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犯罪跨越族裔!回顧美國亞裔、非裔關係史 學者:雙方應合作對抗種族歧視

美國非裔參加反對亞裔仇恨犯罪活動(AP)

由於COVID-19疫情自中國武漢傳出,使得亞裔遭受歧視,甚至暴力攻擊情況加劇,美國喬治亞州槍擊案奪走多名亞裔性命,讓亞裔社群人心惶惶,而加州灣區的部分亞裔遇襲事件中,有嫌犯是黑人,在媒體報導催化下,可能使同樣受到種族歧視的亞裔和非裔之間造成誤解及對立。

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C Irvine)政治系教授克萊兒.金(Claire Jean Kim)長期研究美國亞裔社群,曾撰寫紐約市韓裔和非裔關係的書籍,近期才出版《反黑人世界中的亞裔美國人》(暫譯,Asian Americans in an Anti-Black World)一書,她認為應了解亞裔與非裔關係的歷史脈絡,避免簡化成「黑人攻擊亞裔」的說法。

克萊兒.金說,加州亞裔的故事源自於舊金山,1800年代有大量華人移民到舊金山,「那是最初的中國城」,而美國1982年通過《排華法案》後,換成日本移民居多,雖然都以舊金山為家,但華人和日本移民各自形成社區,也被排除在白人社區之外,「黑人亦同」。

武漢肺炎疫情未歇,舊金山中國城的居民依舊戴著口罩。(美聯社)
COVID-19疫情未歇,舊金山中國城的居民依舊戴著口罩。(資料照,美聯社)

亞裔移入白人社區 黑人被公宅隔離

「二戰是個轉折點」,克萊兒.金告訴網路雜誌《Slate》,由於美國西岸的日本移民被送至集中營關,首度有大量黑人來到舊金山,因為戰時有工業、造船等就業機會,舊金山的非裔人口驟增,「這時重要的事情發生了,當地用公共住宅計畫來把黑人及其他族裔分開」,反而給了亞裔移入白人社區的機會。

克萊兒.金強調,她聚焦在華裔和日裔2個亞裔族群,而美國在冷戰期間要躍升國際舞台,表現出「已解決」自身的種族問題,亞裔移入白人社區即是其中1種模式,舊金山西邊列治文(Richmond)、日落(Sunset)2區過往為純白人社區,現在則以亞裔為主,就是明顯例子。

「從區隔居住部分來看,(亞裔和非裔)待遇就有差別」,克萊兒.金直言,「這些都會帶來房價、世代財富及教育品質的差異,亞裔也能有更好的工作機會,以前不聘用亞裔的職缺開放了,但非裔仍被排除在外」。另外,1960年代出現亞裔運動,「亞裔美國人」(Asian American)這名稱也是從當時開始使用。

亞裔運動受黑人運動影響甚大

克萊兒.金指出,當時的亞裔運動受到越戰及「第三世界解放陣線」(TWLF)起義激勵,而亞裔社會運動團體也受非裔政黨「黑豹黨」(Black Panthers)影響;1968年發生的起義事件,則是所有少數族裔聯合要求平等教育權,但亞裔在美國社會地位似乎高於其他族裔,因此合作時會出現緊張關係。

推動亞裔研究是亞裔運動的成果之一,只是在1970、1980年代,被關押的非裔人數和亞裔、白人人數不成比例,也對亞裔、非裔之間的關係造成影響。克萊兒.金提到,1994年華裔家長控告明星高中對亞裔入學申請不公,最後促使舊金山公立學校改採「多元指標」錄取申請者,但也讓許多非裔、拉美裔落榜。

當時的「何訴舊金山聯合學區」(Ho v. San Francisco Unified School District)案子,主要是當地洛威爾高中(Lowell High School)有自行篩選標準,錄取特定數量的少數族裔,而該校因進入常春藤聯盟(Ivy League)的高錄取率,使得許多人搶著念。

美國亞裔發起反對仇恨犯罪示威(AP)
美國亞裔發起反對仇恨犯罪示威(AP)

資本主義也牽動族裔間關係

不過華裔家長認為,洛威爾高中對亞裔的評選方式不公,因而提告,但克萊兒.金強調,該校的篩選標準對華裔之外的其他少數亞裔族群有利,而提告的華裔組成「亞裔美國人法律基金會」(Asian American Legal Foundation),「他們想要看起來是為了全體亞裔爭取權益」。

克萊兒.金認為,相較於其他城市的亞裔與非裔關係,舊金山的亞裔人口占全市人口30%,甚至更高,且以華裔為主,因此更具意識、有政治力量,以及曾受迫害的歷史,「那段歷史影響觀點,不只是對灣區的華裔,而是全美各地的亞裔,因此舊金山、加州的華裔、日裔的遭遇都深植人心」。

克萊兒.金說,儘管拍攝到的亞裔遇襲影片中,有名嫌犯是黑人,但不能忽視亞裔、非裔2個族群涉及的龐大權力結構而下定論,「他們牽涉的不單是種族結構,還有資本主義,像是加州康普頓(Compton)韓裔經營賣酒的店家與黑人顧客的關係,這就是資本主義,區分群體,把有些人視為可有可無」。

美國非裔參加反對亞裔仇恨犯罪活動(AP)
美國非裔參加反對亞裔仇恨犯罪活動(AP)

攻擊亞裔屬間歇性 應與非裔合作反種族歧視

「我們可以看到美國這些間歇性的亞裔遇襲事件,都和當時全球經歷的事情有關」,克萊兒.金表示,「現在是COVID-19疫情,1980年代是因美日關係,1870年代則是(美國)西部及西南部的大蕭條,使得白人勞工對抗華人勞工,所以總是有經濟、政治大事件激起反亞裔的暴力事件,這與反黑人情況不同」。

克萊兒.金稱:「這個國家(美國)的反黑人暴力事件是持續性、結構性,但針對亞裔的則較是間歇性、偶發情況。」不過她也強調,此說法並非淡化亞裔遇襲的嚴重性,因為當這類事件發生時,大眾不會去管是偶發或持續存在的現象,「疫情期間確實有些警示訊號,且可怕的事也發生了」。

克萊兒.金提醒,看待亞裔被攻擊事件時,不能忽略過往亞裔和其他族裔的關係史,「這點很重要」,且當亞裔社群對此事件感到恐懼、憤怒、難過時,「我想我們要自問,我們真的像爭取自己權益一樣地支持黑人的權益嗎?」她直言,相較於非裔,亞裔具優勢,「此時最重要的,就是與黑人結盟,雖然會很難」。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