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厝分校爭議》詹長權:願意接受辯論 但非公平討論只是口水

2016年09月10日 09:00 風傳媒
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強調,他願意接受任何人的公開辯論邀請,但前提必須是一場公平的科學討論,否則說再多都只是口水罷了。(黃天如攝)

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強調,他願意接受任何人的公開辯論邀請,但前提必須是一場公平的科學討論,否則說再多都只是口水罷了。(黃天如攝)

「風險評估危害確認的最大危害,就是利益衝突!」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引述世衛組織癌症總署資深顧問,日前公開演講時的結論。面對其許厝學童尿液研究結果受到質疑,詹長權強調,他願意接受任何人的公開辯論邀請,但前提必須是一場公平的科學討論,否則說再多都只是口水罷了。

詹長權:投入六輕調查 經費、方法都透明

詹長權表示,3年來他投入六輕附近居民公衛議題的研究調查,先後接受的是國衛院及彰化縣政府的委託,所有計畫執行前,也都經過台大醫院倫理委員會每案平均90天的嚴格審查,其研究經費來源乃至於研究方法、過程,都絕對透明、可責。

許厝分校/許厝國小專題,六輕。(盧逸峰攝)
詹長權表示,3年來他投入六輕附近居民公衛議題的研究調查,其研究經費來源乃至於研究方法、過程,都絕對透明。(資料照,盧逸峰攝)

詹長權強調,專家不是不能接受委託或研究贊助,重點在於一定要在研究結果發布前誠實揭露,「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至於其研究結果是否受到利益衝突的影響,則應交給學界檢驗及社會公評,不能只是自己問心無愧就好。

詹長權說,他投入許厝國小學童健康疑遭六輕汙染研究後,第一年就發現孩子尿中硫代二乙酸(TdGA)濃度高得驚人,應盡快遷校中止六輕氯乙烯(VCM)的風險暴露,不料卻陸續遭人質疑:TdGA的容忍值是多少?國內其他學童體內TdGA的背景值又是多少?又其研究結果未經國外知名醫學期刊認證,真的可信嗎?

許厝分校/許厝國小專題,六輕對周遭六鄉鎮健康影響。(取自蘇治芬臉書)
六輕對於周遭6鄉鎮的健康,都產生影響。(資料照,取自蘇治芬臉書)

其他學童TdGA僅 僅許厝學童3分之1

詹長權強調,TdGA是一級致癌物氯乙烯(VCM)的主要代謝指標,它本就不該存在人體,更何況是小孩子的身體裡,又哪裡來的容忍值或標準值;至於國內其他學童的背景值,日前國衛院的研究調查已公布為63.1(μg/g-creatinine),平均只有許厝學童體內濃度的3分之1;而他的研究也在去年底被國際知名醫學期刊《ELSEVIER》的《Environmental Research》(《愛思唯爾》的《環境調查》)接受刊登,但來自有心人的雜音卻未因此停止。

說到衛福部最後有可能會將學童尿液檢體送往國外第三方公正團體檢驗,詹長權更無奈地說,他是國際環境流行病學學會(ISEE)現任全球七位理事之一,也是亞洲分會的會長,要說他的研究報告不具國際公信力,還要送到「國外」接受複驗,真的令人很無言。

南風論壇:污染地區健康風險研究的倫理面向。詹長權教授(蔡耀徵攝)
詹長權更無奈地說,他是國際環境流行病學學會(ISEE)現任全球七位理事之一,也是亞洲分會的會長,要說他的研究報告不具國際公信力,真的令人很無言。 (資料照,蔡耀徵攝)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說,國健署目前委託重做許厝學童尿液檢查的成大李俊璋教授,其為六輕所做的汙染風險評估報告,3年前經她在環保署環評會議上公開檢舉,疑似嚴重低估對周遭居民的致癌風險;而環保署、六輕或李俊璋本人,至今未針對疑點進行說明與釐清,李此時涉入許厝案,恐使事實真相更混淆。

陳椒華:李俊璋應利益迴避

更甚者,陳椒華說,李俊璋除了是長期接受六輕委託的學者,理應在許厝案上利益迴避,他也是現任國立成功大學的主任秘書,身份形同公務員,依《行政程序法》相關規定,此時亦不適合主持任何研究案。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中)。(黃天如攝)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中)說,李俊璋除了是長期接受六輕委託的學者,理應在許厝案上利益迴避。(黃天如攝)

但陽明大學環境與職業衛生研究所教授楊振昌認為,姑且不論李俊璋與詹長權對TdGA的檢驗方法及儀器不同,有反覆驗證的必要;另六輕所言,既然TdGA的來源不僅止於VCM,又如何證明學童體內的TdGA代謝物是來自六輕的汙染洩露?在科學上也不無道理。

陽明大學環境與職業衛生研究所專任副教授楊振昌認為,既然TdGA的來源不僅止於VCM,又如何證明學童體內的TdGA代謝物是來自六輕的汙染洩露?在科學上也不無道理。 (取自陽明大學網站)
陽明大學環境與職業衛生研究所教授楊振昌認為,既然TdGA的來源不僅止於VCM,又如何證明學童體內的TdGA代謝物是來自六輕的汙染洩露?在科學上也不無道理。 (取自陽明大學網站)

楊振昌:茲事體大 責任釐清更應小心

楊振昌強調,若許厝學童確實遭到六輕VCM汙染,則麥寮當地面臨的已不只是遷校,而是應否考慮遷村的問題,正因茲事體大,責任釐清更應小心謹慎,如此一來,就算將來要六輕負擔麥寮遷村的費用,也不算冤枉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