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人多專欄:死了一個馬來西亞女大生之後

馬籍女大生命案發生的那幾天,黃偉哲等民進黨縣市首長們在忙著比誰的肉燥飯比較好吃。(翻攝自黃偉哲臉書)

台南市長榮大學一名馬來西亞籍的女大學生,在返校途中被人殺害。雖然警方在幾小時之後便迅速逮捕到兇手,不過,在過程中卻發現,約莫一個月之前,這名兇手曾經在同一地點犯案未遂,而且當時那位幸運逃過一劫的另外一位女大學生有向警方報案。令人遺憾及驚訝的是,警方不只沒有給予報案三聯單,後續也沒有做任何積極的介入作為。

錯誤就這樣造成,一條人命就這樣失去,再怎麼多的檢討,都沒辦法彌補該大學生父母親的悲痛。

這位女大生的父親不敢相信自己女兒的遭遇,在接受訪問時表示:「不會再來台灣了。」這番話發自內心,失去摯愛家人的痛,豈是外人可以理解。就這短短幾個字,它重重地打在蔡英文政府的臉上。民主自由人權的進展、抗中保台的努力、防疫的成功,過去這一陣子的成就都在國際上令人刮目相看。但是一個女大生的命案,讓台灣引以為傲的成就畫上了一個抹不掉的汙點。我們有多久沒聽外國人說過,不想再來台灣了。

任何執政黨都改變不了的警察文化

蔡英文總統就任以來,的確做了不少改革。不過,有一些事情是位在政黨輪替的改革射程範圍之外,它們是社會上或制度上的陋習,是任何政權都無法觸及跟改變的黑洞。比如說,這一次警方的處理方法便是眾多黑洞的明顯例子。站在女大生雙親的角度來看,其實他們的女兒可以不用喪命的。只要台灣警方更積極一點,這件震驚社會的命案便可以避免掉。然而,警方行之有年的文化,卻導致了一個女大生的客死異鄉。

為什麼警方不開立報案三聯單?或者為什麼警方不立案調查?講到這一點,就說中了警方的陋習,也是基層員警的痛。一旦開立了三聯單後,擄人是重大刑事案件勢必要被列管;被列管就會有破案的壓力,沒辦法破案,績效就會有問題;以後長官追究起來,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

總統蔡英文。(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總統就任以來,雖然做了不少改革,但有一些事情仍無法撼動。(總統府提供)

所以,在沒有足夠的破案把握,加上當事人又沒事的情況下,警方就會賭上一把。只不過他們把自身的升遷之路賭上去的同時,一般老百姓的性命安全也跟著賭下去。帳面上的績效是警方在意的事,這是任何政黨執政都無法改變的文化。台南這個案子絕對不是警方第一次沒開立三聯單,無奈的是,民進黨政府也沒有能力讓它變成最後一次。畢竟,這是政治無能為力的地方。

這次的命案要怪到台南市長黃偉哲頭上可能過於牽強,當然,治安不好,絕對是市長的責任。不過,警方的陋習可能不是市長層級能解決的事。六都的警察人事通常不是由市長決定,加上警政專業的事,市長都會尊重警政系統一條鞭的管理,不會多加干涉。不過,黃市長這一陣子危機處理時荒腔走版的表現,讓人不得不替他以及民進黨的縣市首長捏一把冷汗。

政治不能永遠只在比誰可愛

就在命案發生的那幾天,民進黨的縣市首長們在忙著比誰的肉燥飯比較好吃。我不否認這件事有它可愛的地方,畢竟,在現今的政治環境中,網路上的聲量以及裝可愛的程度,往往決定了一個政治人物受歡迎的程度。柯文哲是這樣,蔡英文是這樣,韓國瑜也是這樣。不過,政治不能永遠只是在比肉燥飯、在比誰可愛、在比譁眾取寵,政治有的時候還是必須看一些硬實力。一味地在網路上媚俗追求這些聲量,是對政治作為一種專業的羞辱。

就算台南的肉燥飯最好吃,然後呢?民進黨要靠這個選二○二二嗎?我不覺得民進黨在下一次的地方選舉會獲得比現在七席更多的縣市長寶座,我甚至不覺得台南跟高雄這兩個地方,民進黨穩贏。只要民進黨惹毛了台灣選民,台灣選民是不會吝嗇再一次教訓民進黨,就像一八年的時候一樣。地方選舉就是教訓執政黨的時候,過往幾次的縣市長選舉,我們已經隱隱約約能嗅出這種模式的形成。

網路時代的媚俗大泡泡

也跟著一起比肉燥飯的陳其邁選情一點也不穩,事實上,高雄市的曝光度、被討論度以及成就感,在他擔任市長後並沒有大幅提升,一個美豬問題就把他絆住了。幾個月下來,你可以去問一下高雄市民,高雄除了市長變得比較正常一點之外,還有沒有其他地方改變了?我們的確應該再給陳市長多一點時間,不過,民進黨的支持者從現在開始應該要擔心,陳市長的兩年拚四年,到底能拚出什麼東西。拚出高雄市的肉燥飯最好吃嗎?這樣跟韓國瑜到底有什麼不同?

網路時代,執政者編織出色彩繽紛的大泡泡是必須的生存之道。這些媚俗大泡泡,如果夠幸運的話,選前都不會被戳破。有些陋習,政治還真的無能為力,可是政治最殘酷的是,當選民用那些你無能為力的事來檢驗你的時候,你也無能為力。

*作者曾任國安會諮詢委員、總統府副秘書長與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

新新聞1757期
新新聞1757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想看更多政經時事、深度解析,快追蹤《新新聞》Facebook粉絲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