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1985十信風暴現場

蔡家第二代、十信董事長蔡辰洲不到40歲,人脈就直通黨政軍高層。(新新聞資料照)

台灣年輕人大多不曉得三十五年前「十信案」的轟動程度,當年足堪比擬為台灣本土型的雷曼兄弟風暴,只是主角由雷曼兄弟換成國泰蔡家兄弟。

一九八○狂飆年代,台灣外匯存底突破三百億美元,居世界第三。台灣超過五千億的郵政儲金、二兆五千多億的金融資金,這些資金都在找出路。大家樂成了老百姓的金錢遊戲,地下老鼠會更是層出不絕。十信案就在「台灣錢淹腳目」的大環境下誕生。

小蔣辦十信案減輕江南案壓力?

國泰集團創辦人蔡萬春原是苗栗竹南人,帶著弟弟蔡萬霖和蔡萬才北上發展,以丸萬醬油發跡,五七年接手台北第十信用合作社(十信),配合政府的儲蓄運動,首創一元開戶的幸福存款,掀起大眾儲蓄高潮。蔡家到了八○年代風生水起,不斷擴充國泰信託、來來飯店、來來百貨等關係企業。蔡萬春長子蔡辰男以副董事長領銜管事,次子蔡辰洲創立國泰塑膠公司。

八二年蔡辰洲當選立委,還兼任十信理事主席。十信不斷違規營運,以五鬼搬運法掏空資金,將資金搬往國泰塑膠關係企業群。蔡家兄弟結交黨政軍權貴,利誘、賄賂、收買、送禮,被當時財政部發現有不正常放款,直到八五年爆發十信案。作家王駿在《十信風暴》中直指「沒有江南案,就沒有十信案」,因為江南案重創國民黨政府的威信,若辦了十信案,割了金融毒瘤,整掉一批高官,足以振衰起敝,蔣經國決心採取「圍魏救趙」的策略,把社會注意力從江南案轉移到十信案。

這本書吸引人的不只是蔡家兄弟如何五鬼搬運法,而是重建台北市八○年代的金融地景。每個章節都是一個地名,還原當年台北政商名流與市場小民的生活百態。台灣與美國在七九年斷交,駐台美軍悉數撤離,在台北市精華地段留下幾處大面積營區。信義路師大附中對面就是美軍顧問團,後來成為美國在台協會。中山北路靠近基隆河的南方兩側,當年是美國海軍掌管的後勤供應總部(HSA),分為東西兩個營區。經建會當時規畫,西營區要蓋足球場,東營區除了蓋美術館之外,還把新生南路憲兵司令部(今大安森林公園的一部分)遷過去。

35年前「十信案」的轟動程度,堪比2008年美國雷曼兄弟風暴。(鏡文學提供)
35年前「十信案」的轟動程度,堪比2008年美國雷曼兄弟風暴。(鏡文學提供)

來來飯店權貴俱樂部入會三十萬

書中描述,當年西營區蓋足球場有番爭議,因為地處松山機場降落航道,噪音恐多到裁判哨音都聽不清楚,但蔣緯國不斷奔走,執意非要在那兒蓋足球場不可。時任行政院長俞國華向蔣經國請示,蔣經國面有難色,但也莫可奈何地說:「就是個足球場,讓他蓋去吧!這還是小事,他還打算要鬧更大的事。」

來來飯店是書中重要場景。飯店前身原本是國防部軍法局、警備總部軍法處,兩軍法單位還附設看守所,許多政治犯在這裡度過等待歲月。後來警備總部軍法處和看守所搬到景美,美麗島大審就在景美登場。由於來來飯店鄰近監察院、立法院、行政院,成了台北上流社會的社交場所,現雖改名「喜來登」,但大家還是慣用來來飯店的舊稱。

蔡家兄弟經營政商關係的手腕高明,當年來來飯店十七樓俱樂部入會費為三十萬元。會員可進俱樂部洗三溫暖,但擦背、捶腿、修腳等服務還要另外支付高價。俱樂部會員卡成了蔡家兄弟結交黨政軍權貴的籌碼。現在十七樓已改稱「請客樓」。

「狡免有三窟」,蔡家兄弟有三個俱樂部,除了蔡辰男掌管的來來飯店十七樓,第二個是蔡辰洲信義路自宅裡的「成園」,第三個是在敦化南路一棟大樓裡。這三個俱樂部是立法院「十三兄弟幫」的私人會所,除了立委蔡辰洲,劉松藩、王金平等皆是座上賓,甚至連政戰系統的蕭政之、王昇都捲入其中,逼得蔣經國下令調查。

還原狂飆年代的台北金融地景

蔡萬春起家的十信總社,原在中山堂附近衡陽路發跡。過去的「省屬三商銀」彰化銀行、第一銀行、華南銀行都在這一帶。國民儲蓄取代美援,成為工商發展所需資本的來源。到了蔡家第二代,十信總行就搬到國父紀念館附近的寶通大樓,這也是蔡辰洲的的老巢,當年前往十信的擠兌人龍成了歷史場景。

《十信風暴》還原狂飆年代的台北金融地景,重建政商名流的花花世界,令人回味無窮。台灣金融壓抑到金融開放,台灣金融機構從西區轉移到東區,同樣依循十信總社搬遷的轉移路徑,成為九○年代新興的民間銀行大多落腳東區的黃金地段。

十信風暴
作者:王駿
出版:鏡文學,2020年7月

新新聞1756期
新新聞1756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想看更多政經時事、深度解析,快追蹤《新新聞》Facebook粉絲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