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最有權勢的「Joe」除了Joe Biden,還有這位Joe Manchin

美國西維吉尼亞州聯邦參議員曼欽(Joe Manchin)(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Joe」(喬)作為「Joseph」(約瑟夫)暱稱,是美國男性的「菜市仔名」之一,甚至成為日常慣用語:「Average Joe」、「Ordinary Joe」、「Joe Six-Pack」、「Joe Lunchbucket」指的都是凡夫俗子、張三李四,「G.I. Joe」則代表美國大兵。不過,今日華府卻有兩位一點也不平凡的「Joe」,他們動見觀瞻,舉足輕重,深刻影響全球超級強權的走向。

一位當然是現任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另一位則是聯邦參議員喬.曼欽(Joe Manchin)。拜登縱橫政壇近半世紀,曾經是重量級參議員、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副手,2020年苦戰擊敗民粹天王川普(Donald Trump),登上權力巔峰。

一位地方色彩濃厚、資歷平平、不以論述見長的參議員

曼欽呢?他從西維吉尼亞州(West Virginia)政壇起家,一路從州議員、州務卿當到州長,但聯邦參議員資歷不過10年,今年才首度接掌一個委員會(能源)。曼欽與台灣關係友好,經常參加我駐美代表在雙橡園舉辦的活動,但平日問政對美國外交政策著墨不多。整體而言,曼欽是一個地方色彩濃厚、資歷平平、不以論述見長的政治人物。

然而在今日的華府,曼欽卻儼然是一位「超級參議員」。拜登新政府推出的重大政策、法案與人事案,就算與西維吉尼亞州無甚瓜葛,仍必須優先諮詢曼欽的意見,媒體也會追問他的立場,爭議性越高的案子越是如此。拜登以78歲高齡入主白宮,老驥伏櫪卻頗有奔騰之姿,用人打破窠臼,進步政策與大手筆計畫一一出爐,決定施政成敗的關鍵,往往就在於曼欽這一票。

拜登內閣有近30位官員的人事案必須送交參議院行使同意權,迄今20多人順利過關,唯有爭議最大的白宮行政暨預算局(OMB)局長被提名人坦登(Neera Tanden),因曼欽拒絕放行而慘遭封殺。

拜登的1兆9000億美元新冠肺炎疫情紓困計畫,在曼欽背書之下通過參議院表決;但2兆3000億美元的基礎建設計畫,因為涉及對大企業與富人加稅,曼欽還在考慮,大幅度修改在所難免。其他如聯邦眾議院已通過的保障少數族裔投票權法案,以及全面翻修移民法規、積極因應氣候變遷危機、增加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員額、廢除參議院「阻擾議事」(filibuster)規定、提高聯邦最低薪資(時薪7.25美元→15美元)等議題與計畫,都因為曼欽抱持保留甚至反對立場,至今命運未卜。

兩個殘酷的數字:「50」與「60」

曼欽之所以能做到「一夫當關」,原因不在於他有多深厚的政策素養或政治資歷,而在於兩個殘酷的數字:「50」與「60」。這一屆聯邦參議院由民主黨與共和黨中分天下,各50席(民主黨陣營內有2席無黨籍黨友),民主黨因為有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兼任議長而成為多數黨,但賀錦麗只能在表決過程出現「50票對50票」時出手投下關鍵票。換言之,拜登政府的法案想要過關,民主黨的50票1票都不能票,而曼欽這1票被各方公認最難掌握。

再者,對美國的執政黨而言,有時連50票都還不夠。這是拜參議院奇特陋規「阻擾議事」之賜:絕大部分的法案想要進入全院表決階段,得有60位參議員(絕對多數)同意放行,否則連表決的機會都沒有。以今日美國兩黨勢不兩立的政治氛圍而言,拜登政府的爭議性法案想要拉到10位共和黨參議員支持,難度有如登陸火星(預算案另有議事巧門可走)。「阻擾議事」關卡不是憲法規定,以簡單多數(51票)就能剷平,於是另一道關卡來了:曼欽反對廢除「阻擾議事」,連「削弱」都無法接受。

