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觀點:千古漢本─尋找最早台商的起源

2015年10月30日 06:20 風傳媒

台九線蘇花公路每逢颱風就有坍方的危機,2010年曾經因為梅姬颱風,造成重大的遊覽車翻覆的慘案,在地方爭取安全道路的聲浪下,蘇花公路改善計畫在2011年1月開始動工,原本預計2017年完工,因為「漢本遺址」問世等因素,工程延後到2019年底,花蓮居民日前也跳出來抗議,讓通車壓力和搶救文物陷入了拉扯角力,千年的漢本遺址也擺盪在不同的價值衝突之間。

整個蘇花改計畫,其實分成三部分,從北到南包括:蘇澳到東澳段、南澳到和平段,以及和中到大清水三段。2012年3月5日,也就是開工隔年,南澳到和平路段正在如火如荼的趕工,在谷風隧道南口橋墩工程時,一名負責考古的隨行監看人員、阿美族人馬躍,因為口渴難耐,跑到鄰近工地的檳榔攤買水,轉頭一看,發現檳榔攤對面的土牆有異狀,土石中竟然夾雜碎陶片、魚骨和獸骨。

一樁買水的意外,揭開了一個埋藏地底千年的秘密,座落在宜蘭南澳漢本車站附近的「漢本遺址」得以重見天日,但遺憾的是,當時沉砂池工程中,已經有四分之一面積的文物遭到破壞,也引起考古界的高度重視,全力搶救遺址文物。

漢本遺址的位置,坐山面海,剛好就落在山坡地上,一般被認為是個交通極為不方便、不易人居的地方,但誰也沒料到,這裡卻出土了如此豐富的文化遺址,不但留有聚落居住的痕跡,更有山坡地耕作留下來的駁坎遺址,證明這是一處居住、生產皆有的聚落。

依照目前挖出聚落面積大小,以及出土的房屋結構、人體骨骸,至少是超過兩百戶以上的的聚落。而經過三年多的挖掘,深達八公尺的文化層露出,顯見這個地方,有人居住過一段很長的時間,最明顯的就是用石頭一層一層堆砌起來的駁坎、階梯和房屋基礎結構清晰可見。

根據我們的調查採訪發現,在過去的史料,漢本遺址是清兵營盤址的疑似出土地點,過去在蘇花高速公路計畫環評階段,曾經出土了一件帶有拍印紋的陶器,初步判斷是金屬器時代晚期的十三行文化遺物,但因為文化層較淺,無法確認是否有遺址存在,不過這也代表了附近可能是遺址的出土地點。

在蘇花改環評的承諾中,也曾規定必須要指派工程的監看人員,隨著工程的開挖,監看是否發現文化層。不過,此次發現的遺址,其實不在原本規劃的監看範圍,就連蘇花改工程處人員也感到「意外」,不過,這也顯示蘇花改工程的規劃路線,確實經歷了台灣重要的遺址分布地帶。

漢本遺址。(原民台提供)
漢本遺址。(原民台提供)

交通部公路總局當時立即依照文化資產保存法,暫緩此段隧道工程,並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劉益昌主持搶救計劃。

漢本遺址的年代,其實橫跨了兩個文化層,上層屬於金屬器時代,研判距今約1000到1600年前,下層則是距今約2000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晚期,但因為尚未完成挖掘,所以時間可能還會再往前推進到更久以前。

在這兩個文化層之間,則是夾了一層土石流崩積層,厚度最深可達四公尺,可見,早在數千年以前,漢本人群也像現今一樣,面臨土石流的危機,面臨老天爺給予的考驗。

「大約在1600到1700年前,台灣曾經發生過一次很大的災變,地震、土石流,而且我們從遺址中的駁坎,是看的出來漢本人常常要修房子,因為會被土石沖垮,修復的痕跡非常清楚,而且他們會怕土石流再來,所以駁坎會越堆越高。」劉益昌推測當時的天災巨變,也觀察到史前人類與自然共生的獨特方式。

