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拜登對雷根宣戰─大政府與高稅率的回歸

美國總統拜登28日晚間發表國會聯席演說,他身後的是參眾兩院議長賀錦麗與裴洛西。(美聯社)

上周美國總統拜登在上任滿百日的前夕,向國會參眾兩院發表演說,這篇演講是可能可以「載入史冊」─如果「拜登主義」成功翻轉走了40年的「雷根主義」。因為,一定程度上這代表的是「大政府」與高稅率思維重新回歸的「誓師典禮」。

全然與「雷根經濟學」針鋒相對的拜登主義

拜登在演講中對國會大力推銷4兆美元的財政政策方案,這包涵2兆美元的「美國就業計劃(American Jobs Plan)」,與1.8兆美元的“「美國家庭計劃(American Families Plan)」;前者是大手筆投資公共交通、鐵路、機場、道路橋樑、高速網絡等基礎建設,後者則是為兒童提供免費學前教育、免費的社區大學教育和家庭帶薪休假。而在此之前,他已爭取到1.9兆美元的經濟刺激方案,等於上任百日他就開出近6兆美元的額外支票。

而為了因應這些政策與支出,拜登說要升級政府角色、讓政府承擔更多責任,財源則來自對企業與富人加稅,他也批評「滴漏經濟學」並未奏效;更「罕見」的是他還批評了華爾街與表揚了工會:「美國就業計畫是建設美國的藍領藍圖。它印證了我一直以來所說的:建設這個國家的不是華爾街。是中產階級建設了這個國家。而工會造就了中產階級」─非常非常「民主黨」式言語。

拜登政府出爐的政策、展現的思維,可說幾乎全然與「雷根經濟學」針鋒相對,即使是他的民主黨前輩總統們,也沒「走得這麼遠」;最具體的表徵,一個是重回「大政府」,不僅對基礎建設大投資,也增加政府對研發、教育、兒童、社福…的支出與責任。另一個就是提高稅率,過去40年歷屆總統也有提高稅率之舉,但整體趨勢是往下降,40年前雷根上任時最高稅率可是高達70%以上,川普則是又把稅率再降到歷史新低。

走了40年,新自由主義問題多後遺症嚴重

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之後,小羅斯福的新政被視為挽救了資本主義,凱因斯的總體經濟理論,加入並強化政府角色,政府肩負更多責任、可適時調控經濟,高稅率、大政府成為主流,創造了二戰後的黃金歲月。但到70年代後的停滯性通膨讓凱因斯「出局」,低稅率、小政府、尊重市場、甚至股東利益至上論等抬頭,惟貨幣理論、芝加哥學派取而代之,傳利曼成為新一代的大師。

落實在現世就是英國柴契爾夫人、美國雷根的上台;這股「新自由主義」風連央行都難以避免,葛林斯潘擔任聯準會主席且長任19年,「葛林斯潘賣權」成為通則,華爾街及其金融煉金術成為顯學與國之重鎮,即使攪和出金融海嘯,依然未改變「金融(華爾街)惟大」的現象。

這次拜登上台是否能扭轉走了40年的路子,值得觀察,因為如果成功,很可能改變未來數十年的政策路徑。拜登為籌碼財源,計劃把企業稅從21%提高到28%(川普時代企業稅由35%降到21%),同時對富人增稅─雖然相較過去的高稅率,現在提高後的稅率還是遠不能與過去比,但在低稅率橫行多年後,已可視為是高稅率了。為了減少資金外流與負面影響,財長葉倫還在20國集團(G20)財長會議上,提出各國聯合訂定最低企業稅率的議案,同時也得到其它國家的支持。

減稅帶動經濟嘉惠全民的滴漏經濟學是騙局?

而過去減稅最重要的理由,是說減稅可增加投資、帶動經濟成長,縱然企業、富人受惠最多,但最後中下階層、窮人都能受惠於經濟上揚,這就是所謂的「滴漏經濟學」,雷根用這套,川普也用這套。拜登則是在演講中直接否認滴漏經濟學奏效。

其實,在此之前,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迪斯就已表示,過去40年間,資本利得稅率與投資或整體經濟增長之間「沒有相關性」,沒有證據證明,提高資本利得稅會損害美國經濟的長期投資。

不過,作得成還是不成,還有得瞧。拜登要加富人稅,而且一口氣把資本利得稅提高一倍到39.6%,縱然受影響者的占比低到小數點下好幾位數,但這些富人、華爾街的巨擘們,其影響力無庸置疑,他們必然會全力運作、反撲、擋下加稅議程。此外,黨派之爭還是個嚴重問題,在表決1.9兆美元開支案時,共和黨無人支持,增稅也違背共和黨輕稅小政府的立場,縱然民主黨現在掌握國會的「微弱多數」,但風險還是存在。

反壟斷與棒打零工經濟,拜登主義影響值得關注

拜登團隊還有許多與過去的不同,例如:他任命一個強硬的反壟斷專家吳修銘加入白宮經濟委員會,另一名反科技壟斷先鋒人物、哥倫比亞大學專攻《反壟斷法》的法律學者麗娜汗被提名,未來將進入聯邦貿易委員。這些被視為要對科技巨擘採取行動的前兆,如果能成事,就如回到上世紀拆解標準石油、AT & T的年代。

此外,拜登政府可能也會改變「零工經濟」員工未受保障的情況,上周美國勞工部長說,一些零工工人應被劃分為僱員,結果讓美國最大的數家零工經濟公司的市值蒸發超過150億美元。許多零工經濟公司以「獨立承包人」、「委託業務」等名義對待零工經濟的工作人員,藉此規避企業責任與降低成本,最著名的當然就是UBER。一旦把其視為僱員,那些企業的成本會大幅增加。

從新政、二戰後的高稅率、大政府走了40多年後,在80年代被年近70歲上任的雷根翻轉為新自由主義;經過40年的驗證後,新自由主義顯然問題多多,最嚴重的就是導致貧富不均、所得差距惡化,資本主義體系更動盪不同、金融危機間歇性出現。這回年近80歲的拜登是否再次翻轉,帶給世界新的「拜登主義」?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