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1999年,蔡英文、陳博志談不會因WTO放棄戒急用忍

中國比台灣早加入WTO,曾造成台灣人的緊張。(美聯社)

我們為什麼要刊登這篇舊文?

北京最近陸續在《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CP)和《中歐全面投資協定》有所進展,這一在亞太區、一在歐洲的兩項協定,台灣都沒有角色,難免讓人緊張。
其實在1999年,中國早台灣一步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台灣人也有被世界經濟排除在外的憂慮。當時執政的李登輝政府力行「戒急用忍」──嚴格控管對中國的投資也被質疑。

面對國人的疑慮,時任李登輝政府「經濟國師」的陳博志,和現在已經擔任總統、當時為WTO談判顧問的蔡英文都接受《新新聞》採訪,說明對中國投資管控的必要性。

如今同樣有人以RECP等,要求台灣要與中國有更緊密的結合,但陳博志當年以國際法上政治、軍事問題位階高於經貿問題的原則,「兩岸之間存在明顯的政治問題,中共一天不放棄武力犯台,兩岸的交戰狀態就等於沒有完全解除」反對對中鬆綁,問題至今仍然存在。(編輯部)

中國與美國達成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雙邊經貿協議,向正式加入WTO邁進一大步,這對台灣加入WTO產生何種影響,最近成為國內引人關注的話題。

同時也是李登輝總統重要財經幕僚的台大經濟系教授陳博志指出,中共順利入會,將有利台灣入會時程。但從美國對中共所做的各項讓步來看,台灣在確定兩岸經貿資源不會因此而被中國大陸過度攫取之前,不可輕言放棄戒急用忍的大原則。

陳博志說,雖然WTO的各主要會員國在檯面上一直以兩岸入會為各自獨立的事件做為官方說辭,但檯面下的暗中運作卻又是另一回事,所以才會有台灣先中共入會、中共先台灣入會或兩岸同時入會的說法。

陳博志:戒急用忍不能鬆口

他表示,無論如何,中國大陸如果早點入會,台灣因中共未入會所受到的阻力就會消失,有助於台灣加快入會腳步。接下來台灣要努力的方向,轉而成為如何使自己更具備入會的條件。

但中共與美國協議未來將以開發中國家的條件加入,台灣對這點就必須非常小心,因為台灣是被要求以已開發國家的標準入會,未來如果大陸在貿易上享有較台灣更大的彈性,像解除關稅緩衝期較長、不必解除所有保護措施等,則台灣很可能會因立足點不平等,在經貿上遭遇大陸更強的競爭。

陳博志並擔心,由於WTO是一種多邊協商的架構,但現階段台灣卻無法與中共對等談判,因此也無法要求更合理的遊戲規則。

不同於兩岸都入會後,台灣與大陸將自然三通的見解,陳博志認為,就是因為現在有WTO,戒急用忍才更不能鬆口。

他強調,如果未來中國大陸方面在兩岸利益衝突的事項上願意讓步,我們才可考慮逐步放寬,否則「應該抓得更緊」。他強調,政府應立刻積極就兩岸利益衝突的經貿事項逐一展開研究調查。未來大陸拿掉一項對台灣不利的,台灣就對等開放一項。

1999年11月18日出刊的《新新聞》663期,報導了中國比台灣早一步完成WTO談判的各方反應。
1999年11月18日出刊的《新新聞》663期,報導了中國比台灣早一步完成WTO談判的各方反應。

對於這種做法會不會違反WTO對會員國的要求,陳博志則以國際法上政治、軍事問題位階高於經貿問題的原則指出,由於兩岸之間存在明顯的政治問題,中共一天不放棄武力犯台,兩岸的交戰狀態就等於沒有完全解除,在國家安全的考慮下,經貿條約是允許不被執行的。

同時也是經濟部外貿談判顧問的政大國貿系教授蔡英文則以「中國大陸要面子,美國要裡子」來形容這次雙方所達成的協議。

蔡英文說,仔細分析目前雙方所達成的協議內容,與江澤民今年(一九九九)四月訪美時並無不同,美國人想要的還是要到了,只是這次將談判結果略加包裝,讓中國大陸達成以「開發中國家」名義加入的心願,其實像關稅緩衝期之類的優惠,依烏拉圭回合談判,只能適用到二○○○年,實質意義並不是很大。

蔡英文:該來的都已經來了

蔡也指出,從談判的具體內容來看,由於中共開放市場的項目是電信、網路等,對象主要是歐美大廠商,而非台灣的中小企業,未來雖會有一定程度的附隨效應,但大陸因法律制度問題所衍生的投資風險,廠商仍需仔細評估。

至於中共加入WTO對台灣的衝擊究竟會有多大,必須等到他們與各國都談好了,最後整理出來的總結果才會知道。

一直參與WTO談判幕僚作業的蔡英文感慨,談了八、九年,其實這個過程中,台灣的市場已陸續在開放,「該來的都已經來了」。她認為,台灣目前可以說已做好了加入WTO的各種準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