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有「幻影」居住在另一個世界嗎?《白色幻影》舞出生命的未知

2019-07-17 17:38

? 人氣

「白色幻影」以充滿實驗色彩的舞蹈連結虛幻和現實的距離,回應生命與記憶的課題。(圖/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白色幻影」以充滿實驗色彩的舞蹈連結虛幻和現實的距離,回應生命與記憶的課題。(圖/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我住在這楝房子裡已經九十三年了,也許還更久一點。我就在這裡出生,從未離開過這個地方,也永遠不會離開。人們在我眼前來來去去,不管是在房子裡或房子外。

曾獲法國莫里哀最佳兒童劇獎(Molière du Jeune public)提名的佩內特舞團(Cie Pernette),受臺北兒童藝術節邀請,將於7月27日到7月28日在臺北水源劇場帶來奇幻舞作《白色幻影》(Les Ombres Blanches)。以充滿實驗色彩的舞蹈連結虛幻和現實的距離,回應生命與記憶的課題。舞者展現十足張力時,更將激發觀眾的想像。

移地演出 致力於大眾的舞蹈普及

佩內特舞團在2001年由現年54歲的法國女性編舞家Nathalie Pernette創立,至今已經在歐洲等地發表總共20件作品。Nathalie Pernette除了擅長與視覺藝術、現場音樂等不同藝術形式合作,讓舞團作品風格獨樹一幟,更致力於啟發大眾對於當代舞蹈的興趣和關注。

面對舞蹈普及的使命,他們從表演空間著手,重新定義「舞臺」,讓表演場域不侷限在傳統的劇場中。無論是都市、鄉村的戶外還是室內,小房間或是公共空間,都是佩內特舞團表演的空間。透過多元的場地設定,讓表演能在不同的環境和情境中被欣賞和觀看,因而讓觀眾能容易的接觸舞蹈作品,使藝術與日常生活不再遙遠。

溫柔著手生命議題 用舞蹈的身體展開故事

此次演出的《白色幻影》便是佩內特舞團的代表作品之一。2015年首演後廣受好評,迄今已巡演多國。它少見且大膽的透過舞蹈,探討生命與死亡,不因禁忌而諱言,開門見山的思考 – 除了我們這個世界之外,是不是還有另一個「幻影」居住的世界?那連結的空間會發生什麼事?

編舞家Nathalie Pernette自幼就對廢棄房屋、墓園與地窖充滿好奇,她疑問為什麼恐怖故事的發生地,都異常寧靜?如此困惑與反差啟發她創作《白色幻影》。以舞蹈為主體,闡述一個關於人類與魅影的故事。

《白色幻影》以一位從生至死都居住在同一棟房子的女士作為開端,她記得房子中的每一個角落,因為她從未離開,死後仍然停留。當她觀看著來來去去的人們,便使我們這些被她所觀看的人,開始省思生命與存在的意義與真諦。

《白色幻影》由兩位舞者擔綱整場演出,演繹與幻影互動的「我們」。他們身穿灰色舞衣,時而踱步抬腳、時而扭動、時而飛躍,展現獨特的肢體律動,並創造出浮動的身體;舞台空間設計使用溫暖、昏暗的光線,讓舞者在光影中探尋平衡,伴隨著節奏明確且規律的音樂,在幽微的低鳴和敲打碰撞中,用舞蹈的身體展開故事,創造充滿猜想的氛圍。

《白色幻影》由兩位舞者擔綱整場演出,用舞蹈的身體展開故事,創造充滿猜想的氛圍。(圖/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白色幻影》由兩位舞者擔綱整場演出,用舞蹈的身體展開故事,創造充滿猜想的氛圍。(圖/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聚集觀眾想像 ㄧ同面對虛幻

當面臨生活中各種無法解釋的現象時,我們感覺到了什麼,又要如何回應這些感受?編舞家Nathalie Pernette認為,當人無法滿足於生存在一個僅由實際事物構成的現實世界中,便會對逝去的人和虛幻世界充滿想像和憧憬,她更認為「不論年紀,超自然的元素對於人們都是不可或缺的。」這便是《白色幻影》能走遍世界,不因觀眾年齡和所處地域而有損魅力的原因。

當肢體表演不需語言詮釋,更當作品的故事背景是一個世界共通對於自我和他人的猜想,《白色幻影》透過創造不同世界連結的可能,讓舞者脫離既定法則,展現新穎前衛的敘事風格,使所有觀眾產生共鳴,一起在《白色幻影》中,隨著光影探索未知。

2019臺北兒童藝術節以「你好不一樣」為策展主題,是肯定「不一樣」、差異和獨特的價值,而這也是藝術創作重要的精神所在。《白色幻影》透過動作創造不同世界連結的可能,希望藉此讓觀眾可以跟著舞者去感受生活,仔細體悟每一個靜與動的當下。透過舞蹈創作,召集觀眾朋友的想像,重新定義現實和虛幻。

*此篇文章為王新茜撰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