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 》6月6日──人類史上最大規模兩棲戰役 美聯社記者諾曼第登陸D-Day第一手報導

2019-06-06 08:10

? 人氣

1944年諾曼第登陸戰,從登陸艇看向前方登陸的美軍。(AP)

1944年諾曼第登陸戰,從登陸艇看向前方登陸的美軍。(AP)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後期,由於美國直接參戰,盟軍開始反攻,1944年納粹德國的軍隊在各個戰場節節敗退,戰火延燒至被希特勒占領的法國,雙方兵力集結在英吉利海峽的兩岸。曾在1940年法國北部敦克爾克大撤退的英法盟軍,與美國組成同盟國軍隊,並策劃了這場不僅是史上規模最大的海上登陸作戰,也是影響人類發展史的關鍵一戰。

1944年6月6日,同盟國反攻「歐洲大陸」的作戰日「D-Day」,《美聯社》(AP)隨軍記者懷海德(Don Whitehead),與美軍第一步兵師(1st Infantry Division),一起登上諾曼第戰役中戰況最慘烈的「奧瑪哈海灘」(Omaha Beach)。當時戰地新聞通訊系統故障,經28小時搶修後才恢復,懷海德發出來自「血腥奧瑪哈」的第一線報導,《美聯社》6月8日刊出。適逢諾曼第登陸75周年,《美聯社》再次刊發懷海德膾炙人口的報導,紀念這場盟軍解放法國與整個歐洲,消滅納粹第三帝國的起始戰役。懷海德曾兩度榮獲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1981年以72歲高齡過世。

懷海德報導全文:

《美聯社》隨軍記者懷海德(Don Whitehead)。(AP)
《美聯社》隨軍記者懷海德(Don Whitehead)。(AP)

如同在突尼西亞(Tunisia)、義大利西西里島(Sicily)以及義大利本土奮戰時一樣,「麵糰男孩」(dounghboys,美國陸軍、陸戰隊的暱稱)再次英勇地展現絕佳的膽識和能力,擊潰希特勒堡壘的最外圍。從來沒有一支軍隊敢嘗試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發動這麼大規模人力、物資的登陸作戰,即使作戰始於緊張不安,但之後仍完成了任務。

當我們登陸突擊部隊後方時,敵軍持續用重機槍迫擊砲及大砲對試圖衝上海灘的登陸艇狂轟濫炸,我們的部隊因此被牽制在與海水接壤的礫石海灘上,不得前行。

1944年諾曼第登陸戰,「D-Day」時奧瑪哈海灘附近嘗試登陸的美軍。(AP)
「D-Day」時「奧瑪哈海灘」附近嘗試登陸的美軍。(AP)

人員補給湧入奧瑪哈海灘,敵軍以精準火力封鎖

部隊、補給、以及軍用車輛,正以驚人的速度聚集在奧瑪哈海灘上,敵軍以精準的火力封鎖出路,我們原定的進攻時程完全被打亂。彼時還出現了意料之外的阻礙,在登陸作戰前,3個德國新兵團剛好就在海灘上進行反入侵演習,當艦隊抵達岸邊時,他們就待在原位。

然而一位口氣溫和的准將率領部屬進攻,敵軍陣營遭到壓制,盟軍開始朝著內陸大舉推進。數個小時之內,工兵們也在海灘上築起堅實的棧道,讓重裝備得以源源不絕的投入戰場。

奧瑪哈海灘附近峭壁的部分空拍圖。(AP)
「奧瑪哈海灘」附近峭壁的部分空拍圖。(AP)

德軍在海灘附近布滿水下障礙物、帶刺鐵絲網、砲台、還有裝配88公釐高射砲的水泥房,房子的牆壁還特別增厚到1.2至1.8公尺寬。德軍在約180公尺外的陡峭堤岸上設立據點和其他地下防禦工事。據點上的碉堡面積約1.4平方公尺,同樣部署88公釐高射砲,厚牆背面則堆積著彈藥。在碉堡後面,機槍部隊則藏身於陡峭堤岸打通的隧道內,在那裡頭紮營。

負責操作據點武器的是2名年輕的德軍,分別為17、18歲,當海軍轟炸據點並成功摧毀高射砲時,他們還待在宿舍裡面。來自美國克里夫蘭(Cleverland)的歐耶茲(Carl W. Oelze)中尉在橋下俘虜2名德軍,他們都說自己是德軍的戰俘,根本不想打仗,對盟軍入侵感到非常開心。

海灘的另一側也是差不多的地形,「奧瑪哈海灘」出口向內陸延伸的通道上,同樣建有裝配瞄準海灘,88毫米高射砲的水泥碉堡。此處俘虜的德軍多半矮小、骨瘦如柴,他們對高大、持有精良裝備的美軍多感到非常好奇。

1944年諾曼第登陸戰,奧瑪哈海灘成功登陸的美軍。(AP)
「奧瑪哈海灘」成功登陸的美軍。(AP)

