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新冠時代》動物園收入銳減衝擊營運、保育計畫遭砍,瀕危物種也成疫情受害者

美國猶他州鹽湖城動物園的動物雕像也戴上口罩(AP)

從小就熱愛去動物園的芮文.吉瑞強調:「對我來說,那裡是全世界最快樂的地方之一。」已經31歲的她目標是成為動物園管理員,不過遇到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不僅職位難求,就連動物園的經營都面臨挑戰,使得動物卻也是疫情受害者,因為動物園收入減少,連帶影響原本進行的保育計畫,且疫情趨緩開園後,動物則要重新適應再次充斥人聲的環境。

疫情成為動物園「惡夢」

以英國造訪人數最多的倫敦動物園為例,每月花在動物身上的費用高達100萬英鎊(約新台幣3600萬元),但隨著對抗疫情而實施的「禁足令」,動物園訪客大減,收入同樣受到影響,部分動物面臨可能安樂死的命運。倫敦動物園的管理員賽門斯(Dan Simmonds)直言:「若封城再延續6個月,我們要思考最壞的情況,因為經費快沒了,要檢視如何餵飽這些動物。」

動物園內的長頸鹿和戴口罩的照護員(AP)
動物園內的長頸鹿和戴口罩的照護員(AP)

「幸好我們沒有接近這樣的情況」,賽門斯告訴歐洲新聞台(Euronews),「不過要是再封城一段時間,我想所有的動物園都會面對非常、非常艱難的問題」。位於法國巴黎西南邊約190公里的波瓦動物園(Beauval Zoo)擁有35000隻動物,該園保育員呂沃(Eric Bairrão Ruivo)稱,封城期間仍維持200人在園內照顧動物,「這是場惡夢,我們1個月花費1500萬歐元,還失去近5000萬歐元收入」。

美國猶他州鹽湖城動物園的動物雕像也戴上口罩(AP)
美國猶他州鹽湖城動物園的動物雕像也戴上口罩(AP)

錢快沒了!保育計畫恐中斷

呂沃也說,動物園重新營業後,填補封城期間的虧損是首要目標,「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復原,因此未來2、3年都不會有投資計劃」,同時強調動物園在疫情期間,要更努力保育動物。北美229家動物園及水族館組成的動物園及水族館協會(AZA)理事長亞許(Dan Ashe)指出,儘管部分園館已裁員或放無薪假,但為了更節省開支,野生動物保育計畫的經費恐怕會被砍。

亞許表示,每個動物園僅有3至6個月的預備金,而聯邦薪資保障貸款經費已用約7成,「我幾乎可確定,保育計畫會是下個中斷對象,因為耗費太大」。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動物園要投入90萬美元在保育計畫上,重要的項目包括監控、復育瀕臨絕種的美洲埋葬蟲。努力繁衍百慕達蕨的內布拉斯加州歐馬哈(Omaha)動物園及水族館,則是永久關閉植物保育中心。

美國內布拉斯加州歐馬哈動物園大門的戴口罩告示(AP)
美國內布拉斯加州歐馬哈動物園大門的戴口罩告示(AP)

「處在最前線,卻沒有援助」

「要不是動物園,(美國)聯邦政府根本無法保育在野外瀕臨絕種的物種」,聖路易斯動物園園長波諾(Jeffrey P. Bonner)告訴《華盛頓郵報》,「我們處在最前線,卻沒有獲得任何援助」。此外,救援和野放保育種海龜,就需要40間水族館每月支出約45萬美元,而保育及繁衍黑足鼬則每月要花上20萬美元;18間水族館參與的珊瑚繁殖計畫則是每月耗資逾100萬美元。

美國非營利機構「瀕危狼群中心」(Endangered Wolf Center)協助復育墨西哥狼,此種類的狼1970年代的數量趨近於零,但至2019年已成長至超過160隻,且在5月獲得捐款人提供私人專機,協助把9隻墨西哥狼寶寶載到亞歷桑那、新墨西哥2州適應野外生活。該中心動物照護及保育主任莫索提(Regina Mossotti)強調:「就算是在疫情這期間,動物都還是會需要照護。」

美國猶他州鹽湖城動物園的動物雕像也戴上口罩(AP)
美國猶他州鹽湖城動物園的動物雕像也戴上口罩(AP)

疫情過後動物園還在嗎?

「復育工作也要繼續推動」,莫索提表示,「我們要保育這些瀕危物種,只是疫情帶來很大挑戰。」該中心每年的100萬預算,主要仰賴參觀門票收入,但疫情期間不開放,也有1/6的員工被解聘。另外,原本人聲鼎沸的環境突然變得安靜,對動物也有不同影響,英國艾克塞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動物行為學家羅斯(Paul Rose)稱,缺乏旅客造訪,部分動物可能變得較無活力。

羅斯說:「靈長類和鸚鵡等動物看到或與人類互動,會較有活力,這對牠們的生活和福祉較佳,若不再有這樣的環境,這些動物就會變得較無活力。」為了不讓園內動物感受到環境大變,馬來西亞國家動物園(Zoo Negara)公關行銷負責人阿克拉敏(Muhamad Akramin)稱,員工都會很努力地常去看動物,並與牠們交談。對於習慣安靜環境的動物,在疫情後動物園重新開張,也是要另外適應。

動物園內的老虎(AP)
動物園內的老虎(AP)

至於芮文(Raven Geary)還想成為動物園管理員嗎?「我投入的28年時間,感覺不像是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她表示,「就是一團亂......我在未來後疫情時代不會當動物園管理員,我努力走到這,但我的夢想破滅了」。由於動物園財務吃緊,已經看不到動物園管理員職缺,甚至可能連動物園本身都會永久關閉,芮文無奈稱,有時必須往前進,「只是感到麻木」。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