或許可以這麼說,對於拜登與民主黨內自由派、進步派而言,曼欽這位「黨內同志」有時比共和黨的政敵還可怕。他在2012年總統大選時拒絕支持歐巴馬連任;後悔2016年投給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2020年一度考慮支持川普(最後還是投給拜登)。

「寶石紅」的西維吉尼亞州

看看曼欽出身的西維吉尼亞州,一點都不意外,他曾說他衡量一項法案的標準是「如果我無法回老家對鄉親解釋,我這一票就投不下去。」西維吉尼亞是美國最「紅」(共和黨代表色)的州之一,甚至可以「寶石紅」(ruby red)形容,20年來6場總統大選全都是共和黨人勝出,去年川普更拿到68.63%選票,僅次於懷俄明州的69.94%。

西維吉尼亞現任3席聯邦眾議員清一色是共和黨人;州參眾兩院共和黨都居絕對優勢;州長賈斯提斯(Jim Justice)、副州長布萊爾(Craig Blair)、州務卿華納(Mac Warner)、州檢察長莫里西(Patrick Morrisey)也全都是共和黨人。

2012年總統大選民主黨內初選,時任總統歐巴馬照理說是不二人選,但他卻在西維吉尼亞遭遇亂流,該州民主黨選民有40.65%投給一名正在聯邦監獄服刑的囚犯賈德(Keith Judd)。什麼意思?逾7萬3000名西維吉尼亞民主黨人寧可投給一名白人罪犯,拒絕支持一位黑人現任總統(歐巴馬2008年在此地也大輸希拉蕊)。

「溫和保守派民主黨人」的「兩黨合作」信念

因此曼欽可說是西維吉尼亞政壇的「藍色異數」,他以「溫和保守派民主黨人」自居:財政與能源政策相當保守,社會政策相對彈性。曼欽的招牌主張是「兩黨合作」(bipartisanship),曾經成立一個跨黨派問政組織「無標籤」(No Labels),但他從2010年宣誓就任聯邦參議員(監誓者正是時任副總統拜登)以來,「跳槽共和黨」的傳聞就沒斷過。

西維吉尼亞的州石(state rock)是煙煤(bituminous coal),曼欽的家鄉法明頓(Farmington)是一座煤礦小鎮,他的能源政策不問可知。此外,曼欽反對加強槍枝管制、主張限縮女性墮胎選擇權、支持川普嚴峻的移民政策,都讓共和黨引為知音。

雖然川普兩度遭到彈劾,曼欽兩度在參議院定罪表決中投下贊成票(認定有罪),但縱觀川普4年他的投票記錄,50.4%可貼上「挺川」標籤,經常令民主黨自由派同僚扼腕。儘管如此,曼欽2018年連任時僅以3.31%的些微差距險勝共和黨對手,也難怪他在拜登上任後更加強調「兩黨合作」。

「兩黨合作」當然有其價值與必要性,政治本來就是妥協的藝術,拜登也一再強調自己是「全民總統」,而非「民主黨總統」。然而新政府上任以來,共和黨──尤其在參議院──將「反對黨」角色發揮得淋淋漓盡致,儼然是鐵板一塊。曼欽或許真心信仰「兩黨合作」,但共和黨卻以行動證明那是一張空頭支票,他的信念反而成為民主黨的緊箍咒,也因此難逃親痛仇快、「藍皮紅骨」的遺憾。

美國將在2022年舉行期中選舉(眾議院全院改選,參議院改選3分之1),共和黨摩拳擦掌要攻佔眾議院、收復參議院,川普也有意為2024年東山再起操兵。從歷史記錄來看,現任總統的「期中考」往往成績欠佳,拜登不是沒有機會,但恐怕難以打破歷史規律,想固守既有陣地都絕非易事。可以想見,下一屆國會就職時,「藍皮紅骨」的曼欽,地位將更為重要。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