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東豪專欄: 習近平敢讓譚德塞「平視」中國嗎?

過去非常幫中國辯護的WHO秘書長譚德塞(左),最近對疫情起源說法卻打臉中國(AP)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今年3月中國全國政協會議上說:「中國已經可以平視這個世界了。」然而這個世界被中國「平視」後的感覺又如何?

當時習近平正是舉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為例,「再次說明一個道理,在『舉國體制』下,一方有難八方支援,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

3月底,世界衛生組織(WHO)終於公佈拖延甚久的COVID-19源頭的調查報告,但世衛COVID-19源頭調查報告沒有提供清楚的說法,而是提出四種可能。

這分調查報告是由中國專家與世衛專家共同組成。報告提出4種可能:第1種可能,病毒最有可能的起源是從蝙蝠透過中間宿主傳給人類;第2種可能是蝙蝠直接傳給人類;第3種可能是病毒隨著冷凍食品入境中國,這種假設符合北京的主張,源頭調查報告認為「不無可能」,但要進一步研究。

第4種可能是從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之類的實驗室外洩,但WHO專家團隊認定病毒「極不可能」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外洩。這個說法最受北京歡迎。

但是,去年非常幫中國辯護的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 Ghebreyesus)卻做了一個讓人意外註解。他在COVID-19源頭調查報告記者會上直接呼籲調查人員,繼續深入探索病毒由實驗室流出的理論。

據媒體報導,譚德塞說:「雖然調查小組推斷病毒由實驗室外流的假設狀況最不可能發生,此事仍須進一步調查,可能要由特殊專家組成的更多調查小組進行,我與WHO都做好了再次出發的準備!」

譚德塞的說法和世衛COVID-19源頭調查報告是互相矛盾的,因為源頭調查報告寫著「實驗室外洩是種起源假說中的機率最低者……COVID-19『幾乎不可能』來自武漢實驗室。」

譚德塞打臉中國,準備再度調查疫情源頭

譚德塞說:「要追蹤最早起源病例,科學家們需要更全面、更早的『完整資料權限』,包括生物樣本、以及至少不晚於2019年9月全面資料——但在我與團隊的溝通過後,我們發現(在中國)要取得原始資料極為困難,因此我也期待在未來的合作研究中,WHO能取得對照更即時與完整的資料共享權限。」而世衛COVID-19源頭調查報告所取得的最早病例時間則是2019年12月。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為了維護中國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做戰狼又何妨?(美聯社)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被問及病毐溯源問題時,批評美國集結「極少數的國家」發表「所謂的聯合聲明」,公然質疑和否定中國。(取自中國外交部官網)(美聯社)

譚德塞的說法真的很打臉中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面對外國記者提問病毒溯源問題時,則把問題導向美國集結「極少數的國家」發表「所謂的聯合聲明」,公然質疑和否定中國、世衛組織聯合專家組的報告,「這是他們不尊重科學、借溯源搞政治操弄的確鑿證據」,迴避了譚德賽所說的「我們發現(在中國),要取得原始資料極為困難」。

歐洲包括德、法等國疫情因為疫苗施打率不足而進入第三波大流行。全球疫情還可能擴大,但到目前為止,WHO仍無法就COVID-19源頭與擴散提供比較清楚的答案。這次是COVID-19疫情爆發始於中國,下一次全球疫情大流行會從哪裡來?還會是中國嗎?

從譚德賽主持COVID-19源頭調查報告記者會的談話內容可以看到,這裡面有肯定、有妥協,但譚德賽留給外界更多的是疑問,並希望「派出更多次、更特殊專業的特遣疫調團重返中國」,然而中國敢讓世衛「平視」中國嗎?中國能接受世衛更多次的調查嗎?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29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