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手持草刀守護台灣林地 75年次的森林護管員:面對山林,我始終保持一顆「戰戰兢兢」的心

2020-07-21 15:22

? 人氣

擔任護管員六年來,周克儒即使曾因協勤山火救援累到虛脫或被虎頭蜂叮得滿頭包,卻還未想過離開的一天。(圖/謝昇佑攝)

擔任護管員六年來,周克儒即使曾因協勤山火救援累到虛脫或被虎頭蜂叮得滿頭包,卻還未想過離開的一天。(圖/謝昇佑攝)

騎著檔車飛馳過蜿蜒的小關山林道,熾熱的陽光映照在森林護管員周克儒黝黑的臉上,夏蟬的奏鳴曲幾乎蓋過隆隆作響的引擎聲。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從林務局屏東林管處六龜工作站到寶來,再從寶來顛簸著山路一路爬坡約一個鐘頭後,周克儒終於抵達荖濃溪事業區第102林班地,要開始今日工事的第一個項目:巡視造林地現況。

總面積13公頃的造林地,5公頃撥給林試所做紅豆杉實驗,8公頃則是日月光文教基金會認養的造林地。指著往河谷延伸的遍地小樹,從認養計畫初期就負責該區域巡查的周克儒說:「那時我們1公頃種1,500棵樹,總共也種了一萬多棵樹吧!」厚重的登山鞋熟門熟路地踩過看似荒蕪的路徑,周克儒一手拿著花剪、一手拿著捲尺,觀察著兩旁苗木的生長狀態。

拉水線救火、查緝山老鼠 護管員手持草刀守護山林

笑起來還像是個大男孩,75年次、畢業於中興森林系的周克儒說,同班同學有三分之一皆進入林務體系工作,他自己則是在外兜轉幾年後,某天碰巧看到森林護管員招考的公告、決定一試,就這樣回到最熟悉的山林。「護管員就是以前講的巡山員啦,要巡視國有林內的林班地,有森林火災要拉水線救火,有山老鼠要做林政查緝,有造林要做造林監工,有森林遊樂區要做步道巡查,有山難的話要協助救難或扛屍體........」數起自己的工作內容,對於尚年輕力壯的周克儒而言,這些仍需要極大的熱情才有辦法一肩扛起。

不只體力耗費甚鉅,個性獨立自主也是護管員的基本門檻。屏管處作業課技佐趙彥琛補充:「護管員大部分時間都是一個人巡卡箱,除非是任務性質的深山派遣,例如調查神木或林鐵遺跡,才會組成5人左右的長天數隊伍。」

森林護管員的工作項目如此龐雜,單單「造林監工」就分成多道程序。首先,護管員得前往選定的造林地勘查現地面積和邊界,完成廠商招標的流程,並提供指定的苗圃。在廠商作業員整地、挖植穴、植苗的過程中,護管員也得不時上來監督、填寫監工日誌,以確保第一個月的取樣成活率符合標準。「一開始的勘查最辛苦,沒有路啊!」周克儒拿起手上的草刀揮了揮示意開路的景象。當面對一大片枯立木、風倒木、雜草藤蔓橫生的次生林,迷途和地形上的風險,即便配備有GPS,獨自穿梭其間的護管員每一步仍走得萬分小心。

待熬過造林第一階段的陣痛期,後續的定期督查便相對輕鬆。「像這幾天廠商剛做完例行除草,所以我上來確認草是否砍地足夠、修枝有沒有確實,以確保造林地的成活率。」

但為何人要造林?大自然的生命力不已成就台灣超過六成的森林覆蓋率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