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數據》權勢性侵大數據I
26歲女作家林奕含去年在發表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不久後自殺,喚醒社會對於權勢性侵的重視,加上全球覺醒的「#Metoo運動」,讓性自主權利成為台灣關切的焦點…
01

風數據》「權勢性侵」3年僅有38件!「沉默犯罪」背後 還有多少黑數

26歲女作家林奕含去年在發表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不久後自殺,喚醒社會對於權勢性侵的重視,加上全球覺醒的「#Metoo運動」,讓性自主權利成為台灣關切的焦點。台灣也有網友匿名控訴曾遭國小專任體操教練多次性侵,獲得跨海呼應與網友迴響。但近3年國內每年經法官審理判刑定罪的妨害性自主案件中,其中屬權勢性侵、權勢猥褻,甚至加上權勢性侵未遂者,2013年僅18件、2014年15件、2015年5件,3年累計僅38件;2013~2015年有罪者量刑也較低,多數被告都只被判決有期徒刑6個月到1年。

《風傳媒》依據警政署資料及各縣市人口數,首度進行的「各縣市性侵害案件發生率與破獲率分析」,2017年全國總計通報發生3353件性侵害案件,換算年中人口數2357萬1227人,平均每十萬人口發生率14.2,發現對照縣市人口數後,台東縣、花蓮縣、新竹市高居前三名。而在權勢性侵的調查中,高達35.48%的權勢性侵被害人坦承事件仍對自己造成了難以抹去的精神創傷;其次27.42%的被害人不僅身心受創,還深感性自主權遭到侵害與踐踏;14.52%被害人則因受害時尚未成年。《風傳媒》「權勢性侵」大數據,希望與全球響應的「#Metoo運動」,一起呼籲拒絕權勢性侵。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1.png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2.png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3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4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5.png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6.png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7.png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8.png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9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10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02

平均每天30件性侵疑案 權勢性侵被「潛規則」成禁忌

國內近年每年來自各單位的「不重覆」疑似性侵害通報案件都逾萬件,2012年更一度攀上1萬5102件高峰,即平均每天就有41件疑似性侵害案通報。(曾定嘉攝)

國內近年每年來自各單位的「不重覆」疑似性侵害通報案件都逾萬件,2012年更一度攀上1萬5102件高峰,即平均每天就有41件疑似性侵害案通報。(曾定嘉攝)

性侵害是什麼?大多數人不但一聽便知,且多對性侵害他人者深惡痛絕,「平平都是監獄裡受刑人,一般也以性侵犯的『隱形地位』最低!」一名警界人士就透露。至於權勢性侵是什麼?直到去年女作家林奕含事件爆發前,國內恐怕多數連聽都沒聽過,更別提林案最終並未獲得檢方提起公訴。

林奕含自殺 喚醒社會重視

26歲女作家林奕含去年在發表其首部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不久後,以自殺方式結束才華洋溢的生命,正因她的著作強調「改編自真人真事」,加上生前多次公開受訪內容,不少民間團體至今仍視其為喚起國內權勢性侵議題獲得社會高題重視的「女烈士」。

游擊文化表示,他們的聲明不是要求大家向任何個人究責,也並非想追求銷量,而是希望透過有人持續閱讀本書,能夠使奕含所承受的深沉黑暗被理解。(取自林奕含臉書)
26歲女作家林奕含,被民間團體仍為喚起國內權勢性侵議題獲得社會高題重視的「女烈士」。(資料照,取自林奕含臉書)

當然,期間亦有對林案持不同看法者認為:「檢察官既未提起公訴,就代表林案非屬權勢性侵。」惟從林的遺作不斷再版,到之後整個國際社會掀起的「#ME TOO」風潮(直譯「我也是」,美國女演員艾莎莉.米蘭諾(Alyssa Milano)去年底在推特發起的運動),國內外無數勇敢女性,其中不乏頗具知名度且事業成功者,都相繼透過臉書、爆料公社等管道,揭開自己也曾遭權勢性侵的過往,且其共同立場多是:不奢求遲來的法律正義,但求戳破道貌岸然藏鏡狼的真面目。

衛福部:教育、警政、社政人員都有通報義務

究竟權勢性侵為何如此難以對抗?其與一般性侵害的本質有何不同?衛福部保護服務司司長林維言表示,為使被害人尤其是兒童、青少年遭到各種性侵害時及時獲得救援,依法教育、警政、社政等人員對性侵害案件都有通報義務。

