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厝分校爭議》新聞幕後:重新驗尿適逢六輕歲修,真相也被「汙染」了嗎?

2016年09月10日 09:00 風傳媒
正當環保署及地方環保局同步監測六輕氯乙烯廠有無汙染外洩,以釐清學童體內驚人的TdGA濃度來源時,地方上竟傳來六輕氯乙烯廠目前適逢歲修停工的消息,這樣驗尿的結果準確性受質疑。圖為台塑麥寮工業園區。(資料照,宋小海攝)

正當環保署及地方環保局同步監測六輕氯乙烯廠有無汙染外洩,以釐清學童體內驚人的TdGA濃度來源時,地方上竟傳來六輕氯乙烯廠目前適逢歲修停工的消息,這樣驗尿的結果準確性受質疑。圖為台塑麥寮工業園區。(資料照,宋小海攝)

許厝學童遷校計畫一波三折,事關下一代的健康,處置上理當料敵從寬、禦敵從嚴,無論如何,先讓學童遠離六輕近400根大煙囪再說。誰知全案竟一拖3年,且至今還在上演各種歹戲拖棚的戲碼,讓人不禁懷疑,難道真要等許厝學童全都畢業了、也不再有新生,形同自然「滅校」,此事才能了結嗎?

許厝分校該不該遷校,其實無關科學,因為天下父母心,哪怕只是條臭水溝,也會設法讓寶貝離得愈遠愈好,遑論造地面積約約為台北市8%的2255公頃,、總面積2603公頃,充斥著致癌風險的六輕石化廠區?但許厝學童家長的想法與感受也很容易瞭解,試問若整個麥寮鄉,乃至於北邊的彰化大城鄉、南邊的雲林台西鄉,都是所謂六輕的汙染範圍,那要他們的孩子遷校,豈不是在裝孝維。

20140811六輕專題-宋小海攝-SEA_0876-橋頭國小許厝分校新址-望向長庚醫院、台塑
許厝學童家長的想法與感受也很容易瞭解,試問若整個麥寮鄉,乃至於北邊的彰化大城鄉、南邊的雲林台西鄉,都是所謂六輕的汙染範圍,那要他們的孩子遷校,豈不是在裝孝維。(資料照,宋小海攝)

政府同意建六輕、建許厝 卻又要複驗

回顧許厝分校事件的歷史與今天,表現最荒腔走板,甚至近乎人格分裂的,就是我們的政府。因為,當初是政府同意六輕廠區設在雲林麥寮;是政府准許將廠區旁的保安林地解編變更為學校用地,作為許厝分校的新址;是政府支持國衛院進行學童健康疑似遭六輕汙染的研究;如今也是政府「應」不同立場人士的要求,找來不同單位的人進行學童尿液複驗,且眼看接下來連所謂的國外公正單位,都要在這場鬧劇中尬上一角。

更甚者,正當衛福部應部分地方人士要求,指定國衛院及成大學者重驗許厝學童尿液,並強調將由環保署及地方環保局同步監測六輕氯乙烯廠有無汙染外洩,以釐清學童體內驚人的TdGA濃度來源時,地方上竟傳來六輕氯乙烯廠目前適逢歲修停工的消息,所以,此時求取的真相究竟會是真相,還是另一個亂象?

許厝分校/許厝國小專題,六輕。(盧逸峰攝)
正當衛福部要體檢釐清學童體內驚人的TdGA濃度來源時,地方上竟傳來六輕氯乙烯廠目前適逢歲修停工的消息。(資料照,盧逸峰攝)

無辜的許厝學童 連3年換地方上課

找的人、選的時間、使用的方式都有爭議,難怪政府要解決許厝案的誠意與能力,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也遭到愈來愈多家長、雲彰鄉親乃至於社會大眾的質疑。因為這件原該急如星火的事,在可預見的未來,不但完全看不到可以被順利解決的希望,還有愈演愈烈的態勢。而最最無辜的許厝學童,就這樣連續3年、一年換一個地方上課,卻怎麼都跳不出疑似汙染源的手掌心。

上課地點與六輕近在咫尺的許厝學童命運尚且如此,體內一級致癌物氯乙烯(VCM)代謝物硫代二乙酸(TdGA)濃度,與國內其他兒童背景值比較同樣偏高數倍的麥寮、豐安及橋頭國小學童,乃至於當地及鄰近鄉鎮市的居民,想要爭取一個健康無礙的生活環境,又能懷抱什麼樣的希望?

20160830-雲林縣許厝分校家長北上抗議,行政院。當地居民抗議民眾離開情況。(翁俊翹攝)
當地及鄰近鄉鎮市的居民,想要爭取一個健康無礙的生活環境,又能懷抱什麼樣的希望。圖為雲林縣許厝分校家長北上抗議。(資料照,翁俊翹攝)

限時追兇 還給我們免於恐懼的權利

孩子的健康不能等,更何況今日是許厝、麥寮,怎知他日不是你我?無論汙染的罪魁禍首是誰,民眾都有權利要求政府揚棄拖延、掩蓋、粉飾太平的心態,透過謹守利益迴避、公開透明原則的精神「追兇」,限時還給我們免於恐懼的生存權利。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