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而言,戰爭尚未結束」 遭虐待入獄、被政府遺忘、飽受社會歧視……日本二戰遺孤揭悲慘往事

日本二戰遺孤本木元希述說自身痛苦經驗(美聯社)

今年是二戰結束75周年,當年日本戰敗並付出沈重代價,經濟崩潰,許多平民流離失所,而那些因為無情戰火失去雙親的十多萬孤兒因為倖存而在戰後過著苦難生活,不是被親戚虐待就是在街頭自生自滅,沒獲得日本政府協助,還遭到警察欺侮與眾人歧視,而強烈的羞愧感讓他們對自身苦難遭遇保持沉默。

戰後孤兒飽受霸凌與歧視

多年過去了,當年受苦的孤兒已成白髮蒼蒼的老人,他們打破沉默向《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訴說被社會遺忘的自身生命故事,並希望正義終能獲得伸張。

1946年,日本東京孤兒院內,孤兒們一起用餐(美聯社)
1946年,日本東京孤兒院內,孤兒們一起用餐(美聯社)

根據1948年的日本政府調查結果,當時日本因為戰爭而淪為孤兒的兒童超過12萬3500人,但當時各地孤兒院總共僅能收容1萬2千人,導致許多孤兒流落街頭,自生自滅。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風傳媒VIP文章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