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推揭兩岸開戰7天死3萬人 險遭疫情擊潰的台灣醫療體系扛得住嗎?

台海情勢升溫,軍事專家紛紛指出,台灣軍、民醫療體系雖對疫情衝擊勉能因應,但是否能面對戰時大規模傷亡,令人相當擔憂。圖為國軍漢光36號演習,30機砲戰鬥車與M60A3戰車進行「聯合反登陸作戰操演」。(資料照,蘇仲泓攝)

在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本土疫情1個多月來的肆虐下,台灣醫療體系面對突如其來上萬名確診者,歷經初期急診室塞爆、病床不足、藥品器材缺乏的混亂後,總算能穩住陣腳漸入正軌,只是台灣向來自豪醫療水準舉世頂尖,但截至20日止確診死亡率竟達 3.92%,遠高於全球平均值,這回醫療體系的抗疫表現,也僅能說是差強人意。

尤其近1年來台海戰雲密布,甚至被外媒形容為世界最危險的地方,台灣軍、民醫療體系雖對疫情衝擊勉能因應,但實際情況卻與蔡政府一路宣傳的「超前部署」、「準備好了」天差地遠。這不禁令人擔憂,一旦高強度的台海戰爭爆發,台灣醫療體系真能扛得住短期間內出現的大規模傷亡嗎?只怕台灣軍方及多數軍情專家,給出的答案都不會太樂觀。

20210609-本土疫情嚴峻,陸軍33化學兵群赴內湖電視台進行消毒。(軍聞社提供)
本土疫情嚴峻,陸軍化學群屢屢出動至高風險地區消毒。示意圖。(資料照,軍聞社提供)

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黃介正日前曾公開撰文痛批,「抗疫視同作戰,如果目前不是抗擊新冠疫情,而是台澎防衛作戰,以近2個月來,全體民眾親眼所見,如果真打,我們大概早已敗亡了」。退役少將、台灣安全研究中心副主任胡瑞舟也坦言,不管是政府、軍方及民間醫療體系,在這次新冠疫情挑戰中所展現的調度水準及能量,確實很難應對台海戰爭帶來的大量傷亡。

雖說「抗疫視同作戰」此話不假,但軍方及諸多專家也都清楚,戰爭的血腥比起疫情更加恐怖。即使新冠肺炎疫情走到第4級封城的最差狀況,至少台灣政府機能、交通、水電、網路仍可運作如常,醫院、醫護就算面臨沉重身心壓力,但也不致於發生遭戰火波及危及生命的風險;反之,若是兩岸真的開戰,台灣電力、網路系統必遭破壞,主要交通線也會中斷,人命損失更可能幾天內就數以萬計。

胡瑞舟就質疑,在停電、網路不通、大量交通設施受損的情境下,即使國防部下達緊急動員令,各地後備醫療人力也很難如期報到就位;各大軍民醫院醫護調度、既有病患如何疏散、大量湧現的傷患,以及醫療物資補給,若政府及軍方沒辦法有效接手統籌管制,只怕會陷入癱瘓狀態。他舉例說,光是這次新冠疫情就造成嚴重血荒,台灣在戰時還要保持足夠血液存量會更加困難,「許多民眾可能急於避難,導致全島交通壅塞,即使中央政府號召大家捐血,也未必能達成應急的效果」。

20200917-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17日舉行危險的海峽:「中共武力犯台:國軍與美軍的可能作為」座談會,前陸軍八軍團主任胡瑞舟發言。(盧逸峰攝)
前陸軍八軍團主任胡瑞舟指出,兩岸開打的狀況下,若政府及軍方沒辦法有效接手統籌管制,只怕會陷入癱瘓狀態。(資料照,盧逸峰攝)

全台總病床數近17萬 軍情人士:僅供承平時期醫療

根據衛福部年度統計數據,至2019年底為止,全台含軍方醫院的執業醫事人員有26萬5772人,其中專科醫師人數2萬4298人;從前5大專業科別來看,內科醫生人數最多,有6310人佔比達2成6、外科醫生2286人、急診醫學科1631人、兒科1463人、最少的骨科為1200人;全國軍民醫院的病床總數則有16萬8266床,醫療能量看似還算充足且仍在持續成長中。

惟軍方人士指出,台灣現有醫療能量應付日常急慢性病患,以及突發災難意外導致的緊急醫療需求雖有餘裕,以國軍所屬本島14家軍醫院及外離島醫療單位的醫療能量,不但能滿足官兵平日就醫所需,還能對一般民眾提供服務,但他也強調,「這也僅能說是平時夠用,台海開戰則會立刻面臨不足的窘境」。

