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大砍躉購費率,海龍「美意」竟成離岸風電絆腳石

2018-12-07 20:10

? 人氣

陳聰華表示大砍躉購費率,又取消階梯式費率,這對開發商是雙重打擊。(林哲良攝)

陳聰華表示大砍躉購費率,又取消階梯式費率,這對開發商是雙重打擊。(林哲良攝)

「政府若大砍躉購費率,及取消離岸風電階梯式費率機制,離岸風電案場的計畫會不會受到影響,都還要做進一步的成本、財務分析。」十一月二十九日,經濟部能源局拋出離岸風電躉購費率將從今年的五.八四九八元,大幅調降至明年的五.一○六○元震撼彈,震驚許多離岸風電開發商。

取消前高後低費率,業者融資不利

雖然業者都認為躉購費率調降勢在必行,但近一二.七%的調幅,卻遠超過開發商的預期。一位不願具名的業者表示:「這次地方選舉,民進黨被國民黨打成那個樣子,躉購費率不動也不行。至於是不是因為這次選舉的結果,而怕這個議題在下一次總統大選又造成變數而把調幅拉大,我也不知道。我個人覺得應該有這樣的味道在,因為往下調整幅度比預期中(五%以內)大。」

面對開發商的反彈,經濟部長沈榮津十一月三十日一早就安排了一場會議,率領政務次長曾文生等官員與業者溝通。有業者質疑,為何「二○二○年完工併聯」的廠商不用負擔國產化的責任,只要在今年簽約,仍能享有五.八四九八元的躉購費率,政府是否有圖利這些廠商的嫌疑時,沈榮津臉上的表情糾結了起來。

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台灣區計畫總監許乃文表示:「業者能理解政府為了順應民情、輿論壓力,勢必調降躉購費率,但原先預期應該沒那麼慘吧!沒想到真的那麼慘,而且還變本加厲的慘,除了躉購費率降到五.一○六○元,降了不僅近一三%,還加了兩個新條件、結構性變化,取消前高後低的階梯式費率,將讓業者對金融機構融資很不利。」

政府、業者與社會對話不足

參與海龍離岸風電計畫的玉山能源執行長陳聰華表示:「大砍躉購費率,明年又取消階梯式費率,這對開發商是雙重打擊啦!原本整個海龍專案計畫六、七%的投資報酬率(編按:中華電信一七年度資產報酬率約八.九四%),坦白講,銀行團借款的意願已不高。如今,倘若連階梯式費率都沒有,營運初期的現金流量變少,銀行團放款的疑慮就會變更高。」

其實早在六月二十二日離岸風電競標結果出爐,由海龍計畫團隊與丹麥沃旭能源(Ørsted)以每度二.二二四五元至二.五四八一元的價格得標後,曾文生看到價格後表示「憂喜參半」。國民黨立委抓著競標價格與躉購費率之間的差價猛打時,包括經濟部官員及開發商在內,就對躉購費率的調降有了底。

據與會者轉述,曾文生曾表示:「躉購費率與競標價格的差距是政府必須要面對的問題,也希望業者跟著政府一起面對。」

面對曾文生的談話,陳聰華表示:「民眾會有錯覺,坦白講我們自己也要檢討。我們跟社會的對話可能不夠,本來以為躉購費率是政府端的事,政府應該有很好的論述跟人民解釋。而且遴選、競標這整套制度也是政府設計的,應該由政府跟人民講清楚,可是事後發覺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事後檢討,才發現自己跟社會的對話不夠,沒有把事情交代清楚。」

原來海龍團隊的「美意」,被許多反對離岸風電發展的有心人士,拿著躉購費率與競標價格的差距問題,來引導不利於離岸風電發展的風向,而競標結果竟成了離岸風電發展的絆腳石。

陳聰華說:「海龍並沒有完全的把握能建置每度二.二元的電力,我們也是在努力當中。海龍的計畫是二四、二五年才完成,還有好幾年的時間。倘若這段時間台灣的供應鏈能夠起來,到時候我把他們這些台灣廠商養起來,國產化就可以拿到更好的價格。再透過資源共享及海龍一○四四MW(百萬瓦)大量採購的議價能力。同時離岸風電的發電效率也有顯著進步。每個方面都努力,且每個努力的點都往好的方向發展,方有機會達成。」

「如果一開始就採用競標,而且不考慮國產化,我們不可能用二.二元這個價格去競標,因為每度發電成本大概就落於三.五至四元之間。」針對外界對於二.二元競標價格的迷思,陳聰華提出解釋。

海龍競標不做對台灣社會有好處嗎?

陳聰華直言:「我們比較憨直,想要衝看看,當所有案場都蓋起來後,台電跟海龍購買的綠電成本平均每度就只有三.四元左右,跟工業用電電價差不多,台灣就有較便宜的綠電可以用,企業採用的意願會提升。」

「賠錢的生意沒人做,整個改變對計畫衝擊太大了,萬不得已,海龍競標就不要做了,但這樣做對台灣社會有好處嗎?」陳聰華拋出了這樣的疑問。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哲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