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時力高鈺婷自太空落地扎根新竹

2019-11-14 18:00

? 人氣

因工程師工作而在新竹結婚成家,高鈺婷自己正是許多新竹市民的縮影。(郭晉瑋攝)

因工程師工作而在新竹結婚成家,高鈺婷自己正是許多新竹市民的縮影。(郭晉瑋攝)

「四年前去掃街的時候,沒有一個人認識時代力量;現在我們到市場,管理處都會幫忙廣播!」時代力量(時力)前黨主席邱顯智自豪地說。不過,廣播放送的不是他的名字,而是時力新竹市立委參選人高鈺婷。

民主浸潤早,同婚公投成參選契機

高鈺婷是誰?她自認是許多新竹市民的縮影。新竹市因竹科與工研院吸引大量年輕人移入,是全國最年輕的城市:市民平均年齡三十八歲;出生率九%、人口增加率一○%,都居於全國前五。今年三十四歲的高鈺婷是工研院工程師,十年前因工作而在新竹結婚、成家,擁有兩個寶貝女兒。

二○一八年公投結果出爐,卻打破高鈺婷平凡的幸福,她開始擔心:「難道我的女兒以後要活在性平教育被扭曲、同志身分遭歧視的社會嗎?」甜蜜的負荷成從政的初心,強烈的「亡國感」讓她思考兩個月後,決定代表時力參選新竹市立委。

看似高冷的高鈺婷滿腹愛台灣的熱情。從小家裡就支持「阿扁」,讓她在同學眼中像個異類,飯桌上也不避諱地討論陳文成、彭明敏等人的民主事蹟。早在學生占領國會前,她就率先與一群工程師連署「反對服貿開放第二類電信」,要阻止中資侵害台灣的資通安全。

群眾衝入立法院隔天,高鈺婷一如往常到公司卻又轉念請假。她買了一袋巧克力和礦泉水坐在青島東路上,一邊靜坐一邊讀著工作用的資料,不時還要躲到附近大樓廁所擠母奶。五十萬人黑衣遊行當天,她背著年僅一歲的大女兒北上「捍衛民主,退回服貿」。

街頭的激情退卻後,高鈺婷加入社運團體「島國前進」與邱顯智的工程師後援會。去年大選後的亡國感襲來,她又進一步思考:「我還能多做些什麼?」曾經安靜坐在街頭的她,這回起身站到選戰第一線,工程師媽媽要進軍國會,從外太空管到內子宮。

共感在地難題,安心托育列政見

離開電腦面對人群,高鈺婷拿起麥克風講話稍嫌生疏,為此特訓聲調情緒與肢體語言。不是文青的語言包裝空虛的承諾,也不以激情的口號掩飾淺碟的論述,而是用精準的詞彙傳達扎實的政見。「可笑的並不是『征服宇宙』,而是韓國瑜提到太空產業卻連一個字都講不出來。」她說。

競選總部成立時,高鈺婷(中)化身Elsa與現場親子同歡。(李佳穎攝)
競選總部成立時,高鈺婷(中)化身Elsa與現場親子同歡。(李佳穎攝)

高鈺婷曾是一位「征服宇宙」的工程師。過去六年,她參與太空中心「獵風者號衛星」研發計畫,見證產官學界專業技術人員努力提高台灣科技產業的附加價值。不少人嘲笑時力是不懂產業的左派政黨,但她在提名記者會就大談產業政策的重要性,其中一項是防制中資竊取技術。

高鈺婷為了下一代而參選,但是最放不下的也是家庭:家裡少了一份薪水怎麼辦?兩個女兒要交給誰照顧?她的問題也是許多新竹人的生活難題,因為在十年不吃不喝才能買房、兒少比率又排名全國第一的新竹市,仍然是零社宅、零公托,公幼比例全國倒數第三。

不少人以為新竹滿街都是高薪工程師,買得起豪宅,還能把小孩送到昂貴的私立幼兒園。高鈺婷解釋,新竹市家庭所得有一六%用來托育小孩,還有三成要拿來繳房貸,許多工程師家庭仍然被壓得喘不過氣。「建構安心托育」與「落實居住正義」都是她的政見。

政壇不如實驗室,不是套入公式就能得到正解,提出好的政見不代表會高票當選。高鈺婷土法煉鋼,每個周日清晨前往市民聚集的十八尖山,有別於他黨只在登山口揮手、遞水、發扇子,她一定全程走完環山步道,握緊每一雙手、注視每一對眼睛、傾聽每一種聲音。

募款餐會人氣遠勝時力黨慶

五個月來,高鈺婷經常凌晨三點到果菜市場拜票、早上六點到園區路口向路人打招呼,直到晚上十點結束夜市掃街才返家,年長至七十歲的眷村阿伯,幼如七歲的國小學童都不想錯過。她的一步一腳印走出高人氣,募款餐會當天席開百桌,超過千人參加,遠勝今年時力黨慶的與會人數。

高鈺婷競選總部成立當天,她扮成女孩們最愛的Elsa(電影《冰雪奇緣》女主角)與現場親子同歡,她的父親卻默默在一旁掉淚,只因捨不得女兒那麼辛苦。不過,高鈺婷參選也是為了女兒:「當我的女兒需要我的時候,我一定會保護她們;就好像這個國家需要我的時候,我必須要守護它。」

高鈺婷小檔案
出生:1985年(34歲)
學歷:台灣科技大學電子工程所碩士
經歷:工研院工程師、島國前進幹部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佳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