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獨家專訪何佩珊》中小企業是民進黨政治基礎 修勞基法是黨內是否該調往中間的路線問題

行政院副秘書長何佩珊表示,民進黨從在野時期,比較強調中間偏左、甚至更左的路線,過渡到執政之後,有沒有必要務實往中間調整方向?(資料照,蘇仲泓攝)

行政院副秘書長何佩珊表示,民進黨從在野時期,比較強調中間偏左、甚至更左的路線,過渡到執政之後,有沒有必要務實往中間調整方向?(資料照,蘇仲泓攝)

行政院副秘書長何佩珊24日對《勞基法》再修進行政經分析,她直言修法不純粹為大財團,而是因為中小企業的力量,才要修法,因為這是民進黨政治基礎,但這也是黨內路線問題,民進黨從在野時期,比較強調中間偏左、甚至更左的路線,過渡到執政之後,有沒有必要務實往中間調整方向?這是全黨要思考的問題,這也是凸顯在黨內,為何會有不一樣的聲音。

何佩珊說,不只勞動議題,執政之初,民進黨延續了在野的路線與承諾,但能否全面實踐,本就是嚴苛的考驗,如果把在野的主張,全面落實,與社會現實有忓挌,黨會有如何要面對的問題?民進黨現在是執政黨,不應落入「左傾幼稚病」窠臼。

林全時代也有淘汰產業想法 但會造成失業

何佩珊認為,這命題確實有世代差距、南北地域,面對這個命題,或許黨內可以討論、辯論。而去年剛立法時,前閣揆林全也有體認,這對中小企業衝擊非常大,那時也有想法,可能利用時程延緩,甚至把這樣的產業淘汰掉。

20170915總統頒授「行政院前院長林全、前副院長林錫耀及前秘書長陳美伶勳章」(總統府)
去年剛立法時,前閣揆林全也有體認,這對中小企業衝擊非常大。(資料照,總統府)

不過,何佩珊也說,問題在於淘汰產業,隨之而來就是失業,衝擊會非常大,失業率會上升,所以現在才要給中小企業一些時間,現在修法,是讓中小企業有喘息空間,過程中讓他慢慢調適,一步步給空間、給彈性,這真的需要緩衝時間,大概也只能這樣,「不然就是很殘酷,讓他關廠、倒店,但很多是服務業。」

何說,不能否認中小企業或許不符勞動權益要求的經濟模式,這該是可以討論,但又不能忽視的議題。這個體系在目前台灣社會,還養活了相當多的人口,且是支撐台灣高就業率的關鍵,如果要強勢淘汰,就會走向大資本大財團壟斷的經濟模式,但這又是不同的選擇。

何佩珊:蕭明仁是粗人,但這就是真實的台灣

何佩珊說,很多網路上年輕人,痛批日前出席立院公聽會的彰化縣小英後援會總會長蕭明仁,但她必須說,這就是真實的台灣。蕭明仁是粗人,不擅修辭,也許他的的話不甚體面,但這是真實的台灣、是台灣發展過程,她要懇請年輕世代,對這個族群,多一點深刻的調查與理解,因為政治改革,不能停留文字與鍵盤,要親身與社會基層,有所接觸了解,再來做自己的政治決定。

彰化縣小英後援榮譽總會長、彰化活力旺企業協會榮譽理事長的蕭明仁22日表示,勞工過勞死「可能是自己本身有病」。但他事後澄清是本意遭到扭曲。(取自立法院IVOD)
彰化縣小英後援榮譽總會長、彰化活力旺企業協會榮譽理事長的蕭明仁22日表示,勞工過勞死「可能是自己本身有病」。但他事後澄清是本意遭到扭曲。(資料照,取自立法院IVOD)

何佩珊說,台灣不是典型資本主義發展模式,台灣經濟體系是從國民黨黨國資本主義,以黨國庇蔭為首,帶有家父長制侍從主義性質的發展,照道理,台灣從1986年台幣升值時的《勞基法》立法以來,企業大舉外移,中小企業該慢慢的被兼併掉,但台灣並沒有,中小企業至今仍是產業主力,甚至是競爭力基石。

何佩珊表示,從資本主義發展歷史來看,先進國家發展過程中,資本主義發展越往集中壟斷,大資本兼併小資本,這樣中小企業消失,「中小企業主」本身就會成為大企業受僱工人,因為集結夠多的人數,如此就會產生強大工會,例如韓國,國家扶植強大財閥,就有強大工會,而現在台灣最大工會,都是在國營事業,或大型民營企業。

中小企業常是「自我剝削也剝削其他人」 但卻是競爭力關鍵

何說,前述中小企業不會有工會,因為本身僱主與工人像是家人關係,這些中小企業主是頭家,也是黑手,「他們是自我剝削,也剝削其他人,但這是大家一起打拼,大家做伙打拼的經濟型態,一起辛苦煎熬,一起成就事業,裡面培養出有點像家族型態的夥伴關係。」而這種夥伴關係,講究的是彈性,彼此有濃厚情感裙帶,所以常是「大家講好就好」,這絕非勞團簡單想像的絕對剝削關係。

20171122-專題配圖:勞工、一例一休、勞動部報告、勞基法、假日上班。假日上班者,百貨業 .服務人.徵人.(陳明仁攝)
中小企業不會有工會,因為本身僱主與工人像是家人關係。(資料照,陳明仁攝)

何表示,這也是很多所謂左翼青年,不能體會中南部基層社會的產業現實,偏偏這些人是所謂台灣競爭力的關鍵,是「變形蟲體制」,隨時彈性、隨時上工,只要接單一來,就可以生產,甚至產品打到國際上,而台灣到現在,很多產業外移,但中小企業比例仍然非常高。

中小企業不離不棄陪民進黨成長 是這樣的力量才要修法

何強調,《勞基法》修法,不是純粹為了大財團、大資本去修,是台灣經濟體質、社會現實,還沒辦法走到高標準,因為這樣會失去彈性,中小企業的彈性就會被綁住,而政治上來講,這是民進黨的政治基礎,也是民進黨最傳統支持主力,因為這些中小企業,過去反國民黨、反壟斷、反獨裁,不離不棄陪伴民進黨成長,「這不是民進黨執政後,必須回饋,這是民進黨政治基礎,其實是這樣的力量,而不是給他政治回饋,才要進行修法。」

20171123-立法院,勞團抗議,下午,抗議人士翻牆闖入立院正門,遭警方壓制拖拉,稍後送醫。(陳明仁攝)
何強調,《勞基法》修法,不是純粹為了大財團、大資本去修,是台灣經濟體質、社會現實,還沒辦法走到高標準。(資料照,陳明仁攝)

何說,這是普遍性台灣產業的現實,台灣產業的基層力量就是這樣龐大的族群,有人攻擊公聽會出席者、有捐了50萬給黨團幹事長何欣純的企業主,批何是為了金主修法,但她要替何說,民進黨不是為了一個金主修法,而是這樣企業,是龐大的族群,現實政治,50萬只是表示熱情的小額捐款,說何是為了50萬、一個金主修法的說法是太窄化,核心問題是140多萬家,多數分布在中南部的產業聚落,必須處理的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顏振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