繕,不是高高在上舉著旗幟,它也不是我們拿著匾額去砸破別人的頭,只因為我們用傳統文化或道德去定義別人」,張懸認為,大家永遠要拿道德修繕自己看待世界的觀點。

「我們如果這麼依賴法律,也渴望信任法律,就要知道法律對人類的珍惜,就要常常去修繕它,而非對已經發生的現象避而不談或是一言以蔽之」。張懸認為,既然要經過不能一言以蔽之,且這麼漫長痛苦的討論,就應該要先增加一般大眾對於討論的深度廣度,「我們建立思考這件事情邏輯的過程,產生了邏輯,我相信就不再是輕易的只是互相指責善惡,或是黑白對錯的過程,法律並沒有要服務絕對的善惡」。

20161128-創作歌手焦安溥(張懸)28日出席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公聽會。(顏麟宇攝)
張懸說,「我們如果這麼依賴法律,也渴望信任法律,就要知道法律對人類的珍惜,就要常常去修繕它」。(顏麟宇攝)

「雖然法律難以改變偏見 但法律不能為偏見服務」

最後,張懸也用一段話送給在場的人:「雖然法律難以改變人們的偏見,但法律不可以為偏見服務,更不可以使人們的偏見或習慣,因法律而直接或間接的產生力量,這是我們對於法律的期待,不管它是在價值上需要我們的肯定,它也需要我們每一代重新去定義或重新去豐富它;而法律的功能既然也有服務,每一個人生存的條件或生活的品質或生活的狀態,那麼我們就要讓法律的這個工具,永遠跟著文化還有現象一起承受這樣的痛苦,但是要變成更銳利的工具,讓每一個人都可以充足的使用」。

20161128-焦安溥(張懸)、李烈28日出席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公聽會。(顏麟宇攝)
張懸最後用一段話送給在場的人,「雖然法律難以改變人們的偏見,但法律不可以為偏見服務,更不可以使人們的偏見或習慣,因法律而直接或間接的產生力量」。(顏麟宇攝)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