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庭瑤專欄:染疫疑雲vs.兩顆子彈

川普染疫事件成了美國版的319槍擊案。(美聯社)

確診後的川普,雖然沒吃之前推薦的奎寧,但也沒有乖乖地待在醫院隔離治療,竟然搭車出巡,說要給支持者一個驚喜。有美國醫生直呼「真是瘋了」,要求白宮御醫說清楚講明白。

川普上任4年來,讓猜疑發揮到淋漓盡致,不論在種族(白人/黑人)、地域(美東/美西/美中)、階級(政商菁英/藍領工人)等領域,帶給了美國社會一道難以彌補的信任裂痕。對於川普是否染疫,也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這樣的巨大猜疑,對台灣人來說並不感到陌生。2004年大選前夕的三一九槍擊案,襲擊者究竟是後來自殺的陳義雄,抑或藍營猜疑陳水扁自導自演「兩顆子彈」,恐已無真相大白之日。「猜疑」貫穿成扁時期的政治核心,劃下了一道藍綠惡鬥的社會裂痕。

猜疑的力量橫跨美台兩地。在美國,因為猜疑,佛洛伊德窒息事件引發種族暴動,甚至認為川普不會和平移交權力;在台灣,因為猜疑,陳水扁連任後嚴重跛腳,百萬紅衫軍訴求反貪倒扁,整個台灣社會空轉四年。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新新聞VIP文章

現在免費試閱1個月! 了解詳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