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édoc馬拉松──舌尖上的42公里:《馬拉松.嘆世界》選摘(1)

2016-03-26 05:30

? 人氣

跑者的化妝依然精彩,香港跑者往往不太投入,遠遠不如日本和台灣跑者般花枝招展。不過最誇張、最驚嚇的一定是歐洲人,各種各樣、傳統現代、電影人物、奇珍異獸的裝扮都有,有如電影《翻生侏羅館》(Night at the Museum,台譯《博物館驚魂夜》)場面。更有三五成群的朋友,合成一個團隊、一組戰陣,穿相同的服飾,再推一輛由單車裝扮的戰車、帆船或神像,如行軍打仗般威風凜凜。

在這裡,常見歐洲跑者打扮成各式模樣,爭奇鬥艷,有如電影《博物館驚魂夜》的場面。(取自Médoc馬拉松官網)
在這裡,常見歐洲跑者打扮成各式模樣,爭奇鬥艷,有如電影《博物館驚魂夜》的場面。(取自Médoc馬拉松官網)

雖說跑Médoc馬拉松是享樂,但你也要有基本的體能和訓練,因為Médoc的地勢高低起伏,跑葡萄園的沙石路也格外吃力。

賽道如垂直的橢圓形,跑者於波亞克市中心出發,逆時針先跑上聖埃斯泰夫(St. Estephe),再南下波亞克及聖朱利安(St. Julien)並折返,最後返回波亞克,沿途大約穿過接近50家酒莊,當中約有三分之一酒莊提供紅酒不用擔心空肚飲酒,因為這是42公里的大食會。頭兩公里已有一個早餐站,有大量包點供應,讓無時間吃早餐的跑者打個底,隨後的水站都有餅乾、蛋糕及窩夫等簡單食物。

當你有飄浮的感覺,就正式進入Médoc馬拉松應有狀況了,直至迷迷糊糊後,你不再用雙腳跑,而是用舌頭慢慢滑過這42公里,身邊的葡萄樹和酒莊如飛如去。為了喝下一款酒,寧可跑快一點,到達酒莊後再慢慢喝,與其他跑者和義工碰杯「Cheers」,灌了無數杯後,我再也分不清楚每個酒莊的酒有甚麼不同了,總之就當集郵一樣,每一款都要試試。

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在26公里附近,拼老命喝Lafite?即使在這裡跑死喝死,也是死而無憾了。生蠔、牛排、雪糕在38、39 公里,為最後一段路加油。「撞牆」(Hit the wall,即出現肌肉疲勞、肝臟醣分耗盡、無能量繼續跑下去的狀態)不要緊,請停下來慢慢品嚐。凍生蠔鮮甜多汁,伴酒一流;牛排即場由義工用炭爐煎,再剪成一小塊讓大家取。

當天的天氣特別炎熱,大會酌情把原定的6.5小時時限,增加至7小時,讓絕大部分跑者開開心心完成賽事。我也再突破個人最差的紀錄,以6 小時48 分完成。

*本文選自《馬拉松。嘆世界》,天窗出版。Run The World編輯部的三位作者莊曉陽、Edkin、Frankie曾參與數十場外國馬拉松比賽,足跡遍佈日本、台灣、新加坡、歐美、澳洲,以至古巴等世界各地,他們希望藉著參與海外馬拉松的期間的辛酸苦樂、吃喝玩樂,以至所見所聞,統統化成文字與相片並與讀者分享。本文作者莊曉陽也將於3月27日在台灣信義誠品舉辦新書分享會。

本文作者莊曉陽也將於3月27日在台灣信義誠品舉辦新書發表會。
莊曉陽將於3月27日在台灣信義誠品舉辦新書分享會。

 

《馬拉松。嘆世界》,天窗出版,莊曉陽、Edkin、Frankie著。(天窗出版提供)
《馬拉松。嘆世界》,天窗出版,莊曉陽、Edkin、Frankie著。(天窗出版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