登陸美軍手忙腳亂 兩方傘兵互相滲透

德軍的狙擊手在晚上不斷騷擾我們的防線,搞得整個部隊雞犬不寧,我軍在嘗試登陸時全身都被浸溼,多數部隊連就寢用的裝備,都毀於擱淺在海灘上的車輛之中。我軍近海戰艦上的火砲持續開火,運輸小艇來來回回,把援兵、武器接到海灘上,巨型推土機正在開鑿道路。

我沿著海灘巡視了一圈,岸上為了粉碎德國軍事野心捐軀、身著卡其制服的盟軍屍體,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多。加拿大方情報指出,德軍投入小規模傘兵在盟軍防線後方,美軍的傘兵則占領了德方的一個村落。

1944年諾曼第登陸戰,艾森豪(Dwight Eisenhower)與美軍著名的101空降師。(AP)
艾森豪(Dwight Eisenhower,中)與美軍著名的101空降師。(AP)

無名准將英勇指揮、挺進內陸

在我的報導中,我把這場戰役的成功歸功於一位身材高挑精實、在戰役中不顧自身安危,組織所屬部隊挺進內陸的准將。我記不住他的名字,但記得一直在他身旁、沉著冷靜的中尉,是來自密西根州(Michican State)巴特爾克里克(Battle Creek)的里克斯(Robert J. Riekse)。

在登陸成功過後8個小時,完全沒有德軍飛機飛過「奧瑪哈海灘」上空。

1944年諾曼第登陸戰,「D-Day」前等待乘坐登陸艇的美軍士兵。(AP)
「D-Day」前等待乘坐登陸艇的美軍士兵。(AP)

機槍、大砲震耳欲聾 戰事震撼壓垮部分美軍精神

我們逐漸逼近答答作響的機關槍和不斷炸裂的砲彈。1位在我身後的近海區域,坐在「鴨子」(duck,盟軍兩棲裝甲車的暱稱)後面的士兵突然淒厲地慘叫並掉入海中,醫護人員連忙把他拖到海灘上,治療他大腿的槍傷。

受冷水浸濕受傷的士兵倒在砂礫上,有的人用海水沖洗自己的腿,邊發抖邊等待醫護人員拿擔架將他們運上回程的小艇。一位陷入輕微譫妄症的年輕士兵不停地喃喃自語:「上帝啊!請讓我上船吧!」在他身旁,另一個年輕人赤手挖著尖銳的礫石,一臉不知所措。

1944年6月6月,近300萬盟軍士兵橫渡英吉利海峽後在法國諾曼第地區登陸,成為迄今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海上登陸作戰。(取自維基百科)
1944年6月6月,近300萬盟軍士兵橫渡英吉利海峽後在法國諾曼第地區登陸,成為迄今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海上登陸作戰。(取自維基百科)

「能踏上海灘是幸運,能活著離開更好」

砲彈如雨在我們四周炸裂,有的著陸點非常接近我們,激起的汙水和泥濘不客氣的淋了我們一身。有些砲彈瞄準船隻攻擊,但據我觀察,只有一艘中彈,而且這艘中彈的船還成功的憑藉一己之力撤退。來自紐約州奧利安(Olean)的盟軍遠征軍(A.E.F)中士麥克法登(William McFadden)笑著說:「能夠踏上海灘的我真是非常的幸運,但能離開這裡的話,我肯定會更高興。」

奧瑪哈海灘現今的空拍圖。(AP)
「奧瑪哈海灘」現今的空拍圖。(AP)

無名准將指揮若定 美軍戰勝「血腥奧瑪哈」

先遣部隊派來的傳令官佛利(John P. Foley),來自新澤西州特倫頓(Trenton),儘管一隻眼睛遭到槍傷,仍穿越敵軍火網向那位英勇的准將傳遞訊息。這則重要的訊息,讓增援部隊得以抵達前方的特定位置。

「中尉,你做得非常好,你做出絕佳的提議和優良的判斷。」准將說完後,隨即著手讓部隊離開早已堆滿戰車、人滿為患的海灘。准將先派遣了一隻隊伍到右翼,協助清除敵軍瞄準海灘的火力網,他低聲和部屬說話、交代下一步。

諾曼第登陸(取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諾曼第登陸(取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美軍通訊系統故障 英國「D-Day」戰事報導佔上風

因為陸軍分配給美軍的戰地新聞通訊系統整整故障了28個小時,我們一則新聞稿都發不出去。負責公關的軍官曾在剛開始進攻時,隨身帶著一台收音機,但他把收音機忘在吉普車,直到1天後才找到。

軍中理應配有聯絡海灘和附近船艦的信差,然而現場根本找不到。我將首篇報導交給1位熱心的擔架兵,他承諾會盡力把新聞稿帶到有郵遞服務的軍艦上。

讓我們更加沮喪的是,當我們打開收音機,竟然能夠聽到《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的戰地報導,顯示英國軍方的通訊系統顯然正常運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