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專訪1》「民進黨支持川普太短視」 黃亞生:「敵人的敵人是朋友」是獨裁思維

美國麻省理工史隆管理學院教授黃亞生指出,多數民主黨人認為美國最大威脅是俄國,不是中國,他很贊同,建議拜登對中國採取風險迴避政策。(黃亞生提供)

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1月上任後,美中關係將進入競爭又合作的階段。美國麻省理工史隆管理學院前副院長、時代基金會講座教授黃亞生接受《風傳媒》視訊專訪時指出,美國最大威脅是俄羅斯,不是中國,建議拜登採取風險迴避政策,而非全面中止與中國的合作;他認為,未來美、中在全球暖化、公共衛生方面有很大合作空間。

黃亞生出生於北京,1991年於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取得博士學位,曾在密西根大學、哈佛大學任教,為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顧問,創辦China Lab、 India Lab,為中國、印度的中小企業提供諮詢,著有《具有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被《經濟學人》選為年度最佳書籍之一。

美國總統川普自2018年3月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卸任前,接連推出多項對中國不友好的措施,黃亞生指出,「川普的中國政策是失敗的,從最初的貿易戰,以及限制投資、限制留學生、限制技術交流等;美、中之間存在意識形態、利益衝突,這是事實,要去面對。不過,美、中關係不像美、蘇冷戰時期是零與一的博奕,美中關係有競爭衝突,也有合作面。」

「川普對中貿易戰完全失敗,貿易逆差不減反增」

川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有達到目的嗎?黃亞生指出,「川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完全是失敗的,連最基本目標要減少貿易逆差,都沒有達到。美中貿易逆差不減反增,而且對美國經濟造成損害。」

「美國這次處理新冠疫情不當,貿易戰是原因之一。」黃亞生指出,一項研究發現,貿易戰使得進口成本增加,美國醫療院所在新冠疫情發生前,已經減少自中國進口個人防護衣、口罩、呼吸機等醫療器材,後來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全世界都在搶購醫療用品與器材,結果就來不及了。

延伸閱讀:重磅專訪2》中國經濟將超車美國?黃亞生:人均GDP與發達國家還差得遠

美國的新冠疫情一直沒有趨緩跡象,使得身處最前線的醫療人員承受莫大壓力。圖為加州紀念醫院的加護病房。(美聯社)
MIT史隆管理學院教授黃亞生認為,美國這次處理新冠疫情不當,貿易戰是原因之一。圖為加州紀念醫院的加護病房。(資料照,美聯社)

「美中關係的確需要調整,但調整方式不應該像川普推出的這種方式。」黃亞生認為,「美國對中國政策應採取風險迴避政策,而非全面打擊,要減少美中的風險,但不能完全中止合作。」

他指出,「美國目前面臨巨大危機,新冠疫情這麼嚴重,拜登上任後必須優先解決這個問題。在中美關係方面,拜登對中的政策,不會馬上調整,貿易戰不會馬上結束。」

美國最大威脅不是中國?黃亞生贊同俄羅斯才是

對於拜登上任後的中美關係,黃亞生指出,「民主黨與共和黨有一個巨大差別,多數民主黨人認為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多數共同黨人認為中國是美國最大威脅。我較贊同民主黨的角度。」

他指出,「拜登上任後,未來4年美、中之間仍有衝突,我沒看出中國蓄意進攻美國,但俄羅斯卻是咄咄逼人,最近美國聯邦政府許多機構的網站遭俄羅斯駭客組織攻擊,拜登已表示上任後將予以懲罰。」

黃亞生認為,拜登會比川普理智,未來可以在全球暖化、公共衛生等方面取得權衡,與中國合作。拜登政府把全球暖化視為優先議題,美國若不和中國合作共同對抗暖化,如何解決暖化的問題?在新冠肺炎方面,中國同意可由國際調查,美國應加以肯定,這是兩國可以合作的領域。

美國候任總統拜登。(美聯社)
MIT史隆管理學院教授黃亞生認為,拜登就任美國總統後,美、中之間在全球暖化與公共衛生方面有很大合作空間。(資料照,美聯社)

美中關係回不去了?「如何畫紅線挑戰大」  

美中關係不可能回到川普之前的情況,黃亞生指出,「雙方尋求合作之際,也不能否認有對抗的情況存在,如何貫徹在政策上,要在什麼地方畫一道紅線,這是比較困難的。」

對於拜登上任後的美中關係,黃亞生建議,兩國應恢復高層領導的接觸與交流,不要妨礙民間企業、學術交流;在衝突方面,最好畫下紅線,一個負面表列清單,讓大家明白什麼不能碰;未來美、中雙方應該給予同等待遇,互通有無,例如,目前美國可以看到大陸媒體網站,但大陸則看不到美國媒體網站,未來應採平等對待,在投資方面也一樣平等對待。

「中國須與發達國家技術交流,擴大市場」

至於中國方面,如何因應未來的中美關係?黃亞生指出,中國需要與發達國家技術交流,擴大市場,如果中國與發達國家關係搞壞,只剩下「一帶一路」,多半是接受中國補助的國家,這樣對中國經濟發展是不好的局面。

他指出,「不論中國經濟的盤子有多大,國內生產毛額有多大,在全球190多個國家中,中國目前人均GDP屬於中等收入國家,中國國內面臨農村、教育等問題,應理智地發展經濟。」

「川普所作所為幾乎是在毀滅美國」

黃亞生話鋒一轉指出,「川普卸任前,把美中關係都破壞了,對於新冠疫情相關的紓困法案,拖到最後一刻才簽字,把爛攤子留給拜登。川普所作所為幾乎是在毀滅這個國家,美國疫情這麼嚴重,他還跑去打高爾夫球,如同歷史上羅馬皇帝尼祿,羅馬城發生大火,他卻在彈琴。」

「美國未能有效控制新冠疫情,這是川普領導力的失敗。」黃亞生指出,如果體制有問題,這個體制選出這樣的人當總統,2016年川普在普選輸了,後來靠選舉人團選舉勝出,成為總統,這是一個奇怪的制度。中國應理智地認識這個問題。

美國總統川普所帶來的民粹強人現象影響全世界。(美聯社)
MIT教授黃亞生批評美國總統川普破壞民主制度,宛如羅馬皇帝尼祿。(資料照,美聯社)

「支持川普等於支持一個破壞民主的總統」

不過,黃亞生認為,「民主制度雖有各種缺點,但民主制度非常強大,會即時修正缺點,這次拜登勝出,就是一個自我調整。如果在獨裁制度下,那麼川普就會一直做下去,更可怕。」

這次台灣、韓國經歷新冠疫情的考驗,相當成功。黃亞生指出,「台、韓的經驗顯示,民主制度下,可以有效控制疫情。但是川普就在破壞民主,大選後,他一再要推翻民主選舉的結果,台灣的民進黨政治家們支持川普,等於是支持一個破壞民主的總統,也就破壞了自己最大的軟實力。這是非常短視的。」

黃亞生表示,「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這是列寧主義的思維方式,這是獨裁制度的思維方式。我擔心台灣的政治家在民主政治裡,仍是獨裁的思維方式。」

「川普對美國民主制度做了不可彌補的破壞,即使他下台了,他對民主信心的破壞仍有負面的衝擊。」黃亞生認為,「民主制度最大的敵人不是某個國家,而是獨裁的心態。我們要反對的是這個心態。」

20201230-SMG0034-E01-黃亞生小檔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