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兵人力捉襟見肘 員額腰斬還打散顧全台

憲兵矧槍。(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近期有消息稱,憲兵調動部分兵力北上,撥入隸屬憲兵202指揮部下的229營,大小規模約莫1個連,特殊之處在於,該連隊將被賦予替前總統李登輝守墓的任務,傳言曝光後引發熱議。另外,1日憲兵指揮官黃金財中將主持203、204指揮部指揮官布達,代表的意義是地區主官職務再度復編為少將,至此憲兵確定又多了2個將缺。

盤點近期憲兵動態,不論是調撥兵力、或是復編少將,都突顯當前憲兵背後整體兵力結構的矛盾和隱憂,長而往之,無論首都衛戍還是各地憲兵勤務,都將受到影響。

僅巔峰時期的一半 現今憲兵隊人力高度不足

歷經時空背景變化和國軍多次裁撤整併,我國憲兵已從巔峰時期的上萬人,至今剩餘5000餘兵力,來支應衛戍區和全台各地(連同外離島)的各類憲兵勤務。

20210423-憲兵歷經多次裁撤整併,目前僅剩約5000兵力,又因衛戍區萬全至關重要,半數兵力都集中在台北市內,導致單一地區指揮部僅約數百人規模,人力高度不足。(資料照,蘇仲泓攝)
憲兵歷經多次裁撤整併,目前僅剩約5000兵力,又因衛戍區萬全至關重要,半數兵力都集中在台北市內,導致單一地區指揮部僅約數百人規模,人力高度不足。(資料照,蘇仲泓攝)

然而,中樞重要性不言而喻,自是憲兵當前任務核心,約有半數駐防在台北市,剩下的2500人,再由主責憲兵教育的憲訓中心和北部的205、中部的203、南部的204等3個地區指揮部來調配。地區指揮部又因轄區大小等因素,下轄的憲兵隊數量和重要性有所差異,平均下來,3個指揮部人數都只有數百人;再到單一憲兵隊,往往僅數十人之譜,人力之緊繃早已到達極限,這些都讓地區憲兵勤(任)務遂行能力打上大大問號。

為資深上校開大門 復編卻恐釀「將軍指揮營級單位」狀況

在這樣的現實環境下,203及204指揮部2席指揮官復編少將,雖等同對資深憲兵上校開啟大門,一改只有202指揮部能軍旅「長角」的現況。然而,憲兵員額總數不足、區域兵力分配不均,是憲兵當前最大的挑戰;指揮官位階的提升,或許有助地方事務協調不矮人一截,但麾下僅數百人力,實務上等同營級大小,如今卻將由少將領軍,狀況弔詭。

20210423-憲兵203、204指揮官本月1日由憲兵指揮官黃金財中將主持布達典禮,其最主要意義為,2席地區指揮官都將於今年7月1日晉升少將。圖右為占少將缺的204指揮官成家麒上校。(取自軍聞社)
憲兵203、204指揮官本月1日由憲兵指揮官黃金財中將主持布達典禮,其最主要意義為,2席地區指揮官都將於今年7月1日晉升少將。圖右為占少將缺的204指揮官成家麒上校。(取自軍聞社)

五指山維運機制完整 憲兵守墓意義不大

再者,外傳憲兵北調是為替李登輝守墓,應是謠傳成分居多。因兵力應優先用於提升衛戍區作戰能力,且國軍五指山公墓現階段已有建構完整、隸屬後備指揮部的「示範公墓管理組」負責維運;李登輝下葬前,軍方也早已強化墓區警監系統,設置警方置簽巡箱,此時若再調撥憲兵,實質意義不大。

但是,首都衛戍之餘,仍有可能調撥部分兵力用以維安。如慈湖前總統蔣中正陵寢,除有三軍儀隊駐防,還有1個排的憲兵負責安全維護,該排為205指揮部轄下的「601連」(文園金庫連)分遣出來。因此,假設各地憲兵隊撥出1個連的兵力北調,部分進駐五指山,似乎也是一種選擇;另為亦能用於防範共軍自萬里方向朝大直我指管中樞一帶進逼,就如同陸軍特戰部隊在陽明山上駐有一個連,鉗制敵特攻循陽金公路進入我台北市中心的概念。

20210423-外傳憲兵撥部分兵力北調,是為前往五指山國軍示範公墓為前總統李登輝守墓,引發熱議。(取自中華民國憲兵指揮部臉書 )
外傳憲兵撥部分兵力北調,是為前往五指山國軍示範公墓為前總統李登輝守墓,引發熱議。(取自中華民國憲兵指揮部臉書 )

憲兵近年大幅縮編,面對員額雪崩式下降,繁重兵任務卻沒有因此減輕。對部隊永續經營面,彷彿進入重新定義自身存在價值的階段,意即如何在既有基礎上,走出一條新的道路,真正成為現代化憲兵,是國防部乃至國安高層無法迴避的課題。

「半軍半警」海巡獲重用 憲兵戰力轉型時機到了?

另外,中共當前對我文攻武嚇狀況日趨嚴峻,在不願直接引發傳統軍事衝突的前提下,居中的「灰色地帶」就成為其施力重點,因此同樣半軍半警的海巡署,開始被賦予第一線處置的重任。

憲兵數十年來協力警備治安、特種勤務、反恐、首都衛戍等專業領域上的經營(還不包括災害防救),直至這1、2年間,也持續強化衛戍區戰力(人員具操作反裝甲火箭能力的快反連編成、CM34 30機砲戰鬥車服役),突顯軍紀維護或軍司法警察身分的憲兵緝毒犬分組成立等兵力整建成果。

就連國軍頂尖反恐勁旅「憲兵特勤隊」(MPSSC)在全軍特勤競賽中都囊括第一,代表憲兵在有限資源下依然非常努力。然而,人力終究是一大問題,高層應思考憲兵不僅應增加將缺,更應增加員額,否則將落入「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境地,到頭來,憲兵戰力組建和轉型,恐仍是一場空。

20210423-「憲兵特勤隊」(MPSSC)為國軍三大特勤隊之一,儘管憲兵組織歷經多次變革,憲特仍全力維持戰力不墜,2020年更拿下特勤競賽冠軍殊榮。圖為憲兵特勤隊2019年參與金華演習身影。(資料照,蘇仲泓攝)
「憲兵特勤隊」(MPSSC)為國軍三大特勤隊之一,儘管憲兵組織歷經多次變革,憲特仍全力維持戰力不墜,2020年更拿下特勤競賽冠軍殊榮。圖為憲兵特勤隊2019年參與金華演習身影。(資料照,蘇仲泓攝)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