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烏克蘭vs.俄羅斯,台灣vs.中國,21世紀的「東邪西毒」

2021年4月,烏克蘭軍方在邊界地區高度戒備俄羅斯大軍集結(AP)

「西方會如何對付俄羅斯,將樹立重要先例。中國的領導階層一定緊盯著,如果拜登總統任由俄羅斯欺凌烏克蘭,他們可能因此認定可以對台灣動手。」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

對台灣的外交工作而言,歐洲是兵家必爭之地,不過歐洲(不計俄羅斯)面積最大、人口排名第六的國家,卻與台灣少有往來。儘管如此,烏克蘭(Ukraine,Україна)的情勢與命運仍然值得台灣關注,兩國各有一個虎視眈眈、窮兵黷武、橫行霸道的鄰國,因此各自成為歐洲與亞太地區的火藥庫。

就在解放軍戰機成群結隊入侵台灣防空識別區(ADIZ)之際,俄羅斯也在毗鄰烏克蘭的邊界地區進行極具威脅性的軍事演習,集結超過10萬名部隊,規模之大是7年來僅見。7年前的2014年3月,俄羅斯併吞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Crimea peninsula);4月,親俄羅斯勢力在烏克蘭東南部工業重鎮頓巴斯(Donbas)地區發動內戰;7月,叛軍以俄羅斯飛彈擊落一架馬來西亞航空(Malaysia Airlines)客機,機上298人全部罹難。

23日,俄羅斯國防部長宣布演習結束,10萬大軍歸建,但重型裝備存放在西南部弗羅涅日州(Voronezh Oblast)的波戈諾沃靶場(Pogonovo),因為今年下半年還有一場「西方─2021」(Zapad-2021)演習。波戈諾沃距離烏克蘭邊界只有160公里。

俄羅斯近日出動大軍在烏克蘭與克里米亞邊境集結,引發國際社會關注。(美聯社)
俄羅斯近日出動大軍在烏克蘭與克里米亞邊境集結,引發國際社會關注。(美聯社)

「俄羅斯入侵」的警報聲隨時會在烏克蘭2300公里長的邊界上響起

俄羅斯與烏克蘭邊界長達2300公里,黑海(Black Sea)的樞紐克里米亞也由俄羅斯牢牢掌控。就像解放軍機艦之於平均寬度只有180公里的台灣海峽,克里姆林宮昭告歐洲聯盟(EU)、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與美國:「俄羅斯入侵」的警報聲,隨時會在烏克蘭2300公里長的邊界上響起。

歐盟領導班子2019年12月才剛換屆,美國拜登(Joe Biden)政府上任更還不滿百日,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顯然是要為對手進行壓力測試(stress test)。烏克蘭面積60萬3628平方公里,人口4400萬,俄羅斯照理說吞不下去,但隨時可以升高的軍事壓力足以產生多重關鍵效應:宣示俄羅斯勢力範圍(sphere of influence),確保烏克蘭長期積弱,確立烏東分離主義態勢,嚇阻北約繼續東擴,鞏固普京「萬年總統」地位。

烏克蘭與俄羅斯、白羅斯(白俄羅斯)的主要民族同屬東斯拉夫人(East Slavs),17世紀中葉之後長期被俄羅斯/蘇聯統治,甚至有「小俄羅斯」(Little Russia,Малая Русь)之名。1991年烏克蘭宣告獨立,但仍走不出俄羅斯陰影。2013年11月「廣場革命」(Euromaidan)爆發,翌年2月親俄政權垮台,烏克蘭毅然走向擁抱歐盟、擁抱西方世界之路。

2021年4月,烏克蘭軍方在邊界地區高度戒備俄羅斯大軍集結(AP)
2021年4月,烏克蘭軍方在邊界地區高度戒備俄羅斯大軍集結(AP)

