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檢市場防疫漏洞1》為何疫情一點就燃?盤點北農被長期冷藏的4大問題

標榜「貨真價實」、「俗擱大碗」,過去很多民眾愛逛的第一果菜批發市場,自疫情爆發後客源大量銳減。(洪敏隆攝)

今年5月中新冠肺炎本土疫情大爆發,台北兩大批發市場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北農)市場與環南市場群聚事件不斷,一度衝擊民生經濟,引發民眾恐慌,如今這波疫情進入尾聲,回頭檢視在農產品集散與運銷扮演重要角色的批發市場,成為防疫漏洞,問題出在哪裡?

7月13日微解封首日,來到台北第一果菜批發市場,外面的富民街流動攤販有很多客人上門買菜,裡面的果菜零售批發市場,原本人聲鼎沸的場景卻不復見,客人稀稀疏疏,攤商悶得發慌,幾乎都在低頭滑手機消磨時間。

疫情影響劇烈 果菜市場攤商營業額大跌7成

「北農爆發疫情後客人幾乎都不來了,加上外面許多餐廳沒營業或需求減少,營業額下滑至少7成。」果菜市場承銷商、甲棧水果行老闆娘許惠熒感傷地說。

許惠熒說,以前凌晨3、4時跟果農進貨轉賣,一直招呼客人要忙到中午都不得閒,現在一個上午來客數僅個位數,很多來客甚至堅持不進來要在外面交易,「以前忙碌卻很踏實安定,現在是窮忙卻又惶恐不安,不知何時才能好轉。」

20210720-甲棧水果行老闆娘許惠熒感慨受疫情影響,生意大不如前。(洪敏隆攝)
甲棧水果行老闆娘許惠熒(左)感慨受疫情影響,生意大不如前。(洪敏隆攝)

同樣受到疫情影響、與一市相隔數百公尺的環南市場更慘,7月6日在休市3天後重新營業,自治會長林勝東說「營業額掉了9成」,隔了1周到微解封日仍未改善,一名攤商老闆說:「1天來環南的客人加起來可能都沒有攤商多,很多攤商1天賣不到100元,乾脆不營業繼續休息。」

批發市場是農產品供應鏈中重要一環,與民生息息相關,透過批發市場公平的交易機制,保障農民及承銷雙方,亦使市場價格達到均衡,避免價格受到人為控制。台大農經系教授雷立芬說,批發市場雖然整體銷售量、交易量有下降趨勢,但有其存在的價值及必要性,提供農民在超級市場通路外另一個選擇,農民也可以參考供應商要購買價格的訊號。

20210706-衛福部長陳時中(左二)、環南市場自治會長林勝東(左三)6日一同視察重啟營業的環南市場。(顏麟宇攝)
環南市場自治會長林勝東(左三)6日陪同衛福部長陳時中(左二)視察重啟營業的環南市場。(資料照,顏麟宇攝)

然而,在這一波疫情,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第一果菜批發市場(通稱一市)、第二果菜批發市場(二市)累計超過100人確診,環南市場也約100多人,新北家禽市場也有19人。原本是很多人愛逛,可以挑選到很多價美物廉農產品的批發市場,卻成了民眾擔心不敢去的地方。

其中,疫情最早爆發也影響最鉅,掌管全台灣蔬果供應近3分之1的北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20210720-SMG0034-N01-北農防疫4 大漏洞
 

「貿然休市不是選項」 長期管理鬆散成染疫引信

曾任職北農多年的農產運銷專家、《水果政治學》作者焦鈞指出,北農經營設立的母法《農產品市場交易法》開宗明義就闡述「農產品批發市場屬於公用事業」,這也是政府一直不能退出這家公司原因,因為一旦shut down,不僅廣大農民可能得吃土,民眾買蔬果權益也將受損。這也是當百貨公司出現確診案例,就要提早關門消毒甚至3天不能營業,然而北農確診人數激增,政府卻不願北農貿然休市的原因。

「既然如此,就應體認北農在防疫規範的戰略性及重要性不應亞於醫院。」焦鈞批評,北農每天進出數千到上萬人,儼然是個大型社區,從公衛角度來看,應在社區做防疫阻隔,經營管理高層卻未意識到病毒已進入「我的社區」,相關防疫配套沒有執行或落實,在這事件落幕後應該檢討追究責任。

焦鈞認為這與北農長期以來積習已久的管理鬆散有關,他以造冊名單無法落實為例,北農可以區分為內場「拍賣批發」及外場「零售批發」,負責拍賣的內場猶如批發市場的心臟,雖然與外場相比是更加擁擠熱鬧,但是一般人不能隨意進出,進出者都需要出示承銷證照,具有高度封閉性,造冊也應該比傳統市場容易。然而可能因為管理很隨便已成陋習,對於人員進出是「看證不看人」或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台灣疫情不是今年才發生,但顯然北農沒有超前部署,因循苟且,導致北農從今年6月底才開始造冊,且有不少匡列漏洞原因。

20210720-第一果菜市場的人潮管制。(洪敏隆攝)
第一果菜市場自疫情爆發後實施人潮管制。(洪敏隆攝)

環境老舊超載 人流混雜「造冊難抓人」  

農委會副主委陳駿季坦言,他在處理北農疫情事件時也看到這個管理盲點,承銷人出入拍賣場要出示承銷證,但過去疫情未爆發前,常常是一個承銷證是帶4、5人進入,裡面也不乏沒事湊熱鬧的人,以致人員造冊只能掌握到承銷商的員工,無法全面掌握。

陳駿季說,在ICT、IOT技術都已那麼普遍情況下,應該懂得善用資訊科技做人流管制,目前北農已經採用台北通,類似悠遊卡的進出管制,不會增加承銷商出入麻煩,卻能更加掌握人流秩序。

