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容所超收爆表到573% 歷經「十二夜」續命後,台灣浪浪過的好嗎?

流浪動物收容零撲殺政策在2017年2月上路,雖浪浪們躲過「十二夜」的命令,但同時也產生收容所爆滿超收的問題。示意圖。(資料照,陳明仁攝)

相信動物協會是目前國內北部地區最大的流浪狗抓紮團體,他們的目標與定位很清楚,就是針對街頭流浪母犬進行捕捉、絕育、釋放(TNR),藉以有效解決流浪犬問題。提到相信動物協會,多數民眾可能還是有點陌生,但若是台大學生社團關懷生命社,在動保界可就有名了!

相信動物協會創會幹部學生時代都是台大懷生社的成員,也都曾積極參與紀錄片《十二夜》放映後討論;乃至於《動物保護法》修法拍板公立收容所零撲殺政策的過程,如今更是《十二夜2》主要拍攝的動保團體之一。

「因為從過去到現在與台大懷生社都有很深的淵源與互動,相信動物協會正式登記名稱其實是『社團法人台灣懷生相信動物協會」,協會執行長也是主要創會幹部之一的郭璇說。

郭璇的個人背景也很特別,除了協會執行長,她也是執業獸醫師,而在就讀台大獸醫系之前,她已完成了台大電機系四年學業也取得了畢業證書。郭璇說,念到電機系四年級時,她突然對獸醫系大感興趣,於是跑去旁聽獸醫系的課,才知道台大有「流浪犬工讀生」的設置,隨即報名加入。

20201219-相信動物協會執行長郭璇(左)(取自相信動物協會臉書)
相信動物協會執行長郭璇(左)從台大在校時期就關注浪犬問題。(取自相信動物協會臉書)

但郭璇沒想到,所謂的工讀生竟是要負責接受師生舉報校園流浪狗出沒位置,然後通知捕犬大隊把狗抓走,送進公立收容所。而當時《動保法》還沒有公立收容所零撲殺的規定;也就是說,被送進收容所的狗狗若短時間內無人認領或認養,唯一的下場就是安樂死,這也是後來《十二夜》故事的雛型。

從通報抓狗到致力母絕育 她從翻轉台大校園開始做起

對於愛狗的郭璇來說,流浪犬工讀生不是愛狗、護狗,反而成了殺狗的幫兇,這讓她完全無法忍受。於是她跑去遊說台大總務處,提出對已在校內存在一段時間的狗狗,由工讀生負責帶狗去結紮,然後讓狗繼續在校園內生活,從此成為台大的「校狗」;另方面工讀生會定期巡視校園,避免不斷有新的狗群進駐,藉此取代大批狗狗被抓進收容所安樂死的結局,沒想到校方竟欣然同意了。

在郭璇與一群志同道合同學的努力,改變了台大行之多年可做不可說的校園流浪犬處理方式;也讓原本只是利用假日四處幫忙打掃公私立狗舍的台大懷生社,有了更有意義的運作方向。2007年起,台大懷生社開始有計劃地針對台大校園乃至於附近社區的流浪母犬進行抓紮行動,目標是有朝一日,徹底終結台灣這片土地上的流浪犬悲歌。

(延伸閱讀:「不能這邊救了,那邊又生了!」動保團體「紮女養成計」5天募了125萬

20201219-相信動物協會歷年絕育流浪母犬成績(相信動物協會提供)
相信動物協會歷年絕育流浪母犬成績(相信動物協會提供)

「沒回來就算了!」並非每個飼主都把貓狗當「寵物」

做人命運大不同,不同主人的狗待遇也常有天堂與地獄的區別。在鄉間,很多民眾習慣對犬隻採取放養的方式,有時就算狗狗幾天幾夜不回家,飼主也覺得很正常,「反正回來當撿到,沒回來就算了」。因此,部分飼主對於家犬應該做的登記、植入晶片、接種狂犬疫苗、絕育等規定,常視為是政府在找麻煩,若一定要配合,有人甚至會選擇乾脆把狗丟掉。

另外,部分飼主則以長期鍊養或籠養犬隻,將其當成「工具」,利用狗狗具地域性的特性來達到警示防盜作用;撇開人道問題不談,鍊養、籠養的狗狗若未絕育,還是有可能跟外面的遊蕩犬交配,並不斷繁殖,等到飼主發現情況不對,往往一大窩幼犬已經呱呱墜地。

2.圖輯-流浪狗.流犬專題-景美溪畔河堤上.流犬舒懶地沐浴在溫暖陽光下.(陳明仁攝)
部分飼主對犬隻採取放養的方式。示意圖。(資料照,陳明仁攝)

歐美飼主限制嚴格 在台輕易領養恐是問題關鍵

而問題關鍵或許就在,在台灣想要擁有一隻狗狗,實在是太輕而易舉了。根據現行規定,國人只要出示年滿20歲的身份證件,就能到各公立動物收容所辦理犬貓領養,還可以一次領養多隻。然2018年發生的苗栗叔姪「假領養、真宰殺」一案,當事人橫跨3縣市領養了20隻狗狗,但他們並不愛狗,這些狗狗最後還都進了饕客肚裡,卻是最血淋淋的案例。

相較之下,許多歐美國家對於飼主資格限制相當嚴格。相信動物協會正式成立前主要幹部曾連袂至德國參訪,得知一名愛狗成痴,且堅持「以領養取代購買」的德籍男子,因為不到30歲又未婚,前後竟花了2年走訪當地各公立動物收容所,都無法領養到一隻狗;原因只是收容中心認為,太過年輕又沒有其他家庭成員同住的單身男子,可能沒有辦法妥善照顧狗狗。

20201219-新北市領養動物流程。(取自新北市政府動物保護防疫處網站)
新北市領養動物流程看起來相當簡易。(取自新北市政府動物保護防疫處網站)

各地收容所大爆滿 北市貓占容留比例竟達573%

回到國內遊蕩犬處理問題,愛狗人士都很關心,尤其是在公立動物收容所不能再撲殺狗狗之後,台灣流浪動物的處境。不意外的是,隸屬縣市政府的公立動動收容所接獲民眾檢舉流浪犬貓必須處理,但如今犬貓入所後不能像以前一樣任意人道處理,結果就是收容所大爆滿。

以台北市為例,所屬公立收容所最大容留量只有犬450隻、貓160隻,但截至今年11月底,各收容所實際收容的犬貓合計已達1947隻,其中犬隻在養數已占可留容比例的229%;貓在養數更占了可留容比例的573%。在如此擁擠的環境中生活,即使未被安樂死,要說這些犬貓都很安全、幸福,恐怕也不會有人相信吧!

20201218-SMG0035-黃天如_A各縣市公立動物收容所犬貓收容情況
 

流浪動物問題必須獲得重視,犬貓進了收容所後也應被善待、更不能隨便人道處理;但有了苗栗叔姪案的前車之鑑後,很多收容所警惕到不能再無限制地開放民眾領養,恐真證的關鍵只有從源頭著手,也就是執行遊蕩犬的高強度絕育工作做起。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