影響所及,國內近年每年來自各單位的「不重覆」疑似性侵害通報案件都逾萬件,2012年更一度攀上1萬5102件高峰,即平均每天就有41件疑似性侵害案通報;2016、2017年通報量漸趨穩定,但一年平均也有1萬1000多件疑似性侵案 通報,平均每天也有30件之多。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2.png
 

當然,既稱「疑似」,就代表並非每件被通報案都是事實,部分案件可能只是誤會甚至烏龍一場;惟不難想像,同時也有許多令被害人身心長期備受折磨與煎熬的性侵害案件,卻礙於社會中某些不成文的潛規則、難以啟齒的禁忌,除了偶被知情者當做茶餘飯後的八卦話題,極可能只是永遠都不會被揭發的「懸案」或「謠傳」。

最終通報數字 衛福部難掌握

話說回來,針對那些好不容易有機會被攤在陽光下的性侵害通報案件,不少人好奇,國內每年上萬件被通報性侵害案件究竟有多少比例最終可以被證實、偵破?進而將性侵者繩之以法呢?林維言坦言,目前衛福部匯整的疑似性侵害案件,與檢調單位並未建立跨部會的勾稽、回溯系統;換言之,通報案件中究竟哪些個案、有多少比例最後證實屬性侵害案件?衛福部目前並無從掌握。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1.png
 

愈來愈多的真實社會事件反映,在許多能夠狡猾躲過社會道德、法律制裁的性侵害案件中,多不乏權勢性侵的類型;更甚者,不少權勢性侵被害人到頭來還常被世人指涉為:「假被害、真小三」,甚至反指為「仙人跳」的設局人或共犯。

律師:檢方認定就算數

宏緯法律事務所鄧為元律師表示,權勢性侵是指依《刑法》228條:「對於因親屬、監護、教養、教育、訓練、救濟、醫療、公務、業務或其他相類關係受自己監督、扶助、照護之人,利用權勢或機會為性交者…」即無論行為人與被害人有無血緣或法律親屬關係,只要經檢方認定行為人利用被害受自己監督、醫療、公務、業務等權勢或機會為性交者,便可構成違法要件。

宏緯律師事務所所長鄧為元律師。(鄧為元提供)
宏緯法律事務所鄧為元律師表示,只要經檢方認定行為人利用被害受自己監督、醫療、公務、業務等權勢或機會為性交者,便可構成違法要件。(資料照,鄧為元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228條應可視為我近年比照人權主義先進國家,在《刑法》第十六章「妨害性自主罪」增修條文的一大進展!自此以後,「驗傷單」不再是性侵害受暴的唯一鐵證;而面臨性侵者的暴力威脅,被害人亦大可不必只能在生命與貞操之間擇一保全。

即有了權勢性侵相關法條的依據,檢察官與法官便可衡酌原告與被害人之間,是否存在令被害人「明明不想要,卻又不敢不從」的長期利害關係;再參酌其他相關人證、物證(實務上權勢性侵案被害人往往不只一人;物證則可能包括被害人日記、錄影、錄音等),便有機會讓那些自以為能仗著權勢為所欲為的「權狼」現形伏法。

性侵被害人 不敢向外聲張、求援

無奈現實與理想之間的鴻溝,往往超乎我們的想像。事實證明,由於權勢性侵疑似案件相較於強制性交、亂倫性侵等案件,取證更加不易,多數權勢性侵被害人因畏於行為人權勢,不敢向外聲張、求援;部分行為人與被害人在外人眼中,可能只是對應在道德上各打50大板的「野鴛鴦」。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10
 

影響所及,根據內政部統計處資料,近年國內警方雖每年平均都破獲3、4000件妨害性自主案件,但移送罪嫌多為性交猥褻、對幼性交、共同強制性交或強制性交,其中權勢性侵移送案件數,至少已連續6年掛零;可見《刑法》228條雖在國內婦女團體引頸期盼下誕生,眼前充其量也只是隻滿口缺牙的老虎罷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03

「連說#Me Too的勇氣都沒有」權勢性侵受害者究竟怕什麼?

