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曾為台灣空軍90年代主力,如今卻苦等交棒的空中猛虎:F-5的前世今生,與三次錯過的升級換裝時機

2018年1月30日,因應中國人民解放軍武力犯台威脅,我空軍在台東志航基地執行「聯合作戰操演」任務。圖為F-5E戰鬥機。(AP)

隨著新疆血棉花、長賜輪卡在蘇伊士運河等新聞霸佔版面,今年3月22日駕駛F-5E與僚機擦撞後跳傘,因而殉職的羅尚樺中尉與至今依舊失蹤的潘穎諄上尉,已漸淡出國人關注的熱門話題。雖然兩黨也曾因為馬英九與蔡英文「誰才是讓高教機計畫延宕的元兇」爭執一時,但我國空軍戰力因裝備老舊失速的話題性,顯然不敵長榮海運因為歐亞航線塞車釀成國際大新聞,以及巨大長賜輪與渺小埃及怪手的萬用迷因圖。

不過在空軍兩架F-5E失事一周後,回顧這架上個世紀的台灣主力戰機及其事蹟依舊有其必要。若回顧F-5E過去三次與升級擦身而過的機會,更可以看出這款戰機的延遲退役與未能改裝,恐非一時一人的過失。如果把前身T-38教練機在算在內,廣義的F-5家族其實已經存在超過一甲子。美國軍火商諾斯洛普(Northrop)在二戰後想要研發一款可充當航母艦載機的輕型超音速戰鬥機,不過美國海軍決定將麾下航母全部提升為超級航母後,航母不再需要輕型艦載戰機,諾斯洛普的生意盤算也宣告落空。

不過當甘迺迪政府提出對盟國的「軍事支援計畫」(MAP)後,代號N-156F的這項戰機研發計畫以成本低廉、保養簡單的優勢勝出,成為對西方同盟國外銷專用的噴射戰機,這也就是官方代號F-5A的「自由鬥士」(Freedom Fighter)。F-5A的第一份訂單是由挪威在1964年簽署,我國也搭上這波F-5A的訂購潮,一共獲得92架F-5A(單座版)與23架F-5B(雙座版),第一個換裝的單位是駐防臺南的443戰術戰鬥機聯隊。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風傳媒VIP文章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