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又見東方主義:不合時宜的「中國通」傅高義

傅高義(Ezra F. Vogel)(用心阁@Wikipedia CC BY 3.0)

薩依德(Edward W. Said)曾在《東方主義》的新版序言中表示,「東方」與「西方」的概念是易於受到操控、被集體熱情驅動的概念。對他者貶抑鄙夷的僵化心態與陳腔濫調日益根深柢固、結合了赤裸權力的宰制掌控,強權透過某種知識的形式斷定「東方」的本質。他指控這些知識活動其實都是戰爭販子「反覆利用同一套想像虛構以及一概而論,只求能夠刺激美國起身對抗異國的魔鬼」。 出身巴勒斯坦的薩依德,他所關切與反思的所謂「東方」,主要是中東地區、阿拉伯人與伊斯蘭教。因應著強權所需建構出來的「東方主義」,根本不是真實存在的東方,而是成為帝國理直氣壯發動侵略的緣由。面對中東百年來承受的苦難,薩依德的反思與批判自然吸引了眾多追隨者,但面對勃發未久的中美新冷戰,如果站在「東方主義」的立場上思考,華府推銷的「中國威脅論」究竟有哪些言過其實之處,引來的譏諷的恐怕只會是「你拿中國多少錢」的罵名。 日前因為手術併發症不幸逝世的哈佛費正清中心前主任傅高義(Ezra Vogel),被美國學界推崇為「中國通」與「日本通」,但他生前與芮效儉(Stapleton Roy)、董雲裳(Susan Thornton)等人共同執筆的公開信〈中國不是敵人〉(China is not an enemy),就引來許多反對意見。加上中國外交部立即對該文表示肯定,中國官媒也藉此強調公開信「傳遞了美國國內對發展中美關係的普遍期待」,在這種氛圍下要理解半生關切東亞事務的傅高義,自然也就更加困難。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新新聞VIP文章

現在免費試閱1個月! 了解詳情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