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就是抗爭工具!高中生善用Instagram成功爭取權利

台灣青年民主協會理事長張育萌表示,Instagram的滾動時間更短,並且仰賴視覺傳播,視覺化確實造成了影響。示意圖。(資料照,美聯社)

網際網路確實對世界造成了重大變革,正如2012年臉書助攻了阿拉伯之春,或者2014年台灣爆發318太陽花學運,網路論壇批踢踢實業坊(PTT)成為其中一個雲端集結地,當溝通減少時空的阻礙後,各路運動的反抗者更有機會集結力量、影響更多人。

從太陽花學運以來,青年世代意識逐漸抬頭,除了國家大事外,也逐漸落實回學生族群的日常生活,過去在校園裡留下的威權管教模式,比如制服規定、升旗儀式、第8節課、寒暑期輔導課等,這幾年來也陸續鬆動。(延伸閱讀:名校生才搞學運?太陽花學運、香港反送中激發社區高中生創學生聯盟

網路在學生權利意識的促進上,確實扮演重要地位。台灣青年民主協會理事長張育萌表示,以前網路還沒盛行時,假設在學校福利社的食物裡吃到髒東西,「如果在班上你吃到,大家只會覺得你很衰、我吃到我很衰」,跟學校抗議時,校方通常會說只是偶發情況,但當有網路時,就可以知道也有別人吃到。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新新聞VIP文章

現在免費試閱1個月! 了解詳情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29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