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後哪吒歸來 中國動漫再掀高潮

2019-08-03 13:00

? 人氣

中國觀眾在觀看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中國觀眾在觀看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1979年,由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拍攝製作的動畫電影《哪吒鬧海》,以獨一無二的民族風格成為許多中國人的童年記憶,成就了中國動畫電影史上一個高峰。

40年後的夏天,一部同樣講述哪吒故事的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上映1.5小時票房過億、上映30小時破3億的成績單,再為「國漫」掀起高潮。

視聽震撼:特效鏡頭超八成的首部IMAX陸產動畫

「笑點不斷,超出預期,是一部打動人心的、全年齡段觀眾都愛得上的國漫力作。」觀影結束後,走出北京芳草地盧米埃影城的觀眾肖峰說。

《大魚海棠》導演梁旋觀影后表示,顛覆性的改編完全超出期待,配得上觀眾的好評。

從唱著打油詩的叛逆魔童成長蛻變為嚮往真善美、主宰自己命運的英雄,哪吒不屈服、不認命的精神打動了觀眾的心。片中特效密集的對戰場景,以及30秒「一鏡到底」的特效鏡頭,帶給觀眾新鮮而震撼的視聽感受。

「僅哪吒的形象設計就有100多個版本、1000多個面部細節控制點。」《哪吒之魔童降世》導演「餃子」介紹,影片劇本歷時兩年打磨,前後修改66次,1600多位製作人員歷時三年完成製作。全片最初設計有5000個鏡頭,精心篩選後不足2000個,其中特效鏡頭占比80%。

該片動畫負責人說,許多大的特效鏡頭是硬磕下來的,甚至還有「磕到沒錢最後放棄」的鏡頭。耗時最長的是哪吒幾人搶奪畫筆的鏡頭:打草稿用了2個月,製作成品用時4個月。

內容吸睛:中國神話的一次顛覆性改編

影片講述了一個跌宕起伏的故事:太乙真人受命將靈珠托生於陳塘關李靖的兒子哪吒身上,然而陰差陽錯,靈珠和魔丸被調包,本應是靈珠英雄的哪吒卻在出生之日成了混世「魔王」。面對眾人誤解,哪吒從順從世人偏見的叛逆「魔童」,成長為與命運頑強鬥爭的小英雄。

《哪吒之魔童降世》雖延續了哪吒的故事傳說,但重塑了哪吒與李靖夫婦、敖丙的關係,令李靖、申公豹、敖丙等形象立體、豐滿、動人。敖丙與申公豹雖被設定為哪吒的對立面,卻不是二元對立非善即惡的關係。

一些年輕觀眾表示,這是一個貼近當代青年性格特質的「高燃哪吒」。其以自身奮鬥改寫命運的精神,俘獲了年輕觀眾的心。

太乙真人化身為胖乎乎的搞笑角色,更在笑聲中圈走不少「粉絲」。不僅如此,神話設定中的「剔骨削肉」不見了,李靖也化身為不善言辭、但理解兒子的中國式慈父,同哪吒母親一起守護孩子。這段令人熟悉的親子情也引發了不少「70後」、「80後」父母和「90後」、「00後」兒女的共鳴。

中國內核:藏著追夢人的影子

「哪吒雖是中國傳統神話中的人物,但在不同年代應該有不同的精神內核。」導演「餃子」表示,改編後的哪吒最突出的特點是其「不認命、打破成見」的信念,和「我命由我」「頑強奮鬥」的精神。

受訪動畫從業者表示,不少年輕觀眾受到吸引是因為這個價值內核「很中國」。

「在現實中,不少年輕人也在用行動突破外界限制,打破成見,勇敢蛻變。哪吒身上藏著每一位積極追求夢想的年輕人的影子。」導演「餃子」說,這正是《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出發點,「我起初就想做‘打破成見、扭轉命運’的主題。人都有複雜性,不要用成見偏見評判一個人。我篩選了中國神話的許多角色,最後選定哪吒。」

哪吒的人物形象先後經歷了100多版設計,最終的形象最契合影片「打破成見」的內核——「觀眾起初會認為他醜,但觀影后卻因他的靈魂和精神喜歡上他。也希望破除當下‘顏值為上’的成見吧。」導演「餃子」說。

再往內看,改編中,李靖夫婦對「魔童」哪吒的理解與包容,改變了哪吒對於世人的偏見態度,是哪吒堅定「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主因。影片融入了對現代親子關係的思考,也融入了導演的親身經歷,於是就有了儘管工作繁忙卻盡力陪伴孩子的殷夫人、不善言辭卻甘願為兒犧牲的李靖——他們身上是現代中國父母的縮影。

正如一些影評人所說,「國產動漫」不應止步於浮誇唯美的畫風堆砌,更不應是裝飾圖案、場景設計等表面化的「中國風」,而要有國漫獨特的風格特色和精神內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