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東豪專欄:今年防疫首戰裡的楊志良與陳時中

部立桃園醫院發生院內感染事件後,確診人數不斷增加。(柯承惠攝)

衛福部部立桃園醫院的院內感染事件,是台灣進入二○二一年的第一場防疫戰爭。部立桃園醫院發生院內感染事件後,確診人數這幾天不斷增加。包括桃園捷運A7速食店、桃園南門市場等地點,因疫調無法確認接觸者而被公布,這也是台灣今年第一次面對社區感染隱憂的時刻。

在這一場防疫戰爭中,第一個引爆爭議的是前衛生署長楊志良。

楊志良的爭議在於第一時間搞錯負責插管醫生就做出評論,隔天還加碼說:「最大問題就是醫生沒有按照SOP,假如我是院長,第一件事情就是開除案八三八這名染疫醫師。」

楊志良這段話打擊了第一線面對COVID-19疫情的醫護人員士氣,更何況照顧COVID-19病患本來就是高風險工作。楊志良這段咎責、開除的批評,不僅將責任歸咎在一個醫生,而且對眼前防疫作戰一點幫助也沒有。但楊志良對自己的評論卻很固執。

但楊志良的每句話都是錯的嗎?從部立桃園醫院的院內感染已擴及醫護家屬,甚至衛福部長陳時中在防疫記者會上公布桃園捷運A7速食店、桃園南門市場等地點,都是因疫調無法確認接觸者,至少在指責部立桃園醫院的管控有疏失是對的。關鍵在於問題發生了,接下來怎麼做。

部立桃園醫院容納醫療台灣超過二○%的COVID-19病患,本身就是高風險醫院。吃燒餅一定會掉芝麻粒,眼前就看陳時中、張上淳所領導的防疫團隊速度能不能比病毒擴散快,比病毒快,則疫情獲得控制;比病毒慢,台灣就會進入社區感染的階段。

部立桃園醫院的院內感染事件發生至今,台灣社會經過一波短暫騷動後,不少民眾與餐飲業者不畏疫情,紛紛捐輸餐飲與物品,給部立桃園醫院醫護人員加油打氣。

台灣社會這次面對COVID-19疫情的態度遠比二○○三年面對SARS時成熟非常多,台灣在防疫上能走這麼遠,陳時中所領導的防疫團隊其實一直在滾動式修正中前進。但在全國民眾高度配合,同時彌補速度快於擴散速度,才讓台灣疫情獲得控制,經濟生活如常,甚至還有演唱會、馬拉松比賽,這才是台灣創造防疫奇蹟的最大原因。

至於過去關於普篩的論辯,其實沒太大意義,因為中國這波疫情證明普篩也不能保證任何事。

*作者為《新新聞》社務顧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