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解放軍密集軍演,美軍武力展示有兩大目的

B-1轟炸機參與演習,在這次美軍武力展示扮演重要角色。(翻攝自DefPost Twitter)

自八月十日美國衛生部長阿薩爾(Alex Azar)一行晉見總統蔡英文前,中共刻意派遣軍機穿越海峽中線後迄今,共軍與美軍在西太平洋與南海等區域動作頻頻。

先是中共東部戰區在八月十三日主動發布消息指出:「東部戰區多軍種多方向成體系出動兵力,在台灣海峽及南北兩端連續組織實戰化演練。」更直指共軍的行動與「個別大國」和「台獨勢力」有關。

展現美軍強大的全球能力

隨後從八月十三日到二十八日,共軍在中國大陸沿海地區與南海至少實施了九起軍事演習或實彈射擊,其中包括二十六日,以海南島與西沙群島間海域為目標區的彈道飛彈射擊。

美軍也不遑多讓,八月十七日自關島派遣兩架B-1B轟炸機,「繞行」東海防空識別區後再返回美國本土。十八日派驅逐艦馬斯廷號(USS Mustin, DDG-89)沿海峽中線以西通過台灣海峽;更自美國本土和印度洋,派遣B-1B轟炸機和B-2轟炸機飛抵東北亞,並與駐沖繩的F-15C、駐岩國的F-35B、從雷根號航艦(USS Ronald Reagan CVN-76)起飛的F/A-18E,以及日本航空自衛隊的F-15J等戰鬥機群進行聯合演習。二十五日及二十六日,美軍又派偵察機對共軍實彈射擊進行情蒐。

當中共於二十六日向南海發射彈道飛彈後,美國國防部不僅發表聲明譴責,美軍也隨即在二十七日派遣馬斯廷號,進入西沙群島中共所占島礁十二浬領海範圍,執行「航行自由行動」(FONOPs)。

中共試射導彈背後最大意義,是自有北斗衛星系統已具實用性。(翻攝自中國軍網)
中共試射導彈背後最大意義,是自有北斗衛星系統已具實用性。(翻攝自中國軍網)

美軍近日在中國大陸周邊海域的軍事行動,其主要目的包括:第一,藉針對性的武力展示,「抵銷」中共武力威脅的效果;第二,對日後若與中共交戰時的作戰計畫進行實兵演練,向中共與亞太各國展現美軍強大的全球部署與打擊能力。

首先,在針對性的武力展示方面,當「抑制中共」成為美國的戰略目標後,主要手段除了與北京進行貿易戰,還包括在中國大陸周邊進行軍事的前沿部署。

共軍越台海中線,美軍比照辦理

但考量預算壓力,實施方式是要求包括日本與我國在內的中國大陸周邊主要國家強化自身軍力,並由美軍在熱點區域的常態性武力展示來強化。然後是增加對中國大陸周邊各主要當事國在政治、外交方面的支持,以說服相關國家在重大議題上與美國一致。

更重要的是,從今年起,當中共對特定國家進行武力展示、甚至武力威脅時,美軍就會採取相應的行動,表達對該國的支持並抵銷中共所施加的外交、軍事壓力。

例如當共軍在二月九日與十日,連續兩天派出機群從巴士海峽穿越第一島鏈,進行遠海長航,並在九日實施繞島、十日派軍機穿越海峽中線後,美軍軍機不僅於二月十二日同時現蹤台灣西部及東部,軍艦也在十六日航經台灣海峽。

當四月十七日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所屬鑽油船,在南海與中共「海洋地質八號」對峙後,美軍即派遣當時在西太平洋唯一可供艦載機作業的海上作戰平台、搭載F-35B戰機的「美利堅號」兩棲突擊艦,率遠征支隊趕赴馬來西亞與中共對峙的水域,與澳洲海軍巡防艦進行聯合操演。

