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法庭直擊!「保護級」視訊開庭嚴防側錄 「限制級」實體開庭保持距離

司法院官員說,司法院完全尊重法官的審判獨立,要視訊要實體由法官決定。示意圖。(資料照,取自司法院人民觀審宣導影片)

台灣在新冠肺炎三級警戒之下,法院根據6月25日公布實施的《傳染病流行疫情嚴重期間司法程序特別條例》(下稱《特別條例》),可以透過視訊審理案件。但一直習慣「聽其言觀其行」的法官們,要他們突然直視冰冷的視訊畫面時,卻好像找不到籃框的射手一樣,尋不到真相;大多數法官只能延緩開庭等待解封或是冒著染疫危險實體開庭。

因應疫情爆發,全台三級警戒,司法院5月15日下令台北市、新北市的法院暫緩開庭,5月19日更宣布全國法院緩開庭,除非是具時效性(如已定期宣判或羈押中被告案件)、緊急性(如有滅證、脫產之虞必須證據保全的事件)或有其他必要性的案件可以開庭。就在當時,雙北的法院或檢察署接連爆發機關內員工或家屬染疫,法院上下人心惶惶,能不開庭就不開庭,要開庭的話就採取視訊開庭。

三級警戒下再不開庭,法院會被案子壓到當機

可是,三級警戒什麼時候結束?司法院高層這下緊張了!從去年3月出現疫情以來,司法院對疫情下的司法各層面因應雖有討論,但在「三級警戒」開始之後,才真正面對這個可怕的後果,如果法院不開庭一直持續下去,就會被案子壓到整個當機,周轉不起來了

司法院官員說,「全國各級法院光是去年1整年受理的民事、刑事、行政加上少年及家事案件就有337萬件,要判刑期的刑事案件就有55萬件」,但法官只有2200人上下。

「這是災難!」1位高院民事庭法官說,「平常上班日除了吃飯、睡覺、洗澡、坐車外,就是開庭、寫書類,求結案;例假日一般是加2天班,如果只加1天,是因為家裡鬧革命,不休假不行了。」沒有三級警戒就這麼慘,三級警戒後更慘,複雜的案子不開庭怎麼結,雖然有延長辦案期限,但新案子照樣分,舊案子不結,就真得轉不動。

怎麼辦?「加班!趕快結啊!」他苦笑著說,「這裡前陣子有員工家屬染疫,辦公室消毒當天沒有人,但是隔天假日就有法官來加班了,案子結不了比新冠肺炎還可怕」。

作者指出,疫情狀況嚴峻,因此為面對6月中旬後院檢機關大量開庭,考量院檢人力不足或避免傳染風險,必然會有短時間適應或調整的問題,建議院檢機關宜加強網路公告。(示意圖/取自Pexels)
司法院官員說,「全國各級法院光是去年1整年受理的民事、刑事、行政加上少年及家事案件就有337萬件,要判刑期的刑事案件就有55萬件」,但法官只有2200人上下。(資料照,取自Pexels)

視訊審理畫面模糊、速度慢、會斷訊,要多花1.5倍至2倍的時間

法官要開庭審案、結案,民事案件可以靠視訊跟律師、跟當事人開庭;刑事案件要靠視訊卻碰到1條鐵律-《刑事訴訟法》第281條第1項規定,被告不到法庭不得審判。司法院官員說,通緝犯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一定要到案在法庭被審理才能判刑。《特別條例》就是要解決這項問題,法官在疫情爆發、「封城」狀況下審理刑案時,只要被告同意視訊就可視為到庭接受審理。

可是問題來了,長久以來,法庭被視為戰場、劇場,戰場是要辯真相、較真理、爭正義;劇場是負責攻防的檢辯雙方對事實說明要簡單扼要,引經據典要條條在理,口條要好,更要會演,才能扭轉乾坤,讓法官天平傾向這一邊。但在疫情之下,全被一個冰冷的視訊畫面取代了,這成了視覺上與心理上的大問題。

