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教改進行式1》台灣苦推數位教育10年仍落後世界 全國停課因禍得福成轉機

透過數位工具協助教育已是國際趨勢,但過去台灣在教育現場使用數位教學的比率卻偏低,這個現象,在突如其來的遠距教學後得到一絲轉機。圖為示意圖。(資料照,均一教育基金會提供)

2021年,人類在Covid-19疫情底下求生已經超過1年,台灣也迎來第二波衝擊,全國高中以下超過238萬名學生首度面對實體課程全面停課,卻戳出巨大的數位落差,過去因科技產業享譽世界的台灣,在教學現場落實使用數位工具的比率,卻遠低於OECD平均,在國際研究、相關案例不斷證實數位工具有效協助學習的情況下,這段推著所有人上雲端的遠距教學,也讓台灣教育迎來數位轉型的契機,幾乎是一段疫情下的雲端教改。

隨著網際網路普及、發展超過了20年,各式載具、介面的演進也在人類生活的各個環節激起變化。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2013年時,便發布透過行動載具協助學習的政策建議,2015年的《仁川宣言》與《青島宣言》裡,更明確指出透過數位、資訊資訊科技,來幫助達到「確保包容和公平的優質教育」、「讓全民終身享有學習機會」和「減少社會上、國際間的不平等」的2030教育目標,國際對於透過數位工具扶助教學,已經形成一股無法回頭的趨勢。

國際趨勢下官方用力推 台灣數位教育卻仍低於國際平均

在這波浪潮下,由教育部建置的因材網於2017年正式上線,這個由教育學者、人工智慧專家、學科教師等共同建置的平台,主要目標是透過個人化的診斷測量工具,更有效地知道中小學學生學習弱點,其中一項應用便是對於弱勢學生的輔導;對於學習成就落在後3分之1的學生,需由學校給予補救教學後,再參加學習扶助評量,其中,教育部在2020年首度統計,補救過程有無使用因材網協助,對於學生通過補助測驗的影響。

結果出現明顯差距,在國文科部分,使用因材網協助超過4小時的學生,通過測驗率為56.4%,未使用的學生則只有36.5%;同一個數字在數學科的差異,有使用者是54%、未使用的學生僅有27.6%;來到英文科部分,則為54%與30.7%的差距。

20210711-透過學習扶助成長測驗結果顯示,使用數位工具協助教學,確實有效提升學生學習。(教育部提供)
透過學習扶助成長測驗結果顯示,使用數位工具協助教學,確實有效提升學生學習成效。(教育部提供)

「這是第一次有全國數據,可以看到科技協助下的效果很好,成效大多升了2成!」參加這次評量的學生總數,總共有33萬人,其中使用因材網的人數,雖然只有1萬7000人,但看在教育部資科司長郭伯臣眼裡,結果已足夠振奮人心,「這證明如果能善用科技工具,在同樣教學時間內,可以幫助學習成效改變。」

「像小學五年級的A學生,如果這個題目不會,系統就會自動往下搜尋給他其他試題,看是他二年級,還是三年級的那個單元沒學好,並指出建議學習路徑,換成B學生,又會有另外的路徑。」打開因材網介面,郭伯臣講解得口沫橫飛,熱切地分享數位工具如何讓學習更有效率,「A、B需要的補強都不同,只有一個老師要教兩人會有麻煩,就可以透過系統協助,也不用浪費時間在已經會的東西上,就是所謂因材施教。」

20210711-教育部因材網在人工智慧的演算下,可算出不同學生的學習路徑。(教育部提供)
教育部因材網在人工智慧的演算下,可計算出不同學生的學習路徑。(教育部提供)

數位浪潮已是趨勢,官方也提出工具大力推動,然而,2018年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的教學與學習國際調查(TALIS)卻顯示,儘管台灣超過半數教師曾受過資通訊科技訓練,但來到課堂實踐上,各階段教師讓學生透過數位科技完成專題的比例,卻皆不足3成,遠落後於國際平均的4-6成。

以晶片、半導體享譽國際,號稱科技島的台灣,在教育上的數位轉型與落實,又是為何如此牛步?

