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別想用政治口水殺死新冠病毒

當台灣進入疫情新階段,醫療系統才真正面臨考驗。圖為新北市聯合醫院板橋院區設立快篩站,200個篩檢名額中午前就額滿。(柯承惠攝)

2020年2月,當新冠肺炎疫情剛開始從中國武漢向全球擴散之際,台灣彰化發生了一位編號「案19」的白牌車司機染疫死亡案例,全家五人都染疫,這是全台灣第一個沒有旅遊史的本土病例。

彰化縣衛生局局長葉彥伯事後受訪時說:「大家都在傳說彰化要淪陷了,台灣要出現社區感染了,那時候我只有一個信念,守住彰化,就是守住台灣!」彰化警方配合調查司機之前22天接觸史,從車行15000筆叫車記錄中找出164次這位司機的載客記錄。彰化縣衛生局疫調小組,花36小時找出了感染源,進行清查,最後在72小時內結案。

白牌車司機案是疫情之初最受全國矚目的案子,衛生單位當時傾全力防堵住肺炎疫情可能出現的破口,讓這個案例沒有擴大成社區感染。不過一年半之後,新冠肺炎還是在台灣社區擴散開了,從5月15日出現180個病例之後,近一周都出現兩、三百個病例。當病例這麼多,也不可能再像去年2月衛生單位對白牌司機進行那麼完整、全面的疫調監控。這也說明了台灣疫情進入一個新階段。

20200827-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27日出席血清抗體調查結果發布會。(盧逸峰攝)
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談白牌車司機案時說:彰化縣衛生局局長葉彥伯事後受訪時說:「大家都在傳說彰化要淪陷了,台灣要出現社區感染了,那時候我只有一個信念,守住彰化,就是守住台灣!」(盧逸峰攝)

考驗剛開始,台灣防疫需要緊急補課

當台灣進入疫情新階段,醫療系統如今才真正面臨考驗。如果即早控制得宜,疫情有可能在這幾天高峰之後逐漸控制住、趨平緩;也有可能一發不可收拾,畢竟新的變種病毒感染力很強。但可以確定的是,相對於過去還未發生社區感染階段,整個防疫體系要有不同於以往的防疫策略,這是疫情指揮中心責無旁貸、要向全國民眾清楚說明、讓民眾安心的。

過去台灣「禦敵於境外」有成,像是處在被膠囊保護住的舒適圈,並不大關切其他國家怎麼因應新冠疫情。而如今台灣的確該補課,看看其他出現本土病例的國家如何有效地防堵病毒擴散。

例如澳洲的防疫表現就備受稱許。儘管疫苗接種率只有3.7%,但澳洲過去半年多來都能維持只有少量確診,沒有大規模長期封城,而大多數民眾日常生活受影響也不大。澳洲從去年疫情剛爆發時就廣設快篩站,阻斷感染源、避免形成傳播鏈。至今澳洲已進行約1500萬次篩檢,逾澳洲總人口2536萬的半數。澳洲的防疫表現也獲得美國白宮首席防疫顧問佛奇(Anthony Fauci)譽為居世界領先地位。

過去的防疫模範生,如今得虛心向外國取經。面對疫情的快速發展,台灣的防疫指揮系體面臨巨大壓力是可以理解的,但指揮中心必須清楚告訴民眾,若疫情持續發展,台灣醫源資源到底能不能負荷?是否有充分的備案?

第二批武漢包機華航專機於0310晚上抵達桃園機場旅客正接受檢疫人員量測體溫.(疾病管制署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過去台灣「禦敵於境外」有成,像是處在被膠囊保護住的舒適圈∴圖為武漢包機抵桃園機場旅客接受檢疫。.(疾病管制署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負壓病房告急,解決方案在哪?

首先是負壓病房問題。去年4月疫情發生之初,衛福部提出的數據是,全國負壓隔離病床數共計970床,空床數計417床。但一年多之後疫情開始吃緊,衛福部政務次長石崇良盤點全台負壓隔離病房卻只有670床,而且僅剩298床可使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16日更指出,台北負壓隔離病床只剩51張空床。這些數字令人難以置信,為什麼疫情發生一年多之後,全國負壓隔離病床數不增反減?有這麼長的時間超前部署,難道都虛耗掉了嗎?還是指揮中心一直老神在在,不認為台灣會爆發大規模社區感染,所以完全沒準備擴增病床?現在問題已迫在眉睫,指揮中心要如何因應,該提出增加床位的具體辦法。

其次是篩檢的策略部署。五月中之後各地擴大篩檢,目前只是針對熱區設立篩檢站,萬一疫情擴散,整體篩檢能量、物資夠嗎?指揮中心有整體部署嗎?還是隨著疫情發展走一步算一步?

第三是整體醫療人力的整合。因應疫情吃緊,台北市長柯文哲一千多位徵召退休、退職醫護人員加入防疫行列。而全國如何整合醫學中心到社區診所的醫護人員,形成防疫網,指揮中心是否也該操兵演練。過去一年多,因為疫情不緊張,許多防疫措施都是紙上談兵,如今真正要打仗了,總得臨陣把槍磨亮。

最後,歸根究底還是疫苗。最近旨揮中心宣布陸續取得疫苗的好消息,但數量還是不夠。要讓台灣脫離疫情威脅,最終還是只有靠疫苗。而這也是防疫體系最大考驗。

20200314-新北市長侯友宜、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14日出席新北市防範新冠肺炎社區感染超前部署示範演習。(顏麟宇攝)
新北市長侯友宜(右一)、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右二)都被政治口水噴到。(顏麟宇攝)

我們只有一個共同敵人:新冠病毒

政治口水殺不死病毒,但疫情趨緊時政治口水濺得愈多。最近民進黨籍民代批評批評新北市防疫旅館數量為六都之末,稱市長侯友宜是「裝忙、落後部署」。這又引起藍綠一翻口水戰。

其實,從中央到地方都一樣,當疫情嚴峻時,就容易曝露出準備的不足。而新北市案例多自然會引起關注、批判;同樣的,陳時中總綰全國防疫,他更容易成為箭靶。過去中央防疫推動順利,大家不敢「逆時中」,如今各種過去和陳時中有同意見的人,都陸續跳出來算舊帳。防疫政策是公共議題當然需要公眾討論、慎思明辨,但是用「裝忙」這樣的字眼批評侯友宜就有些過頭。以台灣民主政治的品質而言,在這個防疫關鍵時刻,從中央到地方的官員,應該沒有人敢不把防疫當一回事。嚴肅地討論政策,才能得到民眾信任。

病毒傳染對象不分藍綠,每個台灣人都同樣面對著疫情威脅、沒有人有特權。套用葉彥伯去年說的話,大家應該「只有一個信念,就是守住台灣!」從執政到在野,從中央到地方,從政府到全民,我們只有一個共同敵人:新冠病毒。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