烏克蘭,俄羅斯民族主義者眼中的「小俄羅斯」

但是以普京為代表的俄羅斯民族主義者,一直堅持將烏克蘭視為「小俄羅斯」,視為抵擋西方價值與秩序、抗拒歐美勢力入侵、守護舊日帝國迴光遺跡的橋頭堡。因此普京才會在2014年甘冒國際社會大不韙,併吞鄰國領土、挑動鄰國內戰、引發國際制裁。另一方面,俄羅斯至今仍是烏克蘭主要貿易夥伴之一,能源供需關係尤其密切。

烏克蘭與俄羅斯的關係,在許多層面可以對應照台灣與中國的關係。長期以來,中國與俄羅斯組成對抗西方意識型態的雙軸心;雖然中國的綜合國力已遠超過俄羅斯,但在許多無涉中國切身利益的國際議題上,北京唯莫斯科馬首是瞻,烏克蘭事務也不例外。有分析家研判,俄羅斯這次軍演頗有與中國分進合擊的意味,要讓美國在歐亞之間顧此失彼,也促使歐洲國家重新思考自家的中國政策。

另一方面,美國、北約與歐盟是否能夠從外交、經濟與軍事三管齊下,有效遏制莫斯科的狼子野心,同時避免引發更大規模戰火,北京也將密切關注。未來如果亞太地區也爆發軍事衝突危機,無論火線焦點是釣魚臺、台灣海峽抑或南海,美國及其盟邦的可能應對措施,都可以從烏克蘭危機窺見端倪。有趣的是,可望出任拜登政府首位駐中國大使的伯恩斯(Nicholas Burns)是俄羅斯專家出身,還當過美國駐北約大使。

2021年4月,俄羅斯以軍演威脅烏克蘭,這是其特種部隊(AP)
2021年4月,俄羅斯以軍演威脅烏克蘭,這是其特種部隊(AP)

拜登堅定支持烏克蘭,但軍事層面小心翼翼

2014年普京大舉干預烏克蘭之際,拜登是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的副手,直接負責相關政策的擬訂與執行。去年總統大選期間,拜登再三強調俄羅斯對美國的威脅,其外交國安團隊也有多位俄羅斯專家。目前看來,拜登的俄羅斯與烏克蘭政策堪稱強硬、務實、穩健:與盟邦共同宣示支持烏克蘭的主權與安全,但避免擦槍走火;祭出驅逐俄羅斯外交官、封殺俄羅斯國債等強硬手段,但保留領導人對話空間。

拜登政府儘管堅定支持烏克蘭,但在軍事層面小心翼翼,絕不給俄方藉口升高衝突。近來讓烏克蘭加入北約的聲浪再度高漲,但美國至少短期內不會做此打算;美國海軍原本4月中旬要派兩艘飛彈驅逐艦進入黑海,但計畫臨時取消。拜登政府對俄羅斯的制裁強調金融與經層面,要讓普京集團為其惡行付出更高昂的代價,但俄羅斯是歐洲最要的能源供應國之一,造價95億歐元的「北溪2號」(Nord Stream 2)天然氣輸氣管工程即將完工,歐洲盟邦恐怕不願對莫斯科施加太大的經濟壓力。

2021年4月,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發表國情咨文演說(AP)
2021年4月,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發表國情咨文演說(AP)

各方不免聯想:一旦亞太地區也戰雲密布,這會不會也是拜登政府的危處理模式?美國的亞太盟邦在經濟層面顯然也會有類似的投鼠忌器顧慮,拜登政府要如何克服?

普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都還不到70歲,等到拜登卸任時(2025年或2029年),兩人可能都還繼續大權獨攬,繼續搧動民族主義,繼續高壓統治人民,繼續威脅鄰近國家,繼續歐亞分進合擊,繼續挑戰自由主義的國際體制與規則;這對21世紀的「東邪西毒」就算成事不足,但敗事綽綽有餘。國際社會必須步步為營、見招拆招。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