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討厭川普、也不喜歡拜登,那該怎麼辦?50州總統選票上的第三個名字:喬根森

美國自由黨總統參選人喬根森(右)與她的支持者合影。(Gage Skidmore@Wikipedia/CC BY-SA 2.0)

美國政治向來以穩定的兩黨體制著稱,但這也意味著美國政治遭到民主、共和兩黨長期把持。建國早期還有聯邦黨、輝格黨、民主共和黨人(目前均已消失)當選總統,從19世紀下半葉起,如果參選人打的不是民主黨或共和黨旗號,根本就不可能當選美國總統。川普四年前雖高喊「抽乾華府沼澤」的口號入主白宮,但四年下來他也沒抓幾個貪腐政客,連共和黨都變成「川普黨」了。如果無法接受川普,又不想投給拜登,美國選民難道沒有其他選擇了嗎?

答案是當然有,而且還有十多組候選人一同競選正副總統。不過其中大部分都是陪榜,因為這些候選人並沒有在每個州都進行競選登記,所以美國選民不一定能在該州的總統選票上看到他們。也因為如此,大部分兩黨以外的參選人,就算真的贏走所有參選州的選舉人票,也根本湊不到當選所需的最低標—270張。

喬根森今年10月在亞利桑那州發表演說。(Gage Skidmore@Wikipedia/CC BY-SA 2.0)
喬根森今年10月在亞利桑那州發表演說。(Gage Skidmore@Wikipedia/CC BY-SA 2.0)

從理論上來說,只有在美國50州都登記參選的自由黨(Libertarian)參選人喬‧喬根森(Jo Jorgensen)、斯派克‧柯恩(Spike Cohen),以及在多數州參選的綠黨(Green Party)參選人霍伊‧霍金斯(Howie Hawkins)與安吉拉‧沃克(Angela Walker)有機會跟川普、拜登一較高低,其中又以4年前拿下3.3%全國選票的自由黨,最具有擾亂戰局的影響力。

與1828年創立的民主黨、1854年創立的共和黨相比,1971年才在科羅拉多州成立的自由黨不折不扣是個新興政黨。雖然擁有超過60萬註冊選民、號稱美國第三大黨,還有168名當選公職的黨員,但自由黨距離奪取政權的目標還非常非常遙遠。自由黨1972年起就投入總統選舉,不過從未贏得總統大選與州長選舉,國會部分倒是因為共和黨眾議員賈斯汀‧阿馬什(Justin Amash)「起義來歸」,這才讓自由黨終於在參眾兩院「破蛋」。

美國自由黨的正副總統參選人。(翻攝維基百科)
美國自由黨的正副總統參選人。(翻攝維基百科)

在總統大選部分,自由黨雖在創黨第二年就參加總統大選,而且年年都不缺席,但其全國普選票一直無法突破百萬,直到曾是共和黨人的前新墨西哥州州長蓋瑞‧強森(Gary Johnson),在2012年「借殼上市」、改以自由黨人身份兩度參選,才創下該黨最好的兩次總統大選成績:127萬票、449萬票。但這距離4年前川普希拉蕊分別拿下的6千萬票,依舊是天差地遠,而且強森連一張選舉人票也沒有贏過。

自由黨成立於越戰時期,創黨者的立場如其黨名所揭示,均抱持自由放任主義(Libertarianism)。因此只要對他人不會造成傷害,應該儘可能去除管制讓個人自由最大化。因此自由黨支持墮胎權、擁槍權、同性婚姻、毒品合法化。強生則是向來主張削減政府支出,包括裁掉商務部、教育部、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緝毒局(DEA)。由於他主張廢除所得稅,所以國家稅務局(IRS)也在裁撤名單之列。

美國綠黨的正副總統參選人。(翻攝維基百科)
美國綠黨的正副總統參選人。(翻攝維基百科)

兩度代表自由黨參選總統的強生,由於過去曾是兩屆共和黨州長(1995到2003年,新墨西哥州州長),因此原本就有一定的政績可供參考,更具備全國知名度。加上4年前的川普與希拉蕊在黨內都有大量反對者,自然吸引了大量「賭爛票」。不過這回自由黨沒有大尾政客加持,而是推出克萊門森大學(Clemson University)的心理學教授喬‧喬根森出馬競選總統,得票率恐難突破蓋瑞‧強生創下的449萬紀錄。

