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仲專欄:解放軍會趁美國政府交接期犯台?

北京政府現階段仍然將武力犯台排除在優先選項外。(翻攝自中國軍網)

國大選因為現任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拒絕承認落敗,後續可能進入法律戰,引發部分國人關切中共是否會利用美國政府運作可能出現的「空窗期」,趁機以武力犯台。

依筆者看法,中共利用這段空窗期蠢動的可能性極低,因為這段時間美國政府仍持續運作。且依照美國憲法規定,無論爭議為何,明年一月二十日都必須要開始一個新的總統任期,不論是由法院體系裁定、國會參眾兩院在一月六日舉行的「權變選舉」(contingent election),或是依照繼承順位接任等。因此,美國總統大選結果遲遲未能確定,主要影響的是新舊政府的交接時間。

換言之,美國政府並不會出現「空窗期」,只是政府的效率或決策速度降低。倘若總統人選延遲到明年一月才塵埃落定,則效率最低、最混亂的時刻反而可能是新總統上任後,而非現在。

共軍現階段無法實現戰略奇襲

更重要的是,在美國總統大選投票前夕、十月二十九日才落幕的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所發布的《全會公報》中仍強調「推進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與祖國統一」。若說中共中央在規畫相關會議時,完全沒有料到美國總統大選有可能出現「僵局」,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事實上,中共中央現階段仍然將武力犯台排除在優先選項外,有其軍事能力上的客觀限制,不全然是情感或領導人的主觀選擇。其中除了跨海投送兵力與物資的能力不足外,還有無法達到戰略奇襲、人力物資動員速度還無法形成戰術奇襲等缺失。

而後兩項缺失,讓中共難以利用美國政府決策速度降低的時刻,在台海進行軍事冒險。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川普在大選後提起司法戰,讓部分國人擔心中國趁機侵台。(美聯社)

依據中共學者專家的看法,共軍若要武力犯台,我軍「可運用多種手段和途徑,或借助其他國家的戰略偵察體系,結合自行建立之各式可涵蓋各高度空域、海平面及地面的戰術偵察網,以綜合性的戰場偵察監視與空中預警系統,對大陸沿岸軍隊集結區的後方、沿海及縱深地區,進行全方位、全天候的偵察監追蹤。」

換言之,我軍已形成「大縱深、多維域、全天候」的聯合偵察預警系統,偵察範圍涵蓋大陸,具備對中國大陸東南沿海地區重大軍事活動的早期預警,及對台灣周邊數百海里區域內機艦動態的掌握能力。

因此,在我軍擁有強大的戰略預警與偵監能力、又能得到美國與其他國家情報支援的情況下,共軍想隱蔽作戰企圖,在我方與美方毫不知情的狀況下突然發起攻擊,達成戰略奇襲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運兵力物資光鐵道專列需逾三千列

共軍雖然在任何時間點都有一些始終保持高度戰備、可隨時出擊的快速反應部隊,尤其是火箭軍、空降合成旅及若干特戰單位。但共軍武力犯台是以占領全台灣為目的,因此在火箭軍的彈道飛彈與巡弋飛彈攻擊後,還是必須繼之以大規模的聯合登島作戰,所需兵力與物資規模遠非前述快速反應部隊所能負荷。

共軍還是得面對將數量龐大的兵力與物資,快速、精確與綿綿不絕地實施跨海投送的課題。據估計光是鐵路運輸所需專列就高達三千多列,還不包括其他以飛機、船艦、汽車和輸油管運送的部分。運輸規模之大,在現代偵監系統下根本難以隱藏。

鑑於武力犯台相關準備工作無法隱藏,共軍希望透過大幅縮短啟戰前運輸集結階段所需時間,創造戰役行動的突然性,形成「戰術奇襲」。

為達到這個目的,中共近年除大力推動「軍民融合」,也開始整建東部戰區與南部戰區內的基礎設施,包括港口、鐵公路與機場,使其盡量符合軍事運輸的要求;同時推動「方向投送基地」與「投送保障點」建設、軍事運輸「物流化」,以及構建包括「戰略後方保障點」、「戰役後勤保障點」和「戰術野戰保障點」等三層次的後勤保障網鏈。

解放軍,中國海軍。(美國海軍)
大規模的聯合登島作戰,所需兵力與物資規模遠非中共解放軍快速反應部隊所能負荷。(AP)

由於前述調整措施規模龐大,涉及許多交通基礎設施的興建與改造,許多項目都還起步未久,估計到二五、甚至二七年時,動員速度的提升才會有比較顯著的改善。

因此,儘管政權交接期間美國政府的決策速度與效率降低,但由於共軍自身還不具備快速動員的能力,仍舊無把握能在華府做出決策前,迅速創造一個絕對有利的既成事實,這自然也降低了中共武力犯台的意願。

要擔心的是灰色地帶擦槍走火

事實上,我方真正該擔心的不是武力犯台,而是共軍在對我方不斷實施武力展示、甚至「灰色地帶」行為的過程中發生意外事件。

這時在兩岸官方既不存在軍事意外防止機制、官方溝通管道也近乎斷絕,民間對立氣氛又不斷升高的情況下,華府決策或反應時間變慢,就可能讓意外升級為各方都不想見、也未曾預期的軍事衝突。

*作者為中華戰略前瞻協會研究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