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政權交接風暴》美國、台灣、香港國會都被攻陷,有什麼不一樣?

川粉進攻美國國會成為全球頭條,但幾個小時後便平息。(AP)

一月七日早上,台灣人起床後發現美國出了驚天動地的大事。在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煽動下,於華盛頓特區集結的川普支持者轉向國會山莊挺進,警力防備不足的情況下,抗議者短暫地佔領議會殿堂。

川粉的目標是想阻止美國兩院進行中的選舉人投票確認。由於川普在十一月三日選後,不斷聲稱有大規模的選舉舞弊,拒絕承認敗選,他的死忠粉絲怨氣難以宣洩,造成前所未有的政治風暴。

不服敗選川粉衝進國會

持續幾個小時的佔領事件造成包括警察在內有五人死亡,美國兩院之後迅速復會,確認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的當選。不少共和黨議員加入譴責川普的行列,民主黨議員認真考慮在川普任期最後兩周進行彈劾,提早趕他下台。做為美國史上最具爭議性的總統,這場佔領國會風波倒是很適切地為其風風雨雨的四年劃下休止符。

川普任內對於中國採取強硬態度,一改過去八年民主黨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時期的妥協作風,從二○一八年美中貿易戰開始,逐漸將中國視為各種地緣政治、智慧財產權、5G產業等領域的對手。二○年初的武漢肺炎爆發後,川普更聲稱是「中國病毒」,直接退出明顯袒護中國的世界衛生組織(WHO)。

由於一系列對於台灣的友好政策,包括軍事武器出售、高層官員來訪等,以及對香港民主運動的支持,包括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制裁香港官員等,川普在台灣與香港都有不少支持者。

反倒是台灣在野的國民黨在美國選前,曾公開宣稱期待拜登(Joe Biden)當選。相對的,去年十二月中,台北還出現一場由獨派主辦的「挺川滅共站出來」集會,儘管其規模不大,但是也顯示台灣的統獨勢力早就在美國總統選舉中選邊站。

是暴徒或英雄評價兩極

就意識型態而言,台獨運動、香港民主運動、海外的中國民主運動,長期以來與自由派的民主黨較為契合,但是也因為川普鮮明的反中立場,也有不少台、中、港人士在選前轉而支持川普。

事實上,有民調資料顯示,如果台灣人與香港人可以參與美國總統選舉,都會是一面倒的紅州。

立法院委員會以30秒通過服貿審查,引爆318太陽花學運占領立院運動。(林瑞慶攝)
作者認為,太陽花運動是為了抵抗即將強力通過的《服貿協議》,屬於正當的公民不服從。(林瑞慶攝)

不過,就佔領美國國會事件而言,台灣與香港的反應倒是出奇的平靜,支持與同情川普的獨派和民主派都沒有出聲,他們也反對將美國發生的事情,與一四年台灣太陽花運動、一九年七月一日香港佔領立法會行動相提並論。

反倒是中國見獵心喜,因為這是最好宣揚民主體制不可靠的素材。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記者會中提到,美國官員和媒體使用「暴力事件」、「暴徒」和「極端分子」的字眼來譴責,但是面對香港立法會佔領卻是聲稱參與者是「民主英雄」。

簡單講,台灣與香港所發生的事件是正當的公民不服從,都要抵抗即將強力通過的不當法案(《服貿協議》與《逃犯條例》),但是美國抗爭卻是為了一起各州共和黨官員與法官都認為是正當與合法的選舉結果。台灣人佔領立法院是為了捍衛民主,香港佔領立法會是為了捍衛法治,但是當美國川粉試圖阻止國會確認選舉結果,他們其實是在推翻民主投票的結果。

此外,台港的佔領行動與美國有下列三點不同。首先,台灣的太陽花運動與香港的佔領立法會都不是由當權政治人物所煽動的。在一四年的三一八佔領行動之前,在野的民進黨對於《服貿協議》並沒有採取反對立場。

同樣的,在香港年輕抗爭者衝入立會之前,民主派議員也試圖阻撓,卻無法阻止抗議者的憤怒。

其次,台港運動都是採取非暴力抗爭哲學,盡可能減少人員傷亡與財產損失。在太陽花佔領者撤出之後,還發起群募行動賠償立法院的損失。香港佔領者連取用立法會販賣機的飲料都將錢留下來。相對的,許多衝上美國國會山莊的示威者則是隨身攜帶攻擊性武器,導致了一名警員的死亡。

公民不服從要特定條件

最後,公民不服從的啟動是需要特定的條件,並不是你不爽政府的作為,就是可以為所欲為。太陽花運動起源於國民黨立委強力通過《服貿協議》的二讀程序,違背當初朝野協議的逐條審查程序正義。

在香港,也是因為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以非常短的時間進行公眾諮詢,完全無顧法律界、外國領事館、境內民情的反對聲浪,才導致佔領行動。

這些差異昭然若揭,如果還有人將美國、台灣、香港所發生的佔領議會事件相提並論,其原因要不是壞心(抹黑台港的民主運動),就是笨(那就沒有救了)。(作者為台灣大學社會學教授)

新新聞1767期
新新聞1767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想看更多政經時事、深度解析,快追蹤《新新聞》Facebook粉絲團

評論

4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