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韓導演聚首高雄 暢談兩國電影過去與未來

2018-04-01 22:37

? 人氣

《太極旗-生死兄弟》韓國導演姜帝圭。(圖/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提供)

《太極旗-生死兄弟》韓國導演姜帝圭。(圖/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提供)

韓國名導姜帝圭首次訪高雄,他所執導的電影《魚》,被視為韓國電影崛起的轉捩點之一,《太極旗-生死兄弟》則吸引超過1,000萬人次觀看,獲得「改變韓國影壇模式」高度評價。高雄市電影館31日特邀姜帝圭以編劇及導演的身份訪台,與金馬獎最佳影片《血觀音》導演楊雅喆、韓國社會文化學者何撒娜、華聯國際電影發行總監黃孝儀高峰會談,從編劇技巧暢聊到台韓電影產業。

台韓對望 台韓大導楊雅喆與姜帝圭對談

身兼編劇與導演二職的姜帝圭,常從真實的歷史事件取材,創造電影劇本,更善於將矛盾尖銳的真實政治歷史事件,改編為引人熱淚的電影故事。對於韓國歷史倒背如流的姜帝圭表示,自己對台灣「很有親切感」,原因在於他認為台韓近代歷史進程多所類似,歷經民主化運動、殖民等歷史背景;他亦觀察到台灣人工作超級勤奮,和韓國人很像,為此他同樣感到很親切。

有趣的是,姜帝圭表示,此次雖算他官方首次造訪台灣,先前已私訪台灣兩次,而原因是他想找到「童年的味道」,他說,「台灣雜醬麵和他記憶中童年的雜醬麵味道如出一轍,吃下一口就會找回童年的記憶」,韓國雜醬麵淋用特殊韓式春醬,口味特殊偏重、和台灣雜醬麵味道不同。

高雄市電影館今年特以「台韓對望」邀姜帝圭和楊雅喆對談。姜帝圭表示,這次很開心有機會可以「英雄識英雄」,和楊雅喆導演同台,楊前作《女朋友。男朋友》是他激賞的台灣電影作品。他也盛讚片中兩男一女複雜且深厚的情感,佐證著台灣的學運與歷史,是他過目難忘的電影劇情。

姜帝圭也說,桂綸鎂在片中青春叛逆的形象、甚至一幕在國王遊戲中畫上瘋狂的小丑妝,讓姜帝圭覺得小鎂既「真摯又可愛」,是他想合作的台灣女演員首選。另外,他也特別點名王大陸,只因《我的少女時代》中王大陸的霸道卻溫柔的守候和帥氣不羈的外表讓他印象深刻。

台灣金獎導演楊雅喆(左)與姜帝圭帶來一場精采的台韓對望論壇。(圖/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提供)
台灣金獎導演楊雅喆(左)與姜帝圭帶來一場精采的台韓對望論壇。(圖/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提供)

韓國近年掀起轉型正義電影浪潮 勇於叩問當代政權

楊雅喆則表示,相較於台灣近20年較無奠基於政治事件所改編的電影,韓國近年更掀起一批針砭社會議題和批判政府的轉型正義電影浪潮,諸如以改編聾啞學校教師集體性侵學生的《熔爐》、以光州事件為背景的《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創作者不乏以尖銳電影叩問韓國當代政權。

面對韓國影壇創作現狀,姜帝圭盛讚這些創作者勇於挑戰黑暗歷史的「直接」與「勇氣」,他也指出,韓國政府其實對這樣的題材有自己的潛規則,在政策上,會傾向不補助這類電影,財團本身亦不挹注,但這些基於史實電影在近年的韓國大鳴大放,一躍而成票房冠軍,姜帝圭本身對於這樣百花齊放的韓國影壇現狀感到「蠻好的」。

姜帝圭:歷史改編電影有難題,無法讓每個人滿意

楊雅喆也向姜帝圭提問,在《登陸之日》中有一個台灣導演難以提問的問題,「到底甚麼是愛國?」。姜帝圭回應說,改編歷史史實有其難題,並無法讓每個人滿意,他在拍攝《登陸之日》時,保持著想達成韓國與日本間民族對於本片的認同感,希望可用日韓間的運動好手在二戰期間的同仇敵愾,以及跨越國族的友情,講述超越於戰爭所產生的大愛。

姜帝圭也說,《登陸之日》推出在一個不對的時間點,而他私底下也收到很多韓國人直接表示「很討厭日本」,連帶影響到票房,但他從不後悔推出《登陸之日》這部電影。

上世紀末韓電影界發起「光頭運動」 帶動電影工業十年復甦

何撒娜更請姜帝圭分享韓國電影界的「光頭運動」背景,姜帝圭表示,50年代韓國經歷了動盪不安的30年,到了1987年韓國爆發「光州事件」,韓國政經跌到谷底,經過十年,韓國電影工業復甦,卻因1998年好萊塢以優渥策略誘使政府開放外國電影配額。

「感覺韓國電影就要死了」,姜帝圭說,他當時以激烈的行動並夥同韓國電影知名導演林權澤等人,在1999年韓國電影界發起的「光頭運動」,剃光頭在市政府前抗議,迫使政府改變放棄開放電影配額,在光頭運動之後上映的《魚》,才能夠帶動韓國電影產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