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一周》印度北方邦立法防治「愛情聖戰」,美國穆斯林超模阿登為信仰退出時尚圈

美國首位穆斯林超模,索馬利亞裔模特兒阿登(Halima Aden)(AP)

印度1.7億穆斯林處境再惡化 多邦立法限制跨宗教婚姻

印度穆斯林多達1億7000萬人,但只占總人口14%,幾百年來與印度教徒之間仇殺事件頻傳,因此跨越宗教界線的男婚女嫁,一直是部分保守地區的大忌。跨宗教婚姻往往遭到家庭反對與死亡威脅,殉情的悲劇也時有所聞。激進印度教民族主義者深信「愛情聖戰」(love jihad)陰謀論,認為印度穆斯林,尤其是男性,透過使印度教徒陷入愛情與婚姻,誘騙他們轉而信奉伊斯蘭教。

儘管「愛情聖戰」毫無根據,但印度執政黨「人民黨」(BJP)卻積極散布謠言,把陰謀論當作打擊穆斯林的工具,促使4個邦政府頒布新法限制跨教婚姻。北方邦(Uttar Pradesh)議會24日更立法禁止「因結婚改變宗教信仰」,違者處以1至10年有期徒刑,新法不僅影響當地2億人口,也使穆斯林處境更加惡化,好不容易受到祝福的印度教徒與穆斯林夫婦因為輿論環境不利,如今開始遭到親友責難。

伊朗「核武之父」遇刺 中東情勢再添隱憂

伊朗核子科學家法克里薩德(Mohsen Fakhrizadeh)27日在伊朗首都德黑蘭東部城鎮阿布扎爾(Absard)遭遇伏擊,於座車內被槍手掃射後傷重身亡。法克里薩德是伊朗「阿馬德核武計劃」(Amad Plan)的主持人,儘管隨身有保鑣護衛但仍遇害。法克里薩德的靈柩29日覆蓋國旗下葬,外交部長札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譴責這場暗殺為「國家恐怖主義」行徑,強烈暗示以色列為幕後元凶,並誓言報仇雪恨,伊朗舉國也再度掀起對美國和以色列的仇恨情緒。

這已經是今年第三起衝擊伊朗高層的暗殺事件,也暴露德黑蘭當局的情報安全網出現大漏洞:特種部隊「聖城軍」司令蘇萊曼尼(Qasem Soleimani)1月遭美國總統川普下令擊殺;真主黨(Hezbollah)成員達烏德(Habib Daoud)8月與女兒在德黑蘭街頭被以色列特務射殺。《華盛頓郵報》分析,法克里薩德之死使中東情勢急遽升溫,也對不排除與伊朗修復關係、重談協議的拜登(Joe Biden)新政府帶來艱難挑戰。

奈及利亞恐怖組織「博科聖地」血腥屠殺逾百農民工

非洲人口最多(2億)的國家奈及利亞28日發生慘絕人寰的屠殺案,東北部城市邁杜古里(Maiduguri)近郊的農村遭遇攻擊,在稻田工作的農民被綑綁割喉殺害,初步發現43具遺體;聯合國駐當地人道協調員卡隆(Edward Kallon)隔日表示,至少有110位平民無辜遇害,還有15名女性遭到綁架,罹難者多是跋涉千里到當地謀生的農民工。各方直指伊斯蘭極端組織「博科哈蘭」(Boko Haram)即是幕後兇手,奈及利亞總統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痛斥恐怖分子「瘋狂殺戮」,但博科哈蘭尚未出面坦承犯案。

「博科哈蘭」曾於2014年4月在奈國奇波克(Chibok)綁架了200多名女學生,震驚國際社會;組織隔年宣誓效忠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後改稱「伊斯蘭國西非省」(ISWA),至今仍活躍於奈國東北部,頻頻發動恐攻,奪走數千人命,更導致百萬人流離失所。邁杜古里農村大屠殺是博科哈蘭今年犯下傷亡最慘重的一次暴行。

哈爾濱大學舍監感恩節送糖 遭學生舉報「過洋節」

中國近年在習近平領導下,地方政府為弘揚中華文化傳統、宣傳不過「洋節」,民間也出現對西洋節日抱持敵意的激進民族主義者。微博26日有網友稱,哈爾濱工業大學舍監阿姨以感恩節名義給學生送糖果,竟遭到一名學生威脅舉報公開舉行「過洋節」活動。校方27日回應稱,學生是「出於善意」留言「提醒」舍監阿姨,並表示學校不提倡有宗教色彩的「洋節」進校園,堅決禁止宗教活動進校園。

然而事實上哈爾濱工業大學曾在2011年透過官方微博發送耶誕節相關帖子,而且感恩節並不全然是基督教的慶典,它起源自英國清教徒移民至北美洲後,感謝原住民伸出援手的日子。學生舉報與校方的回應,引發哈工大校友、微博網友嘲諷批評,「您是怎麼做到把威脅舉報和出於善意這四個字打等號的?」「挺有文革當中紅衛兵的遺風」「清真食堂別開了,元旦也別放了,耶誕節官博發一個相關的我就舉報」。

美國首位穆斯林超模 為宗教信仰退出時尚圈

芳齡23歲的索馬利亞裔模特兒阿登(Halima Aden)為美國首位穆斯林超模,在移居美國之前,她為了逃離國家戰亂,曾流落在肯亞難民營。阿登2016年首度亮相,戴著伊斯蘭頭巾(hijab)、穿著包住全身的「布基尼泳裝」(burkini),摘下明尼蘇達小姐后冠,隨後她進軍時尚界,締造打破美國審美宗教藩籬的歷史。然而現年23歲的她,在經過4年夢寐以求的職業生涯後,卻發布退圈聲明,震撼各界。

阿登25日表示,外界過去誇讚她為「穆斯林時尚先驅」,使她忽視模特兒工作帶來的宗教壓力,近期新冠疫情使她空下時間思考,最後決定忠於信仰,退出時尚界。她指出,廠商設計師提供的衣服與頭巾樣式使她感到不舒服,例如2017年《魅力》(Glamour)雜誌讓她戴上有羽毛裝飾的頭巾,品牌American Eagle要求她戴上牛仔頭巾,都讓她覺得與信仰相違背,「在拍攝後回到房間啜泣」,「我覺得與自己的身分認同失去聯繫」。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新新聞VIP文章

現在免費試閱1個月! 了解詳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