法庭負責裁判的法官不滿意,在法庭進行防禦、攻擊的檢察官或律師或被告也覺得麻煩。看螢幕很失真,畫面模糊、速度慢、會斷訊,開庭要多花1.5倍至2倍的時間。

在法庭進行防禦、攻擊的檢察官或律師對於視訊審理也多有不滿。看螢幕很失真,畫面模糊、速度慢、會斷訊,開庭要多花1.5倍至2倍的時間。(司法院提供)
在法庭進行防禦、攻擊的檢察官或律師對於視訊審理也多有不滿。看螢幕很失真,畫面模糊、速度慢、會斷訊,開庭要多花1.5倍至2倍的時間。(資料照,司法院提供)

律師抱怨不能與當事人充分溝通 法官「聽其言觀其行」派不上用場

律師抱怨不能跟當事人充分自由溝通,說到底,攸關勝訴的臨場應變,有可能因慢了半拍而風雲變色。法官也有話要說,法庭基本功「聽其言觀其行」都派不上用場,看不清當事人的表情,也怕聽不清當事人的陳述,更不可能當場戳穿謊言。

《特別條例》6月27日公布實施後,台北地區1位刑事庭資深法官表示,被告若不願意開視訊,如果有律師,他會說服律師取得被告同意,再不行,只好實體開庭了。另1位法官說,真得要看案情,還要看自己,他審理1件車禍案,認為證人證詞很關鍵,他就不敢用視訊開庭,一定要在法庭face to face。

被告太多,案情複雜又重要,就只好暫緩開庭了,例如台北地方法院審理前總統馬英九涉及的三中案就一延再延,言詞辯論從6月延7月,現在又要延。1名高院法官說,一切以結案為原則,可以問的先問,可以查的先查,等於分階段完成,辦案期限前,如果還沒解決再實體開庭。

防側錄將開庭內容外洩 特殊案件難視訊

司法院官員說,司法院完全尊重法官的審判獨立,要視訊要實體由法官決定。不過,司法院為防範法官百密一疏,製作辦案手冊提醒法官哪些案件不適合使用視訊開庭,例如:不公開審理的性侵案、國家機密案、營業秘密案等,主要就是防杜有心人側錄將開庭內容外洩。

其次,擔心當事人勾串或威脅被害人的案件,美國密西根州就曾發生法官視訊開庭時,檢察官當庭指出被告與被害人視訊背景神似,查出被告竟在同處要脅被害人做出有利被告的證詞。

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此次因應疫情爆發快馬加鞭推動《特別條例》立法,在立法院三讀通過當天,緊急通令各級法院精算法庭的開庭最多人數,要求嚴格執行人員管制,就是要讓生命安全與司法正義在法庭內找到平衡點。

實體開庭不忘社交距離 設置隔板、梅花座

官員指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規定三級警戒「停止室內5人以上、室外10人以上之聚會」,其中「聚會」不包含各級法院開庭的人數。所以,司法院通令各級法院要進行實體開庭時,必須是「限制版」的開庭,依據社交距離(1.5x1.5=2.25平方公尺)精算各法庭的容留人數,法庭內設置隔板,旁聽區設間隔座、梅花座,如果法庭人數爆量,必須設置延伸法庭。

台灣高等法院刑事庭7月5日審理1起17歲少女慘遭焚屍棄屍案,法官提訊在押的2名被告在1間84平方公尺的法庭開庭審理,這間法庭在高院屬大型法庭,畫分為法庭區及旁聽區,可容納37人,但要維持法庭威嚴,控制在25人左右。結果,當天開庭,法官、律師、檢察官加書記官、通譯及法警,還有2名被告,旁聽席1名記者,總共16人,符合人數規定而順利開庭。

20200331-通姦除罪化言詞辯論於31日開庭。(盧逸峰攝)
司法官員指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規定三級警戒「停止室內5人以上、室外10人以上之聚會」,其中「聚會」不包含各級法院開庭的人數。示意圖。(資料照,盧逸峰攝)

台灣在疫苗接種率還沒有達標前,法院為解決案件只能大量運用視訊方式進行裁判。無論開庭有越來越進步的E化視訊,或是走傳統模式的實體開庭,萬變不離其宗,法官們千萬不能忘記,他們的工作本質就是在法庭中找出真相,實現正義。

看更多【新冠肺炎疫情】最新報導:https://bit.ly/3aAQ9d6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