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拜登百日維新,傳承羅斯福「大政府」、詹森「大社會」

美國總統拜登28日晚間發表國會聯席演說,他身後的是參眾兩院議長賀錦麗與裴洛西。(美聯社)

1933年3月4日,羅斯福就任美國第32位總統,面對史無前例的經濟大蕭條危機,他矢言要以史無前例的速度來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之將傾。短短100天之內(3月4日─6月11日),羅斯福政府讓國會通過了76項法案,其中15項攸關重大國政,包括整頓銀行體系、建立存款保險、廢除金本位制度、推出大規模就業方案、推動電力基礎建設等等。

簡而言之,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以執政百日啟動了徹底改變美國經濟與社會的「新政」(New Deal);當然,前提是他領導的民主黨在國會參眾兩院掌握壓倒性優勢。可想而知,羅斯福頗以「百日維新」自豪,不僅如此,他還開創先例,在他之後的歷任美國總統──從杜魯門(Harry Truman)到拜登(Joe Biden)──都必須在就職滿百日之際接受檢驗,同時為自己的總統生涯「定調」。

拜登的成績單:11項法案,內政先行、經濟先行

拜登的百日在4月29日來到,他提前一天召開國會兩院聯席會議「交成績單」,顯然頗有自信。與88年前的羅斯福相較,拜登上任時同樣面臨百廢待興的危機──新冠肺炎疫情、經濟受疫情重創、種族歧視與仇恨暗潮洶湧;同樣是從白宮到國會「完全執政」;但民主黨的國會優勢遠遠不如羅斯福時期(眾議院只比共和黨多6席,參議院須靠副總統的關鍵票),因此拜登能在橢圓形辦公室(Oval Office)的堅毅桌(Resolute desk)簽署11項法案,已屬難能可貴。

雖然世界各國(包括台灣)密切關注新政府的外交政策,不過承平時期的美國總統必然是內政先行、經濟先行。拜登最受肯定的政績是對抗新冠疫情,他全力加速疫苗生產與接種,百日之內施打了2億劑,輔以強化病毒篩檢與強制戴口罩等公衛法規,終於讓美國走出疫情幽谷。

此外,美國重返世界衛生組織(WHO),再度成為全球公衛事務領導者,以實際行動抗衡中國的「疫苗外交」,對於疫情變本加厲的印度、南美洲等地區而言,也是一大福音。

振興美國經濟,對抗氣候危機

隨著疫情緩解,加上拜登與民主黨力推過關的1兆9000億美元(新台幣54兆元)經濟振興方案,讓今年第一季經濟(GDP)繳出成長1.6%的佳績,就業市場的情況也持續好轉,申請失業救濟的民眾持續減少。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預測,今年美國全年經濟成長率上看6.5%。

人類大量排放溫室氣體引發的全球暖化、氣候變遷危機,對反智、反科學的川普(Donald Trump)與共和黨而言,是個不存在的議題。但拜登帶領美國重返《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承諾以2005年為基準,到2030年時減排溫室氣體50%。除了為人類的永續生存盡一份心力,拜登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更著重於創造就業機會。拜登29日的國會演講連提43次「就業」,可見其用心。

共和黨法寶:阻擾議事 拜登法寶:行政命令

當然,拜登的百日「蜜月期」也有不少挫折。美國的移民議題原本就非常棘手,拜登上台後揚棄川普封鎖美墨邊界不人道政策,但也導致非法移民潮高強度湧現,讓新政府措手不及,釀成危機。至於美國移民法規的全面改革,民主黨掌控的聯邦眾議院雖然已通過兩樁法案,但在參議院的前景並不樂觀。

除了移民法規改革步履跚,拜登競選期間承諾推動的加強槍枝管制與保障選民投票權,目前也都面臨參議院共和黨人的「少數封殺」──「阻擾議事」(filibuster)的60票關卡。在推動警政改革、反制種族歧視與仇恨這兩個領域,民主與共和兩黨或許較有機會達成共識,但目前兩黨領導階層仍有不小的分歧。

所幸美國總統有一項法寶:不需國會通過的行政命令(executive order)。拜登一方面強調兩黨合作(bipartisanship),一方面在上任百日發布42道行政命令,寫下杜魯門以來的新記錄,充分顯示他求治心切。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拜登以78歲史上最高齡入主白宮(羅斯福51歲上任),「川粉」喜歡拿他的心智能力、口誤習慣做文章,連民主黨人也不免懷疑他會是個只做一任的「過渡期總統」,但從這100天來看,拜登卻展現出「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高姿態,而且儼然以羅斯福「大政府」(Big Government)與詹森(Lyndon B. Johnson)「大社會」(Great Society)政策的傳人自居,挑戰雷根(Ronald Reagan)以降「限縮政府角色、追求無為而治」的政壇主流,推出一個接一個大法案、大計畫。

國會參眾兩院通過1兆9000億美元的《美國救援計畫》(American Rescue Plan)之後,拜登再接再厲宣布2兆3000億美元的《美國就業計畫》(American Jobs Plan)與1兆8000億美元的《美國家庭計畫》(American Families Plan),3大案的預算總金額高達6兆美元(新台幣170兆元),涵蓋疫情紓困、擴大就業、基礎建設(交通運輸、飲水用電、寬頻網路、潔淨能源、高齡長照……)、教育、醫療(健保)、兒童照顧、族群平等。

大政府、大預算、大加稅

當然,「大政府」需要大編制與大預算,同時要避免赤字惡化、政府債台高築、通貨膨脹失控,對富人與大企業加稅勢在必行,共和黨必然抵死不從,預算案在參議院雖然有「預算協調」(budget reconciliation)的巧門可避開「阻擾議事」,但前提是民主黨50票1票都不能少,難度仍然不低,苦戰(尤其參議院)可以預期。

拜登出身民主黨溫和派、中間派,但他入主白宮之際,新冠肺炎造成美國逾2400萬人罹病、其中逾40萬人死亡、經濟遭到重創、就業市場崩盤、政府財政惡化,川普政府的表現卻是荒腔走板(只有疫苗研發差堪稱道),甚至在任期末日鼓動暴民攻佔國會。

危機就是轉機,治亂世要下重本,拜登看到了「大政府」、「大社會」再度成為華府顯學的歷史契機,而民調也顯示美國民眾期待一個更為積極進取、擔負更多責任的聯邦政府。拜登深信,民主的「大政府」可以是一部優質的治理機器,可以是人民的保姆,可以是經濟發展的火車頭。

2022年期中選舉關鍵對決

對此,體內有著「小政府」、「反加稅」、「挺川普」基因的共和黨將採取焦土戰術,冀望在2022年期中選舉奪回參眾兩院掌控權。拜登則冀望直接訴諸民意支持,以政策帶領政治,讓共和黨自食苦果,助民主擴大國會優勢,甚至一舉剷平參議院的「阻擾議事」關卡。

只是以期中選舉的歷史紀錄來看,共和黨恐怕勝算較高,拜登頗有可能提前變成跛鴨。不過就算如此,時勢造英雄,拜登的未酬壯志已在美國歷史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也無愧於他心目中最偉大的美國總統──羅斯福。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