很多人都搞不清楚,多數權勢性侵者一方面對施暴者恨之入骨,一方面又對真相遮遮掩掩的理由,「究竟她們在怕什麼?」示意圖非當事人。(龍德成攝)

很多人都搞不清楚,多數權勢性侵者一方面對施暴者恨之入骨,一方面又對真相遮遮掩掩的理由,「究竟她們在怕什麼?」示意圖非當事人。(龍德成攝)

「聽別的女孩述說自己曾遭性侵的往事,我表面鎮定,卻難掩內心澎湃,只因我連說『Me Too』的勇氣都沒有!」身為律師界的後起之秀,外人眼中「薔薇」的專長就是為受暴婦女伸張正義,殊不知她也是「Me Too」成員之一。很多人都搞不清楚,多數權勢性侵者一方面對施暴者恨之入骨,一方面又對真相遮遮掩掩的理由,「究竟她們在怕什麼?」

林奕含遭遇 喚醒女性意識

說「Me Too」(我也是)有多難?提起台灣Me Too風潮的源起,多數民眾可能以為,無非是女作家林奕含去年初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後震驚文壇;奕含又於作品出版不久即自殺身亡的激烈舉措,隨即引發曾有類似遭遇的國內女性決定不再隱忍,進而相繼自爆自己的故事。

游擊文化表示,他們的聲明不是要求大家向任何個人究責,也並非想追求銷量,而是希望透過有人持續閱讀本書,能夠使奕含所承受的深沉黑暗被理解。(取自林奕含臉書)
提起台灣Me Too風潮的源起,多數民眾可能以為,無非是女作家林奕含去年初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後震驚文壇。(資料照,取自林奕含臉書)

惟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搖搖頭說:「其實不是這樣!」林奕含事件雖令台灣對「權勢性侵」,掀起了一陣前所未有的話題討論,然而隨著奕含的香消玉殞,以及其指控的「狼師」不但躲過法律制裁;又所謂的輿論、道德壓力,更有如過眼雲煙飄然即逝,看在曾有類似遭遇的權勢性侵被害人眼裡,只是對台灣社會更加失望,進而選擇繼續噤聲。

第一時間,薔薇也是多數選擇繼續沉默的一員,「多年前,我曾被業界某大前輩連續性猥褻的事…,我以為早已封存在記憶中;但看了林奕含的書,我內心的傷口又開始隱隱作痛…」、「但想想林奕含的受暴程度比我嚴重多了,何況她不僅字字血淚地將被害過程細節出書公諸於眾,最後還不惜以死明志,仍未能換來『正義』兩字!我還能奢求什麼?」

法律界大老騷擾 女律師慟憶往

問美麗又懂法律的薔薇受害當下為何不說?她表示,那種感覺真的很複雜、很難說清楚…,正因當時對方已是法律界頗具名望的前輩,而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實習生,年齡、學識、專業與身分的差距,或者加上原先她對前輩的印象並不算太差,萬萬想不到已婚的對方,竟會趁事務所四下無人之際對她伸出狼爪。

20180705-性侵害、性騷擾情境圖。性騷擾、性侵(曾定嘉攝)
薔薇萬萬想不到已婚的對方,竟會趁事務所四下無人之際對她伸出狼爪。(曾定嘉攝)

「第一次被欺負,我非常氣憤,原想不顧一切揭發前輩衣冠禽獸的真面目!」、「然而此時我卻發現,這個人根本就是『慣犯』,且除了已婚身分,當時還是同間事務所一名單身學姐的地下情人…」

薔薇說,她最後選擇自認倒霉,只是盡快找理由結束事務所實習,離開是非之地的原因主要有二,其一是很擔心自己沒憑沒據的指控(因為事出突然,沒有錄音、錄影等搜證,更缺乏人證),根本不會有人相信;其二則是害怕一直對自己呵護有加的學姐,萬一誤會她想藉此爭風吃醋,事情就更難收拾了。

紀惠容:低階層、年紀小、弱勢更易吃虧

紀惠容說,薔薇的想法與做法在保守的華人社會中相當典型,且試想就連擁有高學歷甚至專業知識的女性,碰到權勢性侵事件,有些人尚且都只能選擇吃悶虧;一旦身處社會中低階層、年紀更幼小,或因病痛、身心障礙等原因更居弱勢的人有了同樣遭遇,結果會怎樣?就可想而知了。

20170906-勵馨基金會「2017勵馨V-Men Run-讓愛發光 暴力閃邊」記者會,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陳明仁攝)
紀惠容說,身處社會中低階層、年紀更幼小,或因病痛、身心障礙等原因更居弱勢的人有了同樣遭遇,結果會怎樣?就可想而知了。(資料照,陳明仁攝)

正因如此,台灣Me Too非但未在林奕含事件後立即發酵,且直到去年10月好萊塢王牌製作人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揭露涉嫌性侵及性騷擾數十名女星;接著美國女星艾莉莎米蘭諾(Alyssa Milano)也在推特發文,呼籲受害女性以「Me Too」為題為自己的遭遇共同發聲,即在全球掀起一波波反性侵、反性騷Me Too浪潮長達5個月之後,國內才第 一次有了動靜。