扁政府電腦兵推:兩岸開戰,台灣7天內24萬人死亡

這位人士透露,2005年國軍曾透過電腦兵推進行評估,若台海戰事全面爆發,7天內台灣軍民死亡數可能高達24萬人,足足是921大地震死亡人數的100倍。這份機密報告的估算基礎是,開戰1周內國軍及全島政經要地將承受共軍以彈道飛彈為主第一擊,軍事人員損失可能高達4萬人;光是大台北地區就有1萬2000名兵力戰損,加上台灣地狹人稠,重要政經機關都鄰近民眾居住區,平民死亡數應是軍人的4至5倍,總計就是24萬人上下。

他進一步解釋,早在2003年當時的國防部長陳肇敏,就曾在立院備詢時透露,兩岸開戰我方光是首波「戰耗動員」就有12萬8000人;而所謂的「戰耗動員」,也就是用來補充常備部隊傷亡的人數,加上戰火蔓延全島後難以避免的平民死傷,加減計算也接近2005年開戰第1周軍民死亡24萬的評估結果。

20200723-陸戰99旅因駐地位於南部,一旦我方一些超遠外離島遭敵軍攻佔,該旅就要就近出動,以兩棲登陸搶灘方式將島奪回,這個規復計畫稱為「衛疆作戰計畫」。圖為今年漢光演習執行聯合登陸作戰操演的陸戰99旅步2營官兵。(取自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臉書)
國軍早期曾透過電腦兵推進行評估,若兩岸開戰,台灣7天內軍民死亡數可能高達24萬人。圖為陸戰99旅步2營官兵於漢光演習執行聯合登陸作戰操演。(資料照,取自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臉書)

兩岸武力大幅提升 近年兵推台灣死亡人數約降至3萬

只不過24萬人死亡的驚悚數字,乃是在10多年前解放軍缺乏外科手術精確打擊能力下,純以占有數量優勢的火力打擊,無差別覆蓋台灣軍民設施的估算結果;如今共軍已擁有各式短中長程精準攻擊武器,然而台灣反飛彈、源頭打擊能力也大幅增強,預判台灣承受第一擊的人命損失將能顯著降低。

據了解,國防部近幾年來以更先進的電腦兵推程式進行評估,台海戰爭開打第一周,我軍兵力承受第1擊的戰損,將不會超過1萬人;平民傷亡人數也會在2萬人以內,合計死亡人數不到15年前的8分之1。有軍情人士強調,即使是2、3萬傷亡人數,也是在戰爭爆發幾天內產生,軍方及民間現有醫療能量根本不足以承擔。

戰時恐釀大量燒燙傷 他憂:光八仙塵爆已耗盡北部資源

他以2015年的八仙塵爆意外事件為例說,塵暴造成的燒燙傷與遭飛彈、火箭彈攻擊造成的燒傷基本雷同,當時還不到500名的燒燙傷患者,就把北台灣醫院的燒燙傷治療資源全部耗盡,還得調度中南部醫院加入支援,連人造皮膚等醫療物資都要緊急進口,「若因戰爭幾天內就出現成千上萬名傷者,試問台灣的醫療體系又有何能力救治?」

八仙塵爆共造成15死、484人受傷,為台灣史上活動受害者最多的事件。(林瑞慶攝)
八仙塵爆共造成15死、484人受傷,為台灣史上活動受害者最多的事件。(資料照,林瑞慶攝)

這位軍情人士指出,戰爭造成的傷勢,主要是穿刺撕裂傷、骨折或燒燙傷,最好是由外科、骨傷科或有急診經驗的醫師處置,只是在台灣的醫療體系中,外科、骨科醫生人數並不多,全國的燒燙傷專門病床,總數也不到300床;或許軍方醫院外科、骨科專業人力比較充足,而負責訓練國軍基層醫護官兵的衛勤訓練中心,在2015年編入國防醫學院後,也培養出不少具專業資格的初、中、高級緊急救護技術員(EMT-I、II、P),只不過軍方醫護能量仍得優先照護作戰受傷的國軍官兵,一般平民傷者還是以民間醫護為救治主力。