教育資源夠豐盛、教學方法不用改 台灣教師缺轉型動機

阻礙教育數位轉型這個巨大願景的因素,其實是最基礎的技術障礙,就已經嚇跑了不少第一線教師。

談到使用數位工具,任教於宜蘭竹林國小的蔡孟耘,過去也是一個頭兩個大,「上面有太多無法解決的問題,像是要在學校用,忽然就連不上網,或者小孩說他們平台登不進去,尤其這種問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啊。」

蔡孟耘不是沒有試過在紙本的教學裡融入科技,甚至她跟以IT技術為主的教育噗浪客社群、線上平台學習吧團隊都相當友好,對方也常常熱情地勸說她,但開始嘗試後,學生帳號無法登入、文字輸入失敗,或上課到一半時電腦開始跑更新,問題接二連三襲來,滿屋子小學生亂成一團,讓她嚇得從此卻步。

20210711-線上平台學習吧團隊到校園裡推廣數位教學。雲端教改進形式專題配圖。(學習吧提供)
對數位教學相關的推廣過去並不少,但許多老師仍望之卻步。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資料照,學習吧提供)

政大附中數學老師陳穎希則指出,過去鮮少使用數位工具的原因之一,在於沒有必要,可以實體見面時,就沒有誘因使用,而對於需要大量手寫、討論的數學題目來說,用電腦批改作業只能說很不方便,「我叫學生拍照過來,常常都是奇怪的檔案格式,或者照片模糊、很暗,就算拍對了,講解一題也要來來回回不斷拍照,得花很多時間。」

學習吧策略總監陳逸文推動數位協助教學已有多年經驗,他則指出,另一個難以推動的原因,是台灣教育資源其實很「豐盛」,學生要取得教科書、參考書非常容易,或者在學校聽不懂時,也很方便就可以找到補習班、家教,「所以老師照原本的教法來就好,不太需要學習新事物、做數位融入。」

資源充足到不用改變的教育環境,加上繁瑣的技術障礙,就這樣卡住了數位教學的腳步。郭伯臣也指出,在過去的情況下,確實不少老師覺得自己的教學已經很充實,完全沒有需要嘗試運用科技。

疫情下全國強迫升級 資深教師頭一遭體驗當網紅

然而隨著疫情二度爆發,教育部宣布全國學校自5月19日起停止實體到校、轉為遠距教學後,陷入泥濘的數位轉型陡然光速躍進,迎來一絲契機。

師大附中化學老師江清釗教書已經30個年頭,過去不是沒遇過教育部、學校舉辦的線上教學推廣,但始終不覺得會真正派上用場,沒想到半輩子的教學生涯,卻在這一個月來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

朝陽科技大學KTV群聚案發生後,市府對校內及周邊環境進行大消毒,另外設在學校的前進指揮所,為學校師生快篩其中29名快篩陽性個案經過PCR核酸檢測,全數為陰性。市長盧秀燕22日宣布,進指揮所任務已暫告一段落。雲端教改配圖。(圖/臺中市政府)
突如其來的遠距教學,讓不少教師習以為常的教學模式徹底改變。圖為示意圖。(資料照,台中市政府提供)

「我花了快1萬塊買捕光燈、鏡頭、觸控筆,真的就像網紅一樣。」電話那頭的訪問聲音格外清晰,江清釗說,那是因為他戴上了Podcaster專用的高規格耳麥,要投資夠好的設備,教學時的聲音才不會混濁。

這段時間以來,江清釗已經跟學生建立模式,先在Line群組蒐集提問,再統一時間透過Google Meet解題,同時也把過程錄影,供需要的學生隨時觀看,如今一面期盼著實體復課,他心中也一面思索,未來可以把這套模式繼續使用下去,除了時間上更有彈性以外,有能讓進度落後的學生有機會跟上。

同樣情況也發生在蔡孟耘身上,過去覺得科技、資訊文章生硬難懂的她,卻在停課後徹底栽進雲端世界,整整2、3週沒日沒夜地上網研究攻略,學怎麼用Jam Board帶課堂討論、研究不同訊號源的影音在Google Meet上會怎麼呈現,「真的很沉迷,我以前還會做飯、縫紉,那時都不管了。」

以前她連耳機音訊都搞不定,現在已經申請了教育部的科技輔助自主學習計劃,期盼等載具到位、實體復課以後,延續科技協助的教學模式,「數位教學這見識,我覺得自己已經回不去了。」

20210711-政大附中老師陳穎希在疫情下,開始熟練數位工具進行教學。雲端教改進行式配圖。(陳穎希提供)
政大附中老師陳穎希在疫情下,開始熟練數位工具進行教學。(陳穎希提供)

