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外交》領袖的寵物好威風?被當成「國禮」的動物下場未必風光

土庫曼逾2014年贈送中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匹「汗血馬」。(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古今中外,贈送珍奇異獸向來是外交禮儀互動的精彩一環,直到21世紀仍然風行。贈與一頭深具國家特色、威風凜凜的巨獸,可能是一個國家所能向他國領袖惑政府表達的最高奉承,但這些「活生生的禮物」離鄉之後,未必都能獲得元首般的待遇,後續生活鮮少過得光鮮亮麗。

習近平的汗血馬,與其他馬匹

在中華歷史上,「馬匹」象徵著統御力、戰鬥力和王公貴族的風采,是君主最常收到的禮物之一,這個習慣也延續至現代。2014年5月,土庫曼總統別爾德穆哈梅多夫(Gurbanguly Berdymukhamedov)拜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特別送上一匹「汗血馬」(Akhal-Teke)做為贈禮。汗血馬從漢朝以來就是極為珍稀的名貴馬種,因流汗時疑似閃爍紅色光輝而得名,全球目前只剩數千匹,超過一半都在土庫曼。

對習近平而言,收到汗血馬不算新鮮事,因為江澤民、胡錦濤上任時,土庫曼都有贈送汗血馬,藉此鞏固與中國的邦誼,幾乎成為種固定儀式。同一年,蒙古也贈送了兩匹蒙古馬給出訪的習近平,蒙古號稱草原之國,馬匹至今仍是重要交通工具之一。蒙古馬雖不若汗血馬高大閃耀,卻以能夠克服各種環境的極強生命力聞名,習近平還曾在去年5月以「蒙古馬精神」為比喻,強調對抗新冠疫情所需的堅忍毅力。

2018年,習近平也分別從法國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那裡獲得贈馬。法國雖然不是草原國度,但法蘭西共和國衛隊以騎兵聞名,加上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中文譯名也有馬字,因此特別送了衛隊使用的菁英馬匹;至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贈送的純種阿拉伯馬,不僅是沙漠之國貴族最珍貴的資產,還曾在世界各地獲得許多比賽冠軍。

根據中國媒體報導,中國特地為了三匹汗血馬成立「國家汗血寶馬中心」,擁有專門的飼養員,土庫曼大使等外交官員也常來探望。但其他國家的馬兒似乎就沒這麼幸運,沒有專屬飼養中心,後續報導也很少提到牠們的下落,可能交由政府統一飼養管理。

最倒楣的禮物:奧朗德的駱駝

收到不喜歡的禮物可以轉贈或丟在一邊,但那要是一條生命怎麼辦?法國前總統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的故事可能是最糟案例。2013年,法國派軍協助馬利打敗伊斯蘭叛軍組織,馬利為表感激,特地送上一頭駱駝作為答謝。駱駝是沙漠地區賴以維生的寶貴資產,但這種動物也以執拗高傲的壞脾氣出名,在被「禮物」拒絕撫摸之後,奧朗德委婉表示艾麗榭宮沒有地方可以養牠,決定交給馬利廷巴克圖市的一戶人家代為飼養。

但對沙漠民族而言,「沙漠之舟」駱駝不僅是代步工具,而且每一分皮毛都可以利用,駱駝肉還是比牛羊更為高級的宴客食材。這戶馬利人家不知誤會了什麼,隨後就把駱駝殺來做成燉菜了,堪稱史上最慘的「國禮」之一。馬利政府立刻表示要補送一頭更大更美的駱駝,至於法國有沒有接受,至今也沒有下聞。

「世界最孤獨大象」

21世紀的國禮尚且有一不小心就被吃掉的命運,在人們更不注重動物權的年代,許多「禮物」的命運更是悲慘至極。巴基斯坦的大象卡萬(Kaavan)就是如此。卡萬出身斯里蘭卡,是斯國1985年送給時任巴基斯坦總理齊亞-哈克(Muhammad Zia-ul-Haq)的禮物,總理將牠寄放在首都伊斯蘭馬巴德的馬格札動物園(Marghazar Zoo),園方在1990年還為牠找來另一頭母象母象薩赫莉(Saheli)作伴。

領袖寄養的寵物,理論上應該盡心照顧,但齊亞-哈克在1988年就因座機爆炸而死,此後政局動盪了好一段時間,卡萬的安好也被鎂光燈遺忘。不幸的是,馬格札動物園管理又特別混亂無方,園內環境髒亂簡陋,動物長年飽受虐待和無聊等折磨,園方只在乎牠們能否帶來收入。

