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調人生》思覺失調患者談發病:跳樓逃家、瘋狂毆母,爸爸崩潰帶我燒炭

年輕時期是思覺失調症的好發高峰,許多患者在發病當下,大腦受疾病影響處於嚴重發炎狀態,此時的他們多半沒有能力進行邏輯性的思考,更缺乏病識感,難以主動對外求助。示意圖。(資料照,取自Counselling@pixabay/CC0)

我叫ERICA(化名),今年19歲,去年剛考上某大學社工系;然而除了大學新鮮人,我還有一個身分──思覺失調症患者。從小我的朋友就不多,然後爸爸媽媽在我小三升小四那年離婚了,所以直到高中前,我和哥哥都跟爸爸住。你問這些遭遇跟我生病有沒有關係嗎?其實我覺得還好耶,但不知道為什麼,升上國中後,我就莫名其妙生病了,不但不信任任何人,還不斷聽到耳邊有聲音告訴我:「家裡不安全,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離開。」然後有一天,我竟從住家二樓的陽台一躍而下。

墜樓那一年,我念國二,也算是我第一次嚴重發病吧!但在這之前,我自己及家人都有發現我不對勁,因為我白天不肯去上學,晚上不睡覺,還千方百計地想要離開家。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曾經走在路上突然去開陌生人的車門,然後對他們說:「拜託你們帶我走,我的爸爸不是我的爸爸,我的媽媽也不是我的媽媽,他們都想要害我!」我也曾經因為抗拒上學,在爸爸開車送我上學的途中,伸手去搶爸爸的方向盤。接下來的驚嘆號,就是發生所謂的跳樓事件。

(延伸閱讀:失調人生》思覺失調症都很暴力?全台估逾20萬患者,自傷比傷人更多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風傳媒VIP文章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