「這個轉換,代表每位老師都親自展現108課綱所說的終生學習能力。」站在官方角度,郭伯臣甚至看到上了年紀的族語老師,也毫不畏懼地學習線上教學,他認為,台灣能在短短1、2週內就站穩腳步,除了老師素質高以外,也倚賴於過去的教師社群連結,才讓遠距教學能夠快速推動。

翻轉教育埋10年契機 教育界超前部署終於萌芽

在5月18日宣布停課隔天,長年推動線上教學的台大教授葉丙成團隊,便在FB建立了「台灣線上同步教學社群」。全台灣高中以下教師約有20萬人,社團在1個月內便累積超過11萬名成員,裡頭的提問,最初還停留在簡單的「怎麼開鏡頭」、「要怎麼直播」,如今已經開始鑽研如何串連Jam Borad、Kahoot、Quizizzz等工具協助教學與班級經營,或者研究如螢幕顯示卡、鏡頭畫素等設備攻略。

「這背後的思維,是老師們知道能上社群尋求協助,也願意上去分享。」夢的N次方召集人、爽文國中教導主任王政忠,過去曾扶助成立無數教師社群,他說,台灣從2010年前後開始推動翻轉教育,社群思維在過去5-10年落地生根,讓老師們習慣彼此連結、互助與分享,眼前的數位轉型,其實是當初堆疊10年後才展現的成果。

陳逸文則指出,台灣在2013年左右開始出現翻轉教師工作坊、推動將科技融入教學,但近10年來粗估只有1成老師真的實行,「但這沒用嗎?不是,這行動匯集了有願意嘗試的老師、凝結社群,讓大家在裡頭激盪創意。」加上官方、民間近年來對網路基礎建設、數位載具的支援逐漸到位,也才能快速促成這次的轉型。

20210711-線上平台學習吧團隊到校園裡推廣數位教學。雲端教改進形式專題配圖。(學習吧提供)
台灣過去建立了無數教師社群,讓老師們彼此連結、交流,也在這次全國大停課中發揮作用。圖為數位教學推廣活動。(資料照,學習吧提供)

學習吧過往單日使用者約為2萬人,當5月17日雙北地區率先宣布實體停課後,線上使用者瞬間暴增為51萬人,而均一教育平台在停課1週後的使用者人數也暴增為過往的20倍,可說是超過全台師生,都一口氣湧入這幾個雲端學院。

使用需求暴增儘管前景看似看好,但均一教育平台執行長呂冠緯則謹慎看待,未來仍可能走上回頭路,「因為現在的數位應用是被逼出來的,就像大家不會說戴口罩很舒服,疫情解封之後,會繼續戴口罩的還是原本騎機車、過敏的人 ,之後反倒會有一波數位消退。」

「以前大家騎機車就好」 台灣線上資源宛若「沒蓋完的捷運」

這段日子以來,網路購物、線上訂餐同樣快速興起,但呂冠緯認為,數位教學的好處遠不如網路購物、Ubereats來得直接,「它不是方便到訂單下去,半小時後東西就來了」,如今不分官方、民間平台的數位內容,還沒豐富到使用者能快速找到所需內容,相較國外仍顯得不足。

如世界最大的線上學習平台可汗學院(Khan Academy),問世已超過10年,平台上齊聚幼兒園至高中各科教學內容,除了數理、電腦、藝術與人文外,也包含如個人理財、社交與情緒控管等課程,迄今總共有超過7萬支短片,每月服務全球近2000萬名學習者。

20210711-可汗學院(Khan Academy)是全世界最大的線上教育停台。雲端教改進行式配圖。(取自可汗學院)
可汗學院(Khan Academy)是全世界最大的線上教育平台,擁有超過7萬支教學短片。(取自可汗學院)

又如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在2002年便開始的自由教材計畫PhET,網站上包含物理、生物、化學、地球科學、數學等學科的短片、互動式網頁遊戲等;中國在2013年則出現洋蔥數學,透過大量短片、線上測驗扶助小學數理教學,迄今已協助超過1500萬名中國學童。

而打開線上教學平台出如均一、學習吧,也可發現儘管國中小課程已逐漸完善,但在高中課程方面,不少科目、課程仍付之闕如。

「台灣的線上教育,有點像只蓋好淡水線、文湖線的台北捷運,方向是對的,也解決部分交通需求,但覆蓋率還太少、路網還沒串起來,因為過去沒有搭捷運的需求,大家都覺得騎機車就好。」呂冠緯說。