不過喬根森也不是選舉新手,她在1992年就在南卡羅來納州競選眾議員,最後以4286票落選(得票率2.2%);1996年,喬根森則以自由黨副總統候選人身份,與哈利‧布朗(Harry Browne)搭擋競選,兩人最後贏得48萬5759票(得票率0.5%),當時已是1980年之後自由黨的最佳成績。作為一個自由放任主義者,喬根森主張盡量減少管制,在社會與經濟領域都採取小政府的做法,因此她反對警察國家、反對福利國家,支持開放的移民政策、並且支持LGBT權利與擁槍權。

美國自由黨總統參選人喬根森。(Gage Skidmore@Wikipedia/CC BY 4.0)
美國自由黨總統參選人喬根森。(Gage Skidmore@Wikipedia/CC BY 4.0)

在維基新聞(WikiNews)的專訪中,喬根森談到作為一個總統,應該認識到各地企業、家庭、人民,若能在不受政府干預的情況下自由經營,他們的生活就會更好。喬根森說,自己施政的首要原則就是「不傷害他人」,因此一旦當選總統,她將與閣員仔細審查任何需要動用武力的提案。至於新冠疫情的處理,喬根森主張她會確保疾病預防管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與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沒有干擾自由市場研發疫苗、檢測方法、治療方法。她說政府雖然會呼籲民眾配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但絕對不會介入經濟與教學活動使其停擺,因為她相信民眾會採取對自己最好的選擇。

不過喬根森也深知,她不像蓋瑞・強生那樣具備全國知名度,「在自由黨之外幾乎沒有人認識我」。根據RealClearPolitics的民調數據,約有1%的選民願意支持她,在俄亥俄州、北卡羅來納州、愛荷華州、喬治亞州、阿拉斯加的表現相對更好。喬根森表示,雖然支持度有限,但從拜登與川普都高唱降低稅收、讓軍隊回家等政策,「這說明我們的理念越來越受歡迎,是民主黨與共和黨背棄了這些自由理想」,「無論我們是否當選,能讓政府比現在更小,就是我們的勝利」。至於自由黨在參眾兩院只有一個席位,喬根森說,她若當選會善用自己的否決權,拒絕簽署任何有問題的預算;取消對化石燃料的鉅額聯邦補貼,支持零排放核電來減少溫室氣體;取消限制性過強的證照制度,讓美國的繁榮和機會惠及所有人;美國也會像瑞士一樣,成為一個強大的中立國,不主動干預外國衝突。

由於總統候選人的民調支持度必須超過15%,才有機會登上全國電視辯論會。喬根森日前也在接受福斯新聞專訪時抱怨,現在的選舉制度根本是為了壓制真正的獨立聲音而設計,她根本沒辦法跟川普、拜登同台辯論。就算2016年代表自由黨參選的強生一度獲得13.6%的支持率,還是沒辦法登台,最後只能看川普跟希拉蕊表演。喬根森抱怨,兩黨都在努力把第三黨以及獨立參選人「鎖在門外」,今年則是兩個有錢老頭捉對廝殺,「最大的問題是,他們都想花我們的錢。他們都想做我們的決定。沒有一個人能夠解決我們嚴重的醫療保健問題,也沒有一個人能夠讓軍隊回家。我明白他們為什麼不想讓我上台了。」

喬根森也對《今日俄羅斯》表示,她如果擔任美國總統,上任第一天就會簽署行政命令,將所有軍隊召回國內:「這是我擔任美軍總司令可以做的事,我想把美國變成一個巨大的瑞士。我們當然需要保護我們的海岸與邊界,但我們沒理由把美軍送去全世界一百五十個國家,如果我們只是保衛自己的國家,我們的軍費就不會比世界軍費支出第二到第八名的總和還要多。這簡直是瘋了。美軍無所不在,卻只會讓我們更不安全」、「許多美國人都沒有意識到,我們在世界上被視為惡霸。我們也不會希望伊拉克或者伊朗來到我們的國家、甚至開始接管我們的城市,我們一點也不會喜歡如此。我們過去總是站在自己的觀點看事情,現在我們必須開始當一個好鄰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