劉益昌以「最早台商」形容漢本人,推測他們當時可能就有海上貿易能力,漢本人帶著當時製造的精美玉器,搭船到東南亞或南洋地區,交換玻璃珠、瑪瑙珠等裝飾品,還帶回了新穎的煉鐵技術。遺址中挖出來的魚骨、貝類,數量多到數不清,顯示漢本人和海洋的關係密不可分。透過船隻,他們航行於東部和北部之間,順著蘇花海岸一帶,聯繫到淡水河口,這也像極了最早的「蘇花道路」原型,但卻是一條重要的海上公路。

此外,透過漢本人的埋葬習俗和遷移路線,劉益昌也推測,漢本遺址的這群人,很有可能和凱達格蘭族、阿美族、排灣族部分氏族有關係。無論是從遺址的規模跟文化內涵,這在台灣考古史上可說是一個重大發現。

根據文獻資料,蘇花改工程從北到南,沿路就經過了清營盤址、東澳遺址、武塔遺址到漢本遺址,這些遺址或許聽來很陌生,卻是串起了史前東部台灣的發展脈絡和生活樣貌,不過蘇花改已經被指定為既定的國家重大建設,考古團隊目前只能折衷搶救遺址中的文物,其他較為大型的遺跡,包括房屋建築、駁坎、石板棺墓葬,未來不會被保留,因為考古團隊挖掘的坑,就是未來要成為蘇花改公路高架的橋墩座落的地方。

漢本遺址。(原民台提供)
漢本遺址。(原民台提供)

目前出土的遺址,未來都將會隨著蘇花改工程重新啟動後,再度被填土埋回到地底。如果這些房屋建築、駁坎、墓葬都能保留下來,對於考古與環境歷史的研究,以及現今台灣原住民族的文化的解釋或對照,將會更為全面完整。

另一方面,搶救遺址的工作,始終面對外界對蘇花改儘早通車的期待壓力。不過,影響蘇花改通車的時間關鍵,不單只有漢本遺址的發現,還有承包商倒閉重新招標、抽坍、缺工等各種問題,也讓蘇花改完工時間,從原訂的2017年延後到2019年底,考古團隊和工程單位,都必須和時間賽跑。

考古遺址無法原地保留,這也是過去考古工作面臨開發建設的窘境。面對開發壓力,考古與搶救文資工作,多半是妥協。參與許多重大考古遺址挖掘的劉益昌也有諸多無奈, 他感慨地說:「這些文化遺址,走了,不會再回來。我們也不可能叫過去的人,再活一遍,但是道路、橋梁等開發建設,卻是可以調度,甚至換道,但是現在已經來不及,就應該讓我們做完,加上未來蘇花改公路的橋墩,就會直接落在遺址上,我們忍心橋墩壓著這麼多的原住民族的祖先嗎?我們至少幫這些祖先們搬家。」

台灣早期的原住民族沒有文字,依靠口傳,訴說祖先的故事,例如:如何遷移、如何生活、大洪水神話,這些東西都只是存在腦袋中的記憶,但這些上千年前的遺址,卻真真實實地告訴我們,祖先們真的遇到大洪水、土石流,也能解釋現今原住民族的社會和文化為何如此複雜?找到還原原住民族早期歷史的直接證據。

從漢人的史觀,宣稱台灣歷史400年,這是漢人的移民歷史記憶。從台灣土地的歷史來說,早已經超越千年。台灣史前時代的面貌為何?當時有多少的活動遺跡?背後跟南島語族遷徙的關係為何?當我們追求便捷舒適的生活,這些埋藏地底下千年的遺址,卻訴說著台灣不為人知的過去,也是拼湊台灣歷史的重要拼圖。太多太多的謎題,正等待我們去挖掘。

原住民電視台(第16頻道)於10.30( 週五 )2100-2200首播。

10.31 (週六 )1700-1800重播。

網路直播(下載原視TITVApp)

FB粉絲專頁

影音中心

原民台官方網站

*作者為原民台Lima新聞世界專題記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