2018年6月5日,好萊塢名製片人、色魔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首度為自己被指控的性侵罪名出庭(AP)
去年10月好萊塢王牌製作人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揭露涉嫌性侵及性騷擾數十名女星。(資料照,美聯社)

紀惠容說,台灣首波Me Too風潮,是在2018年3月10日,也就是林奕含整整逝世10個月又10天,在全球姊妹們一波波激勵下,一名高雄市女網友內心的傷口終於火山爆發。這位網友匿名在臉書《爆料公社》轉發貼文,揭露其多年前及多名同儕還是高雄某國中體操隊成員時,曾遭附近國小專任體操教練於其家中、體操館、汽車旅館等處多次性侵得逞的細節,隨即還獲得多名受害者隔空甚至跨海呼應與迴響。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9
 

體操教練性侵 30年後才敢說

雖然上述爆料即便是事實,也已是將近30年前的「陳年往事」了!然而想想在90年代純樸南台灣的校園,竟然就有此等令人啞然、勁爆、羞愧、不恥…的醜聞發生,還真是令人既氣憤,又有幾分不敢置信,「若被教練侵犯的女學生這麼多,為什麼沒有一個人敢告訴父母、導師?究竟這些孩子在怕什麼?」

為了讓大家瞭解受暴者的心路歷程,更為了揭發權勢性侵施暴者及整個共犯結構,到底為什麼能將看似溫室中花朵的體操隊女孩,當成路邊無人看管的小花,只憑自己一時興起,便任意採摘、踐踏… ,投訴者特以「台版Me Too受害者在怕什麼?」為題,洋洋灑灑寫下3600字心聲公諸於世。

女學生 教室(示意圖/すしぱく@pakutaso)https://www.pakutaso.com/20160605169post-8176.html
投訴者特以「台版Me Too受害者在怕什麼?」為題,洋洋灑灑寫下3600字心聲公諸於世。圖為示意圖,人物與事件無關。(取自すしぱく@pakutaso)

她哀哀控訴,在那個剛剛解嚴的年代,多數人包括家長在內看到老師無不畢恭畢敬,且多認為:「老師不但對學生擁有絕對的權威,且有權體罰學生」也就是說,當時絕大多數學生看到導師,就像老鼠看到 貓,所謂師生情感除了畏懼還是畏懼,「更何況我們常看到色鬼教練與導師有說有笑,兩人成天麻吉麻吉,又怎敢向導師告知被性侵的實情?

接著,也是權勢性侵最可怕的一點,那就是或許對一般家庭子弟而言,進體操隊只是興趣罷了,反正學得成就學、學不了就走人,但對弱勢家庭子弟來說,透過體操練出成績保障升學,哪怕只是將來可以念個體專,都是不可多得的機會。所以多數弱勢家長都會對孩子念茲在茲:「絕對不可以得罪教練!」所以,原本想向父母求救的孩子,常又把嘴邊的話吞了回去。

權勢性侵者 共犯結構視而不見

更令人痛心的是,認真研究起來,任何一名權勢性侵施暴者往往都不是靠一己之力,就能隻手遮天;更甚者,權勢所在,權勢之狼四周不但常存在著層層牢不可破的共犯結構,這些人還有可能同樣為了個人私慾,不惜為「狼」圍事、與「狼」共舞,或佯裝對其衣冠禽獸的行為視而不見、見而不覺。

20180705-性騷擾示意圖。性騷擾、性侵(龍德成攝)
權勢之狼四周不但常存在著層層牢不可破的共犯結構,這些人佯裝對其衣冠禽獸的行為視而不見、見而不覺。(龍德成攝)

隨著歲月的流逝,當年體操隊疑遭蹂躪的小女生,一個個早已成了年近半百的「歐巴桑」,而她們指控的教練,更是退休多年的暮年老人…,平心而論,任憑福爾摩斯再世,如今想要還原當年這樁權勢性侵性疑雲的事實真相,也有相當的難度,更別提要懲治施暴者、還受暴者什麼公道了!?

惟試想,若投訴者早些覺醒,這股台灣Me Too風潮能更早湧現,讓企圖仗著權勢性騷擾、性侵害者,乃至於其身邊的共犯結果體會到,「權勢並非無所不能、勢弱者也不是好惹的!」將有機會減少無數無辜者受害、平白葬送原本可以擁抱無數美好的一生;也或者,夜深人靜之際,薔薇會是笑著的、奕含也還活著…。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1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