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即將迎來動盪」──中共威權的未來(下):習近平遭逼宮、下台的6種可能情況

《港區國安法》在中國史上肯定會記上濃重的一筆,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一個最黯黑的印記。(美聯社)

美籍華人政治學者、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裴敏欣(Minxin Pei)在美國重量級期刊《外交》(Foreign Affairs)撰文推估,中國與美國將會面臨經濟脫鉤,影響中共政權的穩定,使國內民怨高漲,並出現社會動盪、權貴階級內鬥等情形。他更預測習近平遭「逼宮」、下台的6種可能情況:

一、習近平遭「逼宮」

習近平治下的中共政權顯露出很多弱點,但即使中美爆發「新冷戰」,使中國經濟停滯、國內社會動盪加劇,並且面臨全球大國競爭壓力,中共離消亡還遠得很。裴敏欣表示,除非中國與美國直接發生軍事衝突,否則中共依然維持著合法統治的權力,「不過中共政權本質上是脆弱的,中共仍可能會逐漸瓦解。腐敗慢慢生根,但很快就會蔓延開來。」

裴敏欣指出,大規模民怨引發國家政治危機,將造成中國高層精英之間的分歧,從而使高層無法快速下達鎮壓決策,安全部隊無法控制抗議活動。歷史上曾經發生過類似情況,1989年天安門民主抗議期間,全中國數十萬人走上街頭,高層領導人之間在如何與抗議者斡旋方面出現分歧,使民主運動獲得越來越多關注與支持。

延伸閱讀:中共威權的未來(上):習近平執政失敗,暴露中共弱點

習近平發表談話的畫面出現在北京街頭。(美聯社)
習近平發表談話的畫面出現在北京街頭。(美聯社)

政權內部不滿情緒醞釀,也可能會激發中共高層發動政變、取代習近平。但政變難度非常高,因為軍權掌握在習手上,權力核心「中央政治局」也是「習家軍」占多數。此外政變要成功,還必須先掌握中共中央辦公廳(中辦),該機構負責全國黨政系統機密,轄下中辦警衛局的主要職責是保衛中國家主要領導人的人身安全。換句話說,掌握中辦才可能迫使習近平丟盔卸甲。

二、習近平辭職下台與繼承人之爭

如果習近平主動辭職下台,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就是繼承人鬥爭。通常,強人統治結束後的權力爭奪戰,會產生一位較為軟弱的臨時領導人,例如前蘇聯最高領導人史達林(Joseph Stalin)死後,其接班人馬林科夫(Georgy Malenkov)僅短暫擔任9天的大位;1976年毛澤東逝世後,繼任者華國鋒擔綱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國務院總理三大重任,僅不到5年就敗給鄧小平,退出中共核心領導集團。

中國首都北京天安門廣場的毛澤東畫像(AP)
中國首都北京天安門廣場的毛澤東畫像(AP)

三、繼承人該怎麼穩定政權?

恢復以往集體領導路線

鑑於中共未來的新領導人亟需鞏固權威,提出更具吸引力政策議程,裴敏欣推斷,習近平的強硬專制主義不可能在其統治結束後仍倖存下來。他表示,新領導人只剩兩個選項可走:一是,恢復中共在習近平掌權前的集體領導路線;二是,選擇更激進的改革來挽救中共,因為接班人可能會發現,習近平的強硬政策已經抹去中國改變意識形態路線的退路。

往自由靠攏的改革路線

新領導人可能不會實行自由民主體制,但在多年高壓統治之後,他也許會想減低鎮壓力度、放寬社會控制並加速經濟改革,就像蘇聯在1985年至1991年解體前,時任總書記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所做的那樣。不論是對受到20年強人統治困擾的黨內精英,還是渴望新方向的中國青年來說,這種偏向自由的方針可能會更具吸引力。

戈巴契夫與時任東德領導人何內克。(AP)
戈巴契夫與時任東德領導人何內克。(AP)

四、習近平下台後,中國最好、最壞的兩大情況

好的結局

無論習近平退出政治舞台後的結果如何,中共必定會發生重大變化。裴敏欣認為在最好的情況下,該黨可能會成功轉型為「更友善、溫和」的政權,轉而支持經濟和政治改革,並尋求與美國改善地緣政治關係。

壞的結局

在最壞的情況下,中共體制腐敗根深蒂固、無能的領導人引起民怨,反政府運動風起雲湧,最終很可能導致「硬著陸」(hard landing)。裴敏欣表示,如果發生這種情況,那將是歷史上最大的諷刺,儘管中共自認為從蘇聯解體一事汲取了教訓,多年來努力避免重蹈覆轍,但中國一黨統治的終結仍可能會遵循同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劇本。

中國積極重啟經濟,但尚未脫離疫情險境,需求至少在6至12月才能回復。(AP)
中國積極重啟經濟,但尚未脫離疫情險境,需求至少在6至12月才能回復。(AP)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29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本文贊助人數: 1

累積贊助金額: $45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