卡萬與薩赫莉忍受多年痛苦,腳上被鎖鏈勒出的傷口反覆感染,還有其他種種難以形容的傷痕,2012年薩赫莉因不明原因死去之後,卡萬就單獨住在獸欄裡長達8年。但大象天性喜愛群居,卡萬很快就被孤寂感吞噬,30多歲的牠出現許多精神問題與攻擊行為,鎮日以頭撞擊水泥屋舍。直到去年,在國際巨星雪兒(Cher)與動保組織「四爪」(Four Paws)的呼告奔走下,這頭可憐的大象才被送往柬埔寨救傷保護區,終於能在其他大象的陪伴下安享天年。

斯里蘭卡政府1985年將大象卡萬送給巴基斯坦前獨裁者,牠卻過得極為悲慘,2020年12月被巨星雪兒與動保組織救出。(AP)
斯里蘭卡政府1985年將大象卡萬送給巴基斯坦前獨裁者,牠卻過得極為悲慘,2020年12月被巨星雪兒與動保組織救出。(AP)

超長壽鱷魚「土星」

2020年5月,俄羅斯動物園的明星短吻鱷「土星」(Saturn)過世,引起全球一陣緬懷,這隻高齡84歲的鱷魚是美國在1936年送給德國柏林動物園的禮物,短吻鱷一般只能活上30至50年,土星可能是近代所知最長壽的圈養鱷魚之一。另一隻逾80歲的鱷魚穆甲(Muja)還存活於塞爾維亞動物園。「土星」一生都被與德意志第三帝國元首希特勒(Adolf Hitler)連結在一起,但實際上只是訛傳。

根據BBC報導,「土星」出生於美國密西西比州,1936年孵化後不久被送往柏林動物園。但戰爭陰影很快壟罩歐洲,1943年柏林大空襲期間,動物園被炸成斷垣殘壁,許多動物都死在砲彈之下,「土星」大難不死並逃走, 1946年才被佔領柏林的英國士兵發現,牠在這三年躲在柏林的何處一直是個謎。

莫斯科動物園的明星鱷魚「土星」,2020年5月以高齡84歲辭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莫斯科動物園的明星鱷魚「土星」,2020年5月以高齡84歲辭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百廢待興的戰後年代,一隻鱷魚的行蹤很少有人注意,等到「土星」再次登上版面,牠已被送到莫斯科動物園,「土星」是那裡唯一的淡水短吻鱷,再度成為大明星。俄羅斯人民開始謠傳牠是希特勒的寵物,媒體甚至直接叫牠希特勒,後來才由園方更名為「土星」。實際上,沒有任何紀錄證明「土星」曾被特定人士飼養,不過希特勒生前造訪柏林動物園好幾次,他倆確實可能有幾面之緣。

除了二戰轟炸,「土星」在莫斯科74年也見識不少權力更迭的風浪,特別是1993年俄羅斯憲政危機,坦克車隆隆開上街道時,據說土星發出恐怖哀鳴,讓看守員回想起「柏林戰役」。牠似乎也頗有個性,數次因為籠舍變動等原因而「絕食」數月,最長的一次將近一年,園方費盡力氣才維持住牠的性命。去年過世時,園方感性表示:「要說土星代表整個世代,這絕對沒有半點誇大。」

臨時喊停的現代「諾亞方舟」

隨著動保意識逐漸升高,「動物外交」近年開始受到嚴格檢視,對於互相贈送動物的事件更加謹慎,台北市立動物園發言人曹先紹就向《風傳媒》表示,園方早已把延續物種和保護面臨危險的野外動物當成目標,不再以繁衍或單純觀賞為飼養動機。這種轉變已是全球優良動物園的共識,也是「動物外交」的監督力量。

2010年,辛巴威時任總統穆加比打算贈送給北韓一批動物,彰顯兩國的友好關係,但他的送禮計劃曝光後,人們震驚發現他打算送一組「諾亞方舟」給時任北韓領袖金正日。穆加比政府四處搜括,尋找成雙成對的長頸鹿、斑馬、羚羊、鬣狗和犀牛等稀有動物,想把牠們統統送往北韓,其中包括還沒斷奶的小象。

2017國際新聞回顧:辛巴威軍事政變,萬年總統穆加比下台。(美聯社)
2017國際新聞回顧:辛巴威軍事政變,萬年總統穆加比下台。(美聯社)

這項計劃招來全球抨擊,辛巴威當地保育組織表示,這些動物很難在北韓的溫帶氣候下生存,在那之前還要乘船橫越11000公里的海上路程,無疑是種殘酷折磨。而且眾所周知,辛巴威與北韓經濟狀況都不穩定,不是人人都能豐衣足食的國度,無論是贈送或收禮的一方,想必都將浪費不少民脂民膏照料這些動物。所幸在國際群起撻伐的關注聲浪下,穆加比終於在最後一刻打消了念頭。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