在中共八月十日第三度派戰機穿越海峽中線後,美軍也打破行之多年的默契,於十八日派遣馬斯廷號驅逐艦,沿海峽中線以西通過台灣海峽;極可能是藉此一行動向北京傳達:若北京真的打破海峽中線默契,美軍也會比照辦理。

當中共對南海發射彈道飛彈後,美軍馬斯廷號二十七日進入南海,向北京與周邊國家表達,美軍在南海有充分的行動自由,也無懼中共的威脅。

美軍艦隊在西太平洋積極巡航,並參與演習。 (翻攝自U.S. Navy臉書)
美軍艦隊在西太平洋積極巡航,並參與演習。 (翻攝自U.S. Navy臉書)

在實兵演練部分,當各方議論若中共採取大規模軍事行動,美軍軍力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從夏威夷抵達戰區時,美軍則以一連串的空中武力展示,向中共及相關國家證明,美國有能力在二十四小時內從本土與世界其他地區,抽調遠程戰略轟炸機組成「轟炸機特遣隊」趕往西太平洋。

這些火力強大的「轟炸機特遣隊」,將在偵察機和空中加油機支援下,與已部署於西太平洋的美國空軍戰機、海軍航艦艦載機,甚至日本的戰機,組成威力強大的打擊部隊。

這支空中部隊將在E-8C空中指揮機的管制下,從數百公里外對中共在沿海與近海活動的航艦戰鬥群等水面目標,或沿海各省的陸上目標,以所攜帶的各型遠距精準彈藥實施打擊,來削弱中共的海空戰力與「指管通資情監偵」系統(C4ISR),並掩護自夏威夷或印度洋出發馳援、朝菲律賓海與南海南部海域等戰術位置接近的美軍航艦打擊群。

川普模糊回應中國侵台

與此同時,美軍的反潛機也會在電偵機及其他戰機的支援下,和美軍的水面艦及潛艦合作,嘗試封閉各戰略水道,以防堵中共潛艦,特別是核子動力潛艦突穿第一島鏈,進入西太平洋深水區,以威脅美軍航艦打擊群和美國本土。

不過,美軍的打擊力量雖可在很短時間內抵達戰區,但主要的變數在於:華府的決策者需要多久時間,才能做出派遣美軍干預的決定。畢竟自核武問世後迄今,還未出現核武大國之間爆發大規模軍事衝突,這可能造成的後果,足以令任何決策者寢食難安。

即使是表面上對中國大陸極為強硬的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八月二十三日答覆媒體詢問時,雖親口說出如果中國侵略台灣,「中國知道我會怎麼做」等看似對台灣極為友善的言語,實際上仍未脫離華府在面對這個問題時,一貫的「戰略模糊」範疇。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面對媒體詢問中國侵略台灣的問題時,仍是一貫的「戰略模糊」範疇。(美聯社)

至於十三日到二十八日之間九起中共軍演,雖然演習區絕大多數距台灣海峽都有段距離,但由於公告時間都在十三日東部戰區發布消息後,且從警告發布到管制開始的時間也被刻意壓縮到只有一至三天,讓人產生這些演習都和台灣情勢有關的心理效果。

同樣值得觀察的是,八月二十六日共軍的彈道飛彈試射,就算確實如媒體所推測為反艦彈道飛彈,事實上也不是中共首次動用反艦彈道飛彈朝南海的目標區射擊。

解放軍仍保持一定程度的克制

二○一九年六月底,中共即曾向南海發射數枚具反艦能力的DF-21D彈道飛彈,且目標區是在更南方的南沙群島與中沙群島黃岩島(我國稱之為民主礁)間、位於永興島東南方四百多公里的海域。

相較之下,二十六日的目標區是距海南島東南方不遠的永興島北方海域,在武力展示的強度方面其實比不上一九年。換言之,共軍在八月密集的軍事演訓過程中,似乎仍保持一定程度的克制,以免大幅升高與美國之間的緊張關係。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