下一步需要思索的方向如何?呂冠緯認為,要發展完整的路網與轉乘設施,關鍵在於搭建「板南線」,也就是最多人賴以通勤的線路,除了要有國小到高中全科目、品質至少80分的課程內容外,也要容易與現行師生使用內容對接,且以低成本甚至免費的方式,讓每個人方便取得。

「這個市場以前其實處在真空狀態,大家都是透過非營利方式運作,難以大量生產高品質內容。」陳逸文也如此表示,而當過去不存在的市場,開始出現需求時,就會有生產者開始思索如何幫助這些人,「只要能有健康的獲利模式、讓大家養活自己,就會有更豐富的內容。」

20210711-學生透過數位平台進行遠距學習。雲端教改進形式專題配圖。(學習吧提供)
過去處在真空的線上教育市場,假若有健康獲利模式,變渴望吸引更多參與者投入。圖示意圖。(資料照,學習吧提供)

缺乏足夠的內容而無法吸引使用者、缺少需求而導致沒有生產者願意投入,兩項因素就這樣互為因果,交纏下生成了台灣線上教育資源的困境。

對此呂冠緯認為,台灣對於線上教學資源來說,還不具備讓內容商業化的環境,這要透過官方、民間至少4到5年的中長程合作,並投注至少10、20億經費,才有機會建構從國小到高中的所有內容。

補教名師、網紅更吸睛 線上教育除了紮實還得拼精彩度

平台端認為內容仍待補強,而從使用者角度來說,除了內容無法切合需求外,如補習班這樣早就歷經商業競爭的教育資源,更是官方與民間平台發展的一大對手。

李信儀的孩子正要升高三,這段時間看著她進行線上教學,卻發現補習班提供的內容,遠比學校或現行平台來得吸引人,「他們都做得比現在的平台好,尤其理科反而比學校老師完整又有趣」,此外她更擔憂,孩子也會看Youtuber、網紅的影片學東西,但這些內容往往難以查證真偽,希望教育部能建立統一、標準化的線上課程。

學生在家防疫不停學延長至6月14日,勞工家長有12歲以下兒童或國高中以下身心障礙子女需照顧者,可請「防疫照顧假」。雲端教改配圖。(圖/新北市教育局提供)
對於接受教學的學生來說,補教名師、網紅的影片又更有吸引力。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資料照,新北市教育局提供)

來自馬公高中的學生張君祥則說,高中的官方教材不是沒有,但都分散在教科書出版社各自的網站上,而Youtube上也有不少補教名師的影片,他如果上課時不懂,也會先上網找資源,「高中端如果要有統一型的教學網站,面對的挑戰可能是版本差異,還有網路上本來就很多免費的影音資源。」

從教師角度來看,平台做為教學工具的便利性也備受挑戰。江清釗表示,自己未來依然會以自製PDF教材、自行錄製影片的方式輔助教學,對於線上平台則不太會考慮使用,「平台上的課程比較是大綱、較通俗易懂的模式,但每個學生程度不一樣,需要更細緻的課程,現在的平台無法切合這些需求。」

現有工具不符需求教師難買單 教育部下一步挑戰已在眼前

透過數位輔助教學已有多年經驗的爽文國中教師王政忠則認為,相較於政府單位的酷課雲,或者民間如均一、學習吧等非同步平台,台灣目前最需要的,其實是如Google Meet、Cisco Webex等類型的平台,可以透過串連不同工具支援小組討論、分組報告等功能的一站式平台。

爽文國中座落於南投,有1至2成學生家中根本沒有堪用的載具,王政忠以此指出,如果有一站式的平台,上課時就不用在不同軟體間一直切換,而讓載具、網路功能不順暢的同學面臨斷線、當機等問題,然而目前的一站式平台都是商業軟體,應該透過官方、民間合作,開發專屬於教育教學的平台。

20210711-均一教育基金會2021年初於苗栗舉辦教師研習。雲端教改進行式配圖。(均一教育基金會提供)
數位教學的需求已經打開,如何從各方意見中整理出下一步方針,將是教育主管機關的考驗。圖為教師研習數位教學。(資料照,均一教育基金會提供)

儘管數位教學已成浪潮,過往落後於國際的台灣,也終於在疫情下迎來蛻變機會,然而點燃的火苗如何燃燒,從平台、師生到家長都意見紛歧,如何聽取所有參與者意見、整合可行措施,將是做為主管機關的教育部,下一步將面臨的考驗。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