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媒觀》318三周年,直播浪潮起

三年前的太陽花學運,掀起網路直播熱潮。(資料照/余志偉攝)

三年前的太陽花學運,掀起網路直播熱潮。(資料照/余志偉攝)

三一八佔領立法院行動,不但是台灣第一場有公民媒體長期參與的抗爭運動,公民媒體、社群媒體與資訊科技更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從318首日在濟南路的晚會開始,到立法院周邊搭滿舞台、330晚會、410退場晚會以及大腸花垃圾話論壇(備註),甚至是佈滿整個會場的網路直播,都讓這場運動成了台灣第一場可以不靠傳統媒體的報導,民眾就能直接且完整看到現場狀況的運動。

太陽花期間一股「人人都可以是媒體」的運動使命感,也在退場後成為一種現象流傳下來,產生「以直播來投入運動」的方式,大家開始習慣透過直播影音去看抗爭現場或靜態的座談活動。工具的改變更造成戰術與行動方式的改變,我們可以觀察到,318後的許多抗爭行動,發起者除了在私下串連參與群眾之外,也會聯絡一到數名直播主一同前往,在事發的第一時間同時開直播,讓行動不再因為媒體不知道或不想報導而無人知曉,大大提升抗爭活動的能見度與討論度;很多時候網友們是因為看了正在發生的直播現場,才動身前往支援,最具代表性的行動就是剛結束判決的「烏來擋車案」,黑島青成員魏揚、賴品妤、陳威仲等八人前往烏來山路上阻擋張志軍的座車,在行動當下,網友就能透過臉書看到現場的直播影像,支援行動或網路論戰也以此為中心擴散,讓傳統媒體無法忽視而不報導,這都是與過往政治抗爭行動截然不同的發展型態。

大腸花論壇現場。(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提供)
大腸花論壇現場。(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提供)

當然,資訊科技的運用並非由抗爭團體獨有,應用上也不僅限於社運活動。在公部門方面,新一屆的立法院開放公民媒體採訪以及更多的立院議程直播,讓立委們的脫序言行不再有隱藏機會,出任何包都會被放大檢視,但正面表現也得到更多正向評價;「沃草」開始被視為「正式的」媒體;而政府主辦的公聽會或重大活動提供網路直播更是基本配備。在年金改革會議的直播裡,李來希等人的言行如同掀開了餿水桶的蓋子般,強烈衝擊了一般人的政治認知,讓社會輿論對反年金改革陣營大大反感,加強年金改革的力道與正當性。

在商業媒體方面,電子或網路媒體也開始製作以「政治」主題為原生內容的網路直播節目,而且主持人與調性也不再像傳統媒體的政論節目一樣嚴肅。例如A濫林雅強與徐巧芯的「紅芯A─真心話大冒險」、最近的「阿苗帶風向」及「吳崢問風向」,網路媒體的彈性讓政治節目有更多表現風格的空間,對時事以及對網友風向的對應也更有反應能力。

而網路直播在社運圈的運用就像一般人的使用方式一樣,就是「什麼事情都可以開直播」,除了抗爭直播,座談直播、遊行直播、噴水直播、烤肉直播、大腸花直播之外,最新的使用方式是「道歉直播」,這是今年共生音樂節之前,由參演樂團「美秀集團」團員在發言內容被網友指正與抨擊之後,為了修正說法與表現誠意所開的道歉聲明直播,讓事件快速熱議也快速退燒。

太陽花運動不但在政治上成為一個新的群眾啟蒙點,三年的時間也讓網路直播與社群媒體運用,從一件「新鮮事」變成最基本的日常行為,這背後代表的不只是一種新技術的應用,更是讓民眾習慣於「資訊的透明化」與「直接的訊息」。

大腸花論壇現場。(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提供)
大腸花論壇現場。(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提供)

民眾已經無法接受官方或任何私人事業單位,以任何理由宣稱「這場活動不方便直播」,群眾接收資訊的路徑與內容,也不再只有傳統上,由大型媒體機構單一方向傳遞訊息給閱聽人的方式。今時今日,很多政治話題往往先由事件現場被網友們發現,並大量討論轉貼,然後傳統媒體才跟進報導,傳統媒體對資訊與議題的主導權地位已被大幅度動搖,錯誤或造假的報導甚至無法存活超過三小時。

而當民眾發現「很多事情跟以前想像的完全不一樣」時,新的公民意識與政治參與風氣也更有機會被創造出來,成為台灣下一個階段進步的動力。當大家認為太陽花的政治能量已被選舉吸收並消耗用盡時,其實很多人都沒發現,每個人身上都還存在這股力量,持續以幽微的方式在改變與重建這個國家。

備註: 2014年4月7日,太陽花學運宣布於10日退場,這期間音地大帝在立法院周邊連辦五場「大腸花垃圾話論壇」,並進行網路直播,創造出所有人都可以發表自己想法的場所,長期抗爭所累積的壓力得以抒發,並出現有關性別、少數族群、外國人以及環境議題等各式各樣的議論。(轉引自《革命的做法:從318太陽花看公民運動的創造性》)

*作者為太陽花運動時「大腸花論壇」發起人與主持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