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édoc馬拉松──舌尖上的42公里:《馬拉松.嘆世界》選摘(1)

2016-03-26 05:30

? 人氣

Château d'Issan的葡葡園,以斑駁的矮石牆圍起,莊園歷史可追溯至一千年前。相傳中世紀其中一位最有權力的女貴族,Eleanor of Aquitaine(Aquitaine 是法國西南的省分)的第二次婚姻,宴會的酒就是來自該酒莊。

黃昏6 時左右,酒莊已在草坪設酒會恭候參加者,還有樂隊伴奏,打頭陣的是三款Sauternes 的甜酒,開完一支又一支,足以讓你升仙。奉勸各位先忍一忍口,因為酒莊最好正牌酒,會留待晚宴時才奉上。

Château d'Issan的正牌酒我還是第一次喝,充滿強烈、濃郁又澎湃的櫻桃味。直至差不多要上甜品時,壓軸的煙花環節到了,一切音樂忽然間停頓,眾人移玉步到室外看煙花在城堡的夜空上綻放。轟隆的爆炸聲震耳欲聾,距離之近,彷彿花火將會墜落頭上。

強大的民間力量

Médoc馬拉松的靈魂不在於紅酒,也不在於吃喝玩樂跑、飲飽食醉遊,而是比賽展現的強大民間力量。若沒有當地人的全力支持,單憑賽會與酒莊,是沒有可能辦這個複雜、龐大而又有感染力的馬拉松。

若沒有當地人的全力支持,單憑賽會與酒莊,是沒有可能辦這個複雜、龐大而又有感染力的馬拉松。(取自網路)
若沒有當地人的全力支持,單憑賽會與酒莊,是沒有可能辦這個複雜、龐大而又有感染力的馬拉松。(取自網路)

牟利並不是Médoc馬拉松的目的,亦正正因為比賽不是為了牟利和自肥,也不是賽會、贊助商和酒莊的私產,而是一個讓眾人可以參與和投入的社區活動。Médoc一帶的人口還不到十萬,但參與的義工多達3200人,還未計沿途打氣的居民及每個酒莊招待跑者的職員,以比賽8500 名參加者計算,跑者與義工的比例少於三比一,而絕大部分義工都是一年復一年來幫忙,對流程安排耳熟能詳。

83歐元的報名費包含了甚麼?有一件Asics Tee、精心設計的獎牌、一支中價的Finisher Wine 連特製木盒及Riedel 酒杯套裝,單是這幾項既珍貴又特別的紀念品已物超所值了,還未計42.195 公里上提供的各種食物、開幕禮的表演、20 多個酒莊的靚酒,以及賽後的補給呢。

「整個馬拉松只有一個全職職員Albert及幾個臨時工,包括與你溝通的公關Jean Yves,除了他們幾個人要支薪,大會的其他人,包括我在內都沒有收一分錢。我們把跑者的報名費,全部用在比賽上,連儲備也不會留下。」大會主席Fabre 說。

的確,若沒有社區和群眾一同協力,一個只僱用一個受薪職員的機構,怎可能辦一個譽滿全球、一連三日的大型馬拉松節日?

42公里的暢飲

吃過早餐後,Fabre 開一輛七人車,載記者們和贊助商代表到比賽的起點。在Médoc馬拉松的世界,這42.195公里路並不是受苦、不是痛楚、不是長征,而是跑者的遊樂場,喝多一點酒、拍多兩張照片、吃多兩件生蠔、結識多些新朋友,用盡時限,享受整個比賽的過程,才會不枉此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