一位曾負責後備動員業務的退役將領也警告,在《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修正實施後,國防部及衛福部在戰時必須統籌調度醫療資源,戰時包括抗生素、嗎啡、血漿等急救藥品物資的分配、補給至為重要,還得讓被動員來的不同專長醫護人力,都能扮演好應付大量傷患的角色,如原本不太動刀的內科、牙科醫生,都要能在外科醫生無法分身的情況下,動手替傷者緊急截肢、縫合止血,否則傷患的死亡率將會非常驚人。

20200904-總統蔡英文4日前往國防醫學院視導。(取自軍聞社)
2020年9月,總統蔡英文前往國防醫學院,針對蔡英文「戰傷暨災難急救訓練」、「空中醫療救護模擬機艙訓練」等環節進行視導。(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揭仲:野戰醫院、物資儲存都應先演練

中華戰略前瞻協會研究員、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助理教授揭仲則認為,八仙塵暴數百名燒燙傷患者,塞爆北台灣醫燒燙傷治療能量的意外事件,在平時畢竟非常少見,因此要求醫院在燒燙傷病床、醫療藥品上超量儲備也不太可能;若想有效因應戰爭爆發後瞬間產生的大量傷患,就要因應戰時需求的特殊規劃,如能在最短時間內迅速組裝的野戰醫院。

揭仲指出,野戰醫院的設計圖及建材都可事先儲備,設置地點國防部也要先行勘定,戰時才能在幾天內組建完成,讓動員來的醫護人力進駐,由於設置野戰醫院的目的就是救治大量傷者,藥品、醫療器材的消耗會很多。他強調,國防部及中央政府可能要預先評估戰爭爆發後會有多少傷患,再據此換算出儲存的藥品、醫材的種類及數量。

揭仲進一步分析,由於台灣是海島國家,萬一戰爭延長,物資生產、外援都會有困難,預儲的藥品、器材的庫存基數必須從寬估算,這也涉及儲存設施的問題;尤其台灣全島都在共軍火力覆蓋下,幾乎沒有安全區,諸如血漿、藥品保存都得符合特定的條件,可能要有冷藏功能,還得分散存放妥為管理,不能如雜貨般隨便堆放在倉庫中。

20210509-龍應台文化基金會思沙龍系列講座9日以「看不見的戰爭—21世紀與危險的距離」為題,邀請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揭仲出席與談。(柯承惠攝)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軍事專家揭仲指出,倘若台海爆發戰爭,台灣受限地形因素,包括物資生產、外援都會有困難。(資料照,柯承惠攝)

防衛動員準備淪紙上談兵 退役少將:想定偏於理想化

2019年6月修正通過的《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相關條文明定,衛生動員準備由衛福部主管,直轄市及各縣市政府配合,並得就相關計畫實施演習驗證。第23條更規定,因應戰爭、災害需求,直轄市及縣市政府衛生主管機關必須輔導公民營醫院進行藥品及醫材儲備,至於儲備的品項、數量、動員管制辦法,則由衛福部會同國防部定之。

據了解,包括《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等後備動員相關法令實施多年,雖不斷因應台海新情勢進行修正,但最大的問題仍是空有紙上計畫及方案,幾乎沒有真正照計畫到基層進行實地演練。以最該優先配合首都戰時醫療的北市聯合醫院為例,知情人士透露,每年都僅是會同民防系統,與中央及軍方負責業務官員開個會,在會議桌上就紙上計畫口頭討論一下完事。

胡瑞舟則說,國防部還算重視醫療資源的平、戰整合,目的是為強化對戰時大量傷亡的緊急因應能力,有時也會指定軍、民醫院進行小規模的模擬作業。就他實際參與的經驗,情境設計多偏於「理想化」,只能算是一種示範性質的演練,與戰場實況有很大的落差。

20210514-北市聯醫和平院區。(顏麟宇攝)
台北市聯合醫院和平院區。(資料照,顏麟宇攝)

他透露,曾有以色列學者來台觀察後,認為台灣國防非常空虛,理由是台灣在共軍強大威脅下,竟然連防空洞都很少,幾乎都是用地下室來替代,「戰爭可不是這樣玩的」。國防安全研究院助理研究員舒孝煌也同意,醫療資源統整、醫護人力動員的相關計畫,最好都要經過國防部、中央與地方主管機關,進行大規模實地、實兵演習驗證,否則「真實的動員能量,始終會是個大問號。」

看更多【新冠肺炎疫情】最新報導:https://bit.ly/3aAQ9d6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本文贊助人數: 1

累積贊助金額: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