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美夢》「不擇細流」的一帶一路計劃,會在疫情衝擊下夭折嗎?

2019年4月2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並發表主旨演講(AP)

「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

大約1年3個月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參加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BRFIC)時,在演講中引用這句諺語,用以形容「一帶一路」 計劃涉及之廣。2017年,中國共產黨把「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寫入黨章,成為外交上積極參與國際治理的新方針,還凸顯打破西方價值獨霸、推動中華民族復興的野心。習近平形容:「人類命運共同體,顧名思義,就是每個民族、每個國家的前途命運都緊緊聯繫在一起。」

中國發起的一帶一路計劃,正是實現命運共同體的具體方式之一。官方媒體《環球時報》也強調,「一帶一路將成為全球經濟復甦的催化劑」。然而,新冠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像是半路殺出的程咬金,一舉打斷了中國的美夢。

早在2013年習近平首次對哈薩克提出共組「絲綢之路經濟帶」之前,中國早已花費上千億美元的資金,灌注在中亞、東南亞、非洲、拉丁美洲與歐洲上,參與無數個發電廠、海港、公路等建設計劃。

如今,各國因為防疫而不得不封鎖交通、停止工廠運作,許多計劃也被迫暫停、甚至無限期停工,還有更多國家面臨疫情衝擊,只得想辦法拖延貸款期限。

已簽署一帶一路合作文件的國家。(取自維基百科)
已簽署一帶一路合作文件的國家。(取自維基百科)

各國拖欠還款、建設計劃停滯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報導,埃及在2月宣布暫停由中國投資的漢姆拉溫(Hamrawein)煤電廠,該計劃耗資44億美元(約台幣1296億元),原定落成後將是世界第二大煤電廠,僅次於中國內蒙古的托克托電廠;3月份,輪到孟加拉取消賈札利亞地區的(Gazaria)煤電廠興建計劃;巴基斯坦也在4月向中國請求,延後給付電力建設貸款的還款時間,計劃總金額約30億美元。

東非的坦尚尼亞,總統馬古富利(John Magufuli)4月時反悔10億美元的八家莫約(Bagamoyo)港口建設案,根據他的說法,該案「只有醉鬼才簽得下去」,因為協議裡將港口所有掌控權「租」給中國99年;5月份時,奈及利亞國會決議重新檢視與中國有關的貸款建設案,擔憂可能簽下不利條款。非洲還有不少國家緊急請求延長總額約1450億美元的外債還款期限,今年拖欠金額至少達到80億美元,其中也包括一帶一路的計劃。

除了經濟困境,疫情的交通衝擊也是一個麻煩,不少中國白領與勞工年初從海外返鄉過年後,工作地國家就宣布禁止中國旅客入境,眾多建設案只能延後開工。越南河內一項地鐵測試計劃因此延遲了20天,因為至少上百位中國專家全都無法入境。這段地鐵建設總長不到13公里,先前已經延宕4年之久,總花費超過8億美元(約台幣235億元),可說完全不敷成本。

2017年蓋好的中國-巴基斯坦公路,屬於一帶一路倡議項目。中國正在籌備「十一國慶」,展現建國70年來在經濟、軍事等發展方向的繁榮。(AP)
2017年蓋好的中國-巴基斯坦公路,屬於一帶一路倡議項目。中國正在籌備「十一國慶」,展現建國70年來在經濟、軍事等發展方向的繁榮。(AP)

「不還錢,就割地」的債務陷阱外交

習近平與中共黨內對「一帶一路」的高度重視,如今看起來極為尷尬。全球都嚐到了需求緊縮的苦,各國失去貿易財源,也就難以準時償還貸款,中國面臨減記外債或是延長還款期限的抉擇,但無論哪一個都免不了鉅額財務損失。

二十大工業國組織(G20)今年4月才接受國際貨幣基金(IMF)建議,允許73個開發中國家延長主權外債還款期限至年底,總額高達120億至140億美元(約台幣3531億元至4119億元)。世界銀行(World Bank)外部首席經濟學家萊因哈特(Carmen Reinhart)指出,中國銀行的借貸業務約有6成客戶是開發中經濟體。

魔鬼藏在細節裡,中國並非巴黎俱樂部(Paris Club)的成員,該組織往往盡力幫助債權國與負債國協調債務重組,相反地,依照過往案例來看,中國傾向與其他國家私下協商主權外債,負債國一旦違約,往往就得將港口、礦脈等控制權讓渡給中國。

但這種作法對中國而言也有壞處,「一帶一路」多半是打著互助合作的美好願境,若中國對每個違約國都採取「變相割地」的做法,勢必會引發各國人民不滿,西方國家也會加深中國「債務陷阱外交」的印象,更努力投入基礎建設投資計劃的爭奪戰。

華盛頓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re for Global Development)研究員莫里斯(Scott Morris)指出,直到全球經濟回復之前,中國應該會更謹慎簽約,「一帶一路」建設項目也會大幅減少。莫里斯說:「很難想像這項計劃還能維持原有的規模。」

中國一帶一路計畫包括擴張鐵路建設,但部分成果並不符經濟效益。(美聯社)
中國一帶一路計畫包括擴張鐵路建設,但部分成果並不符經濟效益。(美聯社)

面子裡子都掛不住,不許失敗的一帶一路

然而,「一帶一路」已經寫入黨章,習近平將其與「中國夢」、「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緊緊相扣,加上中國大手筆號召全球130餘國共同見證,對內對外而言,都已是不可失敗的計劃。

「幸運」的是,中共當局最擅長口號式的模糊概念,「一帶一路」最初描繪的僅是互助願景,不限於基礎建設等實體計劃。果不其然,為了轉移建設停滯的焦點,中共開始宣稱要共築「健康絲路」,向其他國家輸送醫療物資與食物。早在2004年南亞海嘯,中國救難隊的馳援就讓印尼當地人民極度感激,在新聞上高喊「北京我愛你」,中國可能渴望再次重現當時的場景,而且捐贈物資所需的花費又比大興土木少得多。此外,中國也主打「數位絲路」,積極協助其他國家模仿中國作法,推動以APP追蹤民眾的「數位防疫」作法,不管其帶來的隱私疑慮。

從另一角度而言,新冠疫情可能也提供一次難得機會,讓中共有藉口「退回」不滿意的計劃。2019年的峰會上,習近平就強調要打造「開放、乾淨的綠色一帶一路」,可能代表將撤銷那些因居民抗議而停擺的計劃,或者乾脆中止興建不環保的火力發電廠等等。中國本身也正在巴基斯坦等國積極推動風力發電與太陽能電廠。

中國增加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櫻桃進口(取自klimkin@pixabay/CC0)
中國增加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櫻桃進口(取自klimkin@pixabay/CC0)

根據世銀在疫情前的預估,「一帶一路」估計可讓全球經濟整體GDP增加3.4%之多,若能讓參與國免於負債,這項計畫確實能提升全球景氣,也能幫助中國維持外貿需求。智庫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研究員羅森(Daniel Rosen)認為,有鑑於此,中國還是會努力維持「一帶一路」的外債支出,儘管當局已經極為勞心傷神才能維持國內經濟。

總體而言,中國不太可能放棄「一帶一路」,很多國家也迫切需要這項計劃帶來的建設和內需,而且他們可選擇的依靠對象也不多。相比中國,澳洲、日本與美國提出的「藍點網絡」(Blue Dot Network)規模還是小了許多。

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蓋勒葛爾(Kevin Gallagher)認為:「沒有一帶一路,全球基建不會大幅提升。」只是以目前來說,一帶一路的繁榮光景還需要耐心等候。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