批發市場環境是另一個問題,不只腹地狹小、空間及設備老舊不敷使用,一市是在1974年設立,40多年前設計的每天最大到貨量是600噸,現在已經達到每天超過1倍的數量,遠遠超過原規劃的最大吞吐量;一市每天平均進出2.5萬人次,假日3萬人次,雖然在疫情後有降至1.6萬人次,但空間仍顯擁擠。有不具名的承銷商說,這市場老舊且缺乏恆溫空調,蔬果容易腐爛、保鮮期也會縮短,冷藏庫空間不到1000坪,在僧多粥少下,很多承銷人只好去外面另租冷藏庫使用。

20210720-農一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的建物老舊、環境髒亂。(洪敏隆攝)
北農一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的建物老舊、環境髒亂。(洪敏隆攝)

陳駿季認為,北農對周遭環境不是那麼在意也必須改進,例如廁所1天只清洗1次是否足夠;另外北農有一些包裝場,「休息時間卻沒有特定的休息場域,導致工作人員容易聚在一起,這些都是破口」,如果員工在包裝場能有個休息規範及休息空間,才能更加容易控制管理。

運銷制度改革停滯 遊走黑數成防疫破口

「我們蔬果搬運還是維持民國50年代的勞力模式是非常荒謬愚蠢。」焦鈞說,夏天熱得要死,每次看著貨車司機、隨車搬運小弟,南北奔波,幾百箱菜班上搬下,內褲都可以濕透3次,政府卻因為以農民擔心增加成本及空間而不推行堆高機作業,設置省工搬運棧板,整個蔬果運銷制度保守,不肯聽進去進步聲音,提升效率,每年派人去日本 、荷蘭考察,卻沒有真正將別人值得學習採用的方式納入。

也因為需要勞力的工作眾多,不論是搬運、分菜,除了很多是依賴人力公司派遣的卸貨工,還有許多是由失聯移工協助搬運或分裝,難以溯源其身份,也成為批發市場疫情爆發的另一個漏洞問題。

有承銷商透露,這些「黑數」的失聯移工都是四處遊走,而且並不合法,當政府要求提出批發市場造冊名單,很多承銷商是找其他人的名字「灌水」,很多該被匡列的「黑數」不在其中,有些失聯移工也想接受PCR、打疫苗,卻擔心被政府「抓走」而選擇繼續隱匿。

20210720-第一果菜批發市場還是有很多承銷商忙著裝卸貨。(洪敏隆攝)
第一果菜批發市場還是有很多承銷商忙著裝卸貨。與新聞個案無關。(洪敏隆攝)

曾擔任北農董事的248農學市集召集人楊儒門說,台灣有很多失聯移工、家庭看護工、來台依親或工廠移工,有一大票在「法律上不合法」的人在果菜市場從事工作;他強調「硬體很容易改變,人是軟體卻很難改變」,禁止這些人工作對農民沒有好處,且每個人都應有生存下去的權利,如何讓他們可以接受PCR、注射疫苗,不剝奪他們權利,才能真正落實防疫。

拍賣成大型群聚現場 疫情曝光產銷制度漏洞 

傳統拍賣制度造成無法保持社交距離及群聚風險,是第4個漏洞問題。雷立芬認為,拍賣過程應研議是否一定要這麼近距離看貨,有無可能用視訊方式,不需要這麼近距離接觸,政府也應大力推廣預約交易,讓承銷人跟供應人約定的期貨概念,減少人潮聚集的情況。

雷立芬說,這次北農疫情暴露出很多產銷制度問題,如何改善?過去都有很多討論,這次疫情也是個契機,危機就是轉機,將過去考慮可行的方式,應更積極推動,相信過去碰到的阻力會稍微緩和,大家也比較容易接受。

焦鈞也認為,國外批發市場都已演變成物流中心,而不是拍賣交易平台,當別人都已經進化到虛擬的電子商務平台,北農最讓人詬病是仍把自己當作交易平台,而且是最原始的交易平台。

力推預約交易 市場處坦言有先天限制

陳駿季說,大力推廣預約交易是政府未來努力目標,北農從今年3月就開始推動預約交易,受疫情影響採用預約交易的情況有明顯提升,這也是農委會推動批發市場實名制的原因,當這制度做好,生產跟承銷有更好互動,就有機會改變批發制度。此次遇到疫情是個改變的機會,希望透過後疫情時代,改變消費習性,對整體產銷建立不一樣的模式,推動正向的質變。

台北市市場處副處長高群荐說,全國批發市場有落實農產品批發交易只有台北果菜市場,這市場存在有歷史因素,做調整有先天限制,透過預約交易降載是努力目標,會針對能做的改變先去執行。

20210720-第一果菜批發市場堆的貨物遠遠超過客人。(洪敏隆攝)
自疫情爆發後,第一果菜批發市場堆的貨物遠遠超過客人。(洪敏隆攝)

北農是台灣蔬果產銷最重要的批發市場,維繫北台灣民生蔬果用量、也是全國設定蔬果拍賣參考價格,不論是生產端農民的生計或是消費端數量能否滿足民眾需求,都扮演非常重要戰略角色,任何風吹草動都可能影響民心,一旦失守更可能成為國安問題,也是北農在疫情爆發後,中央及地方政府都認為不能停業原因。

然而,既然知道攸關國安的重要性,但卻從北農群聚染疫事件風暴不斷擴大才做善後,顯然沒有做到「超前部署」,不只暴露北農公有化卻未企業化的鬆散漏洞的管理機制,政府對於整個產銷制度、人力結構及環境設備,缺乏長遠的規劃及專業的考量,若不能痛定思痛,從制度、環境、人員管理大刀闊斧改革,未來面臨的「